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66 2019.12.02 22:19

  一个动若脱兔,一个静若松木,合在一块,说不出的有趣,这二人虽说性格大不相同,但还算得上相处融洽,尤其是姐姐这副窘样,外人是看不出,但他看得出。

  “灵儿,别闹了。”于风抱起于灵儿拉到一边站好,才解了练傲寒的窘困。

  她自小随了师父,不喜与人接触,即便是儿时的女伴也少有这般亲昵,而于灵儿她是一点也不熟,被她这么一搂一抱一撒娇,差点失了态。好在于灵儿也在她眼前晃荡了不少时间,否则练傲寒下意识一挥手,于灵儿就得飞出屋子。

  “哥哥,哥哥。”于灵儿像个七八岁的稚童一般高兴得原地蹦跳,搂着于风的脖子,蹦起就往那妖媚的脸上亲了一口。

  练傲寒偏过头,看向墙面。

  “好了,别闹。”于风安抚道,拉着于灵儿坐下,“阿姐。”

  “伤如何了?”练傲寒道。

  “没事了,一点皮外伤而已。”于风漫不经心地道。

  “你还是得注意。小风,我想让灵儿跟着白湘学点东西,你看如何?”练傲寒询问道。

  于风笑道:“阿姐,就她这样,会什么呀?你就放过她吧。”

  “于风!你看不起我!”于灵儿娇声反驳道。“我只是没人教,我是学得会的!”

  “她不学,日后你的后宅谁管?”练傲寒问道。

  “还真是,”于风看着于灵儿仿佛在看一个不成器的孩子,总不能让他自己去管后宅那些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事吧,可这灵儿……能行吗?不过给她找点事做也好,免得又惹得上什么事。

  “那就听阿姐的。”

  “嗯。”

  樊禁盟内,几个小头领正在汇报事项。

  一个小头领递上一份文书,邹仁正在翻阅之际,那小头领袖中滑下一物,隐约反光,那人的手微微发抖,可能是忽然想到什么,心下一横,握紧刀柄,飞跃向前,朝邹仁的心口刺去,寒光闪过,邹仁侧身避开,反手扣住刺来的利刃,“好大的胆子!说!受谁的指使?”

  那小头目被扣住了刀刃,心一慌,更不敢直视邹仁的质问,“呀!”小头领抽刀向前,奈何却偏了几分,只在邹仁的左臂上划过一刀。

  邹仁怒不可遏,狠戾地抽出腰间的短刀,揪过小头领,一刀接着一刀捅进他的腹部,鲜血喷涌,小头领还未反应过来,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瞪着空洞的双眼,被一把扔到了一边。

  “主上,邹仁躲不过这一劫了。”白湘信心满满。

  “不。”练傲寒十分确定,“邹仁顶多伤点皮毛。我根本没指望他能杀了邹仁。”

  “那主子为何……只为了给二公子出气?”白湘疑问道。

  “伤了小风,他死不足惜,这一出,哪够?”练傲寒的眼神刺骨,咬着后牙道:“从小风打入樊禁盟内部开始,他大大小小,明里暗里受了不少偏怠,还有一连串的战败,他看着还是同以前一样的狂妄,可实际上宗乘齐的这一只臂膀内里早已是千疮百孔,只是徒有其表了。加之今日遇刺,必在大庭广众之下,樊禁盟,此刻,已经乱了。最看重的下属早已无当初的凶猛,内部军心涣散,你认为樊禁盟还剩几日?”练傲寒似乎早已看见宗乘齐等兵败如山倒的模样,嘴角边似乎隐约浮起一丝笑意。

  “都安排好了?”司缎弘问。

  “是,师父放心,弟子皆已安排妥当。”越怀瑾道。

  “嗯。”司缎弘走下堂,拍了拍越怀瑾的肩膀,不知不觉间,从小带在身边的弟子早已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自沐承悦事后,司缎弘也受了不小的打击,连头发都染上几丝灰白,也唯有越怀瑾出众的表现算是给了他一些慰藉,“越儿,你长大了。为师也已经帮不上你什么了,记住,明日一战,最重要是先保护好你自己,你的战场不仅仅局限于这小小的江湖,无论你要做什么,首先是要保全自己,万事皆不可过于张扬,有时更应收敛锋芒。”

  “弟子明白,师父,我不会让自己身陷险境。”

  按照于风送来的布防图,明允、忘川重新调整了战略,由明允掌门弟子越怀瑾、赵羽,忘川楼楼主幽冥客,及一位新露面的公子为首,组成联军一举击溃樊禁盟的最后抵抗。

  在夏末的余热中,明允山下的枫叶提前被染红,却不似往常秋日那般红的鲜艳,而是红得瘆人,红得阴森。

  樊禁盟最为难缠的黑衣精卫被团团包围,分而困之,为首四人长驱直入,直逼宗乘齐与邹仁。

  练傲寒与越怀瑾合力直攻宗乘齐,几十招后,练傲寒将已落下风的宗乘齐单独甩给了越怀瑾,直追邹仁而去,邹仁在于风的接连追击下仓皇逃窜,却被半路杀出的练傲寒拦住了去路,接连的失败早已让邹仁身心俱疲,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日会败在江湖新秀的手中。

  练傲寒一脚将他踹倒在地,邹仁挣扎着爬起,尚未反抗便被练傲寒接连几掌打出几丈远,根根肋骨都断成了几截,再无起身之力。

  练傲寒一步一步向前,一朵朵若隐若现的彼岸花在那血红的衣裙上绽放,血色弥漫了邹仁的视野,银色的面具更散着冰冷。

  练傲寒,不!

  是幽冥客!

  彼岸花开,幽冥有客。

  她带着地狱深处,黄泉的冰冷一步步走来,周遭的空气仿佛都被冻住,只有无尽的阴寒在靠近他,邹仁不由自主地想要往后挪,可怕,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不要,他还不想死,不……

  练傲寒怎么可能给他留有生路,运足内力又是一脚将他踹起,在他落地之前,起身跃起,一剑当空拦腰劈下,邹仁口吐鲜血,腰腹部被拦腰斩断了一半。

  这一剑无异于腰斩酷刑,鲜血在地上漫延开,邹仁躺在地上痛苦不堪,却只能静待死亡的来临,享受这濒死之际的痛苦,连只求速死的能力都没有。

  练傲寒的举动吓到周围的所有人,特别是明允的年轻弟子,从未染过血腥,却亲眼见证了这残忍的局面。

  “魔……魔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