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42 2019.09.17 09:15

  越怀瑾看着已有些醉意,抚着萧道:“琴叫凤生,不知这萧可有名字?”“龙跃。”练傲寒答道。“这名字和凤生很配,不知它有什么来历?”“不知,此萧乃我一十分重要之人所赠,我亦认为这把萧一定有故事,但他只告诉我叫龙跃,其他的只字未提。”看这龙跃的花纹配饰更偏向是男子之物,也不知那人是谁,在傲寒心中如此重要。越怀瑾借着酒劲,眨着一双充满诚挚的眼睛,道:“我甚是喜欢这萧,不知能否借我几日?”“好。”越怀瑾这才注意天已经黑了,“原来这么晚了,我得回去了。”起身还未站稳又坐了回去,清澈的桃花眼里流露着醉意和迷离,扶着桌案再次站起东倒西歪地摇晃,练傲寒忙上前扶住,见他醉得都有些踉跄,“越兄今日多饮了几杯,天黑路滑,若不嫌弃,今夜就在此住下。”越怀瑾透着醉意:“不嫌弃,我喜欢,喜欢得不得了。”练傲寒扶着他,往厢房走去,越怀瑾低着头任由她扶走。练傲寒看着路没注意到那俊朗的脸上薄唇上扬,露出了一个微笑。

  练傲寒推开房门,越怀瑾径自走了进去,“越兄早歇。”练傲寒道。越怀瑾一脸醉意,却认真的说道:“妹妹早歇。”关上了房门。越怀瑾在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门外练傲寒望了望屋内的灯火,那个毫无任何情感的人似乎消失了一瞬间,她转身离去,依旧是那诡谲善谋,叱咤江湖的幽冥客。

  清晨,厢房外传来敲门声,“越公子,麻烦请开下门。”越怀瑾快速整理好衣物,打开房门,门外进来三个女子鱼贯而入,将吃食放在桌上,为首的清秀女子道:“越公子早,白湘奉主上吩咐给公子送来早膳和醒酒汤,公子若是不喜欢,我等再换其他的菜品。”桌上都是些南方小菜,清淡可口,“不用麻烦,这些已经很好了。”“若公子有需要请吩咐我等。”“多谢。”白湘带人退下。

  城西院子里,于灵儿无聊地糟蹋着整个院子的花草,鲜花绿草不是被拦腰斩断就是被连根拔起,“叫你忙,叫你不理我,叫你不来找我……”妖孽的男子在她身后带着些宠溺笑了笑,用威胁的语气道:“干什么呢?”于灵儿吓得倏地站起身面向他,睁大眼睛,把手中折烂的花草藏在身后,“你,你怎么来了?”“带你出去。”“啊?”“不想去算了。”于常抬脚就走,“去去去,我当然要去。”于灵儿扯住于常的袖子,二人拉拉扯扯地出了门。

  练傲寒换了一身红底黑纱的衣袍,暗色鎏金簪簪住头发。“怎么又把面具戴上了?”迎面走来一翩翩公子身着淡蓝锦衣,腰间别着乌萧,俊俏的脸带着笑。练傲寒不作回答,“越兄怎不佩剑?”“出门游玩,又不是要上阵杀敌,带剑做什么?”“以防不测。”“今日我们只管玩乐,考虑的太多怎能玩得尽兴。”越怀瑾道。练傲寒把剑丢给白湘,先行了几步,“走吧。”身后的白湘憋着笑,表情显得十分诡异。

  常和街上车水马龙,喧嚣热闹,街边的小商叫卖着各式各样的物件,于灵儿伸了个拦腰,“自由的味道。”“宗主,”童原追了上来,“可算找到您了,刚传来消息,邹仁今天应该会到常和,他来此不止拉拢忘川楼一个任务,咱们的耳目听得不是很仔细,好像是要谁的命。”于常略加思索,语气严肃:“小人物宗乘齐没必要吩咐邹仁,常和只忘川楼一家坐大,去查查最近和忘川来往密切的有谁?”

  二人说话的片刻间,于灵儿跑得没了踪影,“灵儿,于灵儿,”于常向四周唤了两声,不见回应,“该死。”她在常和地界一跑,不就是给那练傲寒送上门去吗?于灵儿在街上四处瞧瞧看看,玩得不亦乐乎。茶铺里几个普通百姓打扮的男子喝着茶,一人从怀中悄悄拿出一副画像,看着不远处的俏皮女子比对一番,轻声招呼身边的弟兄,“就是她。快去禀告白管事。”“等人来这女的早跑了,咱们几个汉子还拿不下她?”一个男人道。七八个汉子放轻脚步分开向于灵儿围去,一向在外混惯了的于灵儿觉察到不对,刚要跑已被团团围住。于灵儿面露恐惧,颤抖地说:“诸……诸位大哥,我……我没得罪过你们吧?这……这是要做什么啊?”“请姑娘和我们走一趟。”“去……去哪?”“我们主上有请。”几个汉子上前想要抓住于灵儿。“大……大哥,我和你们走,不过……不过。”于灵儿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不过什么?”“不过也得你们有本事!”于灵儿手一扬向那几个汉子的脸上撒去粉末,几个汉子顿时捂着眼睛喊叫起来,于灵儿趁机便跑,两个离着远点的没被撒到多少粉末,叫嚣地追了上去,“站住!”

  “这常和可真是热闹,我这趟没白来。”“越兄喜欢,可以常来。”漫步游览常和城,练傲寒感到许久未有的惬意。街道拐角处跑出一队忘川楼的人,“出事了,我去看看。”话音未落,练傲寒人已经跑远了。“哎。”越怀瑾摇摇头,追了上去。

  练傲寒赶到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地上打滚哀嚎,余下的人只敢围住不敢上前,生怕她又撒出毒粉。“主上,属下无能。”队长道。包围圈裂开一个口子,给练傲寒让出一条路。于灵儿见到眼前的女子红衣银面具,心中咯噔一下,眼见她一步步走来,于灵儿手往腰后一背,摸出药粉,正要撒,肩头一痛,毒粉撒在了地上,脚边落下一枚铢钱。不远处,于常赶来时,前头都是忘川楼的人,连练傲寒都出面了,于灵儿到底干了什么?他躲在招牌后,伺机而动。于灵儿整只手臂痛麻难当,想再使阴招,就怕是另一只手也得废了。练傲寒道:“东西呢?”“什么东西,我不晓得,你抓我做什么?”于灵儿心虚不已,却强装有理。这个于灵儿还真还敢拿幽冥客的东西,简直是活腻了,不过她究竟拿了什么,能让练傲寒都亲自出手了?于常的脑子飞快转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