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八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08 2020.01.12 23:40

  “你你你,小子猖狂!”一个身着御史官服,头发花白的老头指着他骂道。

  练傲寒不言,冰冷的银面具下透着一股强大的压力,眼中透着冷寒和巨大的压迫,他周身所散发的气息与他的年纪和身份完全不符,老御史不由得被逼退了一步,闭了嘴。

  “练卿,你说。”皇帝道。

  “禀陛下,”练傲寒恢复原先的神色,仿佛刚刚的情况都没有发生过,“大将军征战多年,经验丰富,不过是一时的战势改变,岂不会难得住他,至于失联,为何不是在联络的方式方法上出的差错?”

  一语点醒,练傲寒说的没错,他怎就没想到,想来是关心则乱,皇帝轻舒一口气,再等等,会有消息的。

  “陛下,不好了!”刚刚去请人的那位仓皇跑入,接连摔了两跤,“陛下,太子殿下被包围了!”

  “什么?你说清楚。”皇帝刚安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太子怎么了?”

  “太子带了一营人从北门杀出,不料遭遇燕国大军,已被包围。”

  “太子怎带兵上阵了!”皇帝惊得直接站起,“战况如何?”

  “所带人马损失大半,急需救援。”

  “诸爱卿谁能应敌,救回太子?”皇帝心中焦急。

  一班文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摇摇头,跪了一地,“臣无能。”

  “请问,燕军将领是哪位?”

  “好像,好像是萧斥。”

  萧斥?他不是来引战薛繁的吗?薛繁已出不可能会让他抽身再来挑衅,还将太子围困,可谁敢谎报战况,萧斥再次现身已是铁板钉钉不容反驳的事实。遇上了萧斥,司马越该怎么办?他已损失过半,他需要援军,需要足够让他回城的支援。

  一听是萧斥,武将们都觉得脖颈发凉,与萧斥斗,岂不是白白送命,救太子是大功,可大功也得有命享,本有些跃跃欲试的五官也都噤若寒蝉。

  “报。”一个士兵来报,呈上一支绑着帛书的飞箭。“燕军送来箭书一封。”

  皇帝匆匆拆看,“无耻!”皇帝将帛书一掌拍在桌上,示意近侍将其传阅。

  文官传阅后,窃窃私语,似乎十分赞成信中所言。

  练傲寒接过一看,是萧斥的亲笔信竟要求大晋主动割地求和,让出北境之土,否则便要太子性命。放肆!帛书在这瘦弱的玉手中被捏出了皱褶。

  “陛下,臣以为以北境之偏僻之地换太子安危,可行。”老御史道。

  “臣附议。”

  “臣附议。”

  “陛下,不可。”文臣中闪出一人,正是那与练傲寒同日于百贤馆扬名的张远,“割地求和,丧国辱权,还请陛下发兵,营救太子!”

  “张侍中,你还是太年轻了,你可知围困太子的是那北燕萧斥,若虎狼之凶恶,大将军不在,我等如何能救啊。”老御史仗着年长数落道。

  “请陛下发兵。”练傲寒道。

  “哪位将军愿往?”皇帝再次询问。

  “这……”

  “这……”

  武将相互推诿后,“臣以为应等大将军回援。”

  一帮废物,皇帝心内暗骂。

  “臣请命支援。”练傲寒上前跪下。

  “臣愿随太子家令一同前往。”张远紧接着请命。

  “不可。”沉默良久的兵部尚书宋郜道:“陛下,这二人皆是文臣,如何领兵?家令是新收了凌阳城旧部,可一干伤病老弱之兵如何应对北燕虎狼之师?还望陛下怜悯士卒,莫白白送了性命啊!”

  宋郜言辞恳切,仿佛皇帝此刻派兵便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昏君。

  城外,乱箭纷飞,太子及随行将士已被团团包围,进退不得,仅存的实力也在不断损失。

  北燕军中,萧斥勾起了嘴角。

  来不及了,再与这些迂腐做口舌之争只会耽误时间。

  练傲寒匆匆一拜,一言不发,甩袖而出。

  张远看了看这无语可言的朝堂,紧跟而出。

  帐外,“练大人稍等,大人可是要去支援太子殿下?”张远快步追上。

  “是。”练傲寒道。

  “我与大人同去。”张远定下主意。

  “张大人好意,我替太子谢过,然大人一介文人,不宜上阵。”练傲寒轻一拜,算是谢过,匆忙跑走。

  “可大人也是文人。”张远喊道。

  “与你不同。”

  练傲寒经过太子帐前,正好遇见赵羽走出,“你怎在这?”练傲寒惊异道。

  “寒……练兄,我不应该在此吗?”

  练傲寒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练兄,怎么了?”赵羽问。

  “殿下被困城外。”

  “什么?我去救他。”赵羽着急万分,“怎都没人告知于我。”

  “想来你平日与殿下形影不离,他们没见着你,以为你也一道被困了。”练傲寒长话短说,“我去救他,你在营内静观其变。”

  “寒姐,还是我去吧。”情急之下,赵羽已口不择言。

  “我问你,可是殿下让你留下的?”

  “是,哥接了一道父皇的密旨就匆忙走了,嘱咐我无事莫要离开。”

  “对了,”练傲寒平日的冷静中闪过焦急,已无多解释的时间了。“小羽,你听我的,留在此处,盯住每一个人,抓出害你哥的内奸,明白吗?”

  “噢噢,好,我明白了寒姐。”赵羽偶尔反应迟钝可不愚蠢,登时明白了大哥和寒姐的用意。

  “对了,寒姐,你把路书带上。”

  “他没跟着殿下?”也对,练傲寒道:“让他立刻集结东宫所有人马,听我号令。”

  “好。”

  练傲寒飞一般地跑回自己的营帐内,一脚踹翻桌案,不顾那书本卷折洒了一地,抓起被藏与桌案底部的佩剑飞奔直往马厩而去,解了自己带来的白马,翻身而上,策马在营中穿行。

  看见此景之人尽皆目瞪口呆。这是那太子家令?

  东宫人马已在空旷之地集结完毕,一白衣白骑飞至眼前。

  “尔等愿随我襄助太子?”

  “谨遵大人号令。”路书回道。

  “出发!”练傲寒一夹马腹,领着东宫人等至北门急行而出,气势雄壮,无人敢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