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四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1908 2020.01.08 23:59

  “不会。”司马越微笑地摇摇头,“你不是。”

  别人不知,他岂不知,练傲寒要想扩增势力,完全可以要到更好的精兵强将,只是有些事她看不过了,看不过就出手管了。

  外头秋风瑟瑟吹得人发凉,还是帐中有些许暖意。

  “殿下该回了。”练傲寒道。

  “说的是。”桃花眼微微一转,司马越背着手走出大帐,嘴角微微勾起。

  皇帐内。

  “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家令来了,平身吧。”皇帝轻快地道。

  “是。”练傲寒起身,侧过身朝薛繁也拜了拜。

  “练卿的请求朕准了,可以去领人了。”

  练傲寒一时迟钝,随即道:“谢陛下。”

  “陛下,那这太子家令的官职又该如何安排?”薛繁道。

  “不如就并入定安军,大将军以为如何?”

  “皇上圣明。”薛繁同意。

  “陛下,臣还是待在东宫门下的好。”练傲寒急忙推辞,奇怪,定安军内皆是雄兵猛将,大晋精锐,薛繁为何要接纳一帮残兵败将,不怕那败军的颓废之气影响了其他的兵士,拖累了定安军,损了定安军的名声?

  “为何?”皇帝依旧带着笑,抛去身份他好像一位慈祥的长者在与家中的小辈闲聊一般。

  可那司马越有几分相似的眉眼间虽覆盖着笑意,还似乎透着如黑暗一般的深沉,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连练傲寒都难以揣度他的心思,而他看似慈和的目光似乎能将她看透,不留一丝的遮掩。

  “臣习惯了当个文臣,若突然转了武职,恐臣一时半刻应付不下,何况,臣身无长处,未立寸功,若贸然领了军职,臣怕遭了弹劾。”

  呵,有越儿护着他,还怕遭了弹劾,这推辞可真够谦虚的。皇帝毫不介意地一笑,“那此事延后再意。不过,”皇帝话锋一转,“太子为了凌阳城旧部的事一早就来求朕的圣旨,你,可明白?”

  “臣,明白。”

  “若无他事,便退下吧。”

  “是。”练傲寒拜了一拜,徐徐退出。

  “我可许久没见你如此与外臣说话。”薛繁随意在椅子上坐下,吹了吹浮在杯面的茶渣。

  “越儿太看重他了,不对,应是太宠着她。”皇帝道。

  “毕竟是小越的近臣,他这也不算过分,比你,好多了。”

  “我与你是兄弟,小越和练傲寒能有多少交情?不对,就是不对。”皇帝摸着胡子来回踱步。

  “又哪不对了?”“他对练傲寒总有哪奇怪的地方,我也说不上来,而且这小子一直在掩饰,说明其中一定有问题。”皇帝道。

  “或许只是他们有些私交呢?”薛繁并不十分在意,“两个人年纪相当,若是志趣相投,互为好友,甚至引为知己呢?你当初也是从小越现今的境况一路走来的,你知道身处这东宫之位能有个知己好友可难得的很,何况这练傲寒要的也不算多。”

  皇帝摇摇头,“我还是觉得有问题。”

  “殿下,多谢。”

  练傲寒出了皇帐之前去了太子营帐。

  “什么?”司马越迷蒙着双眼斜躺在坐塌上,揉了揉眉间,作半醒半梦状起了身。

  “你一早去讨了圣喻。”练傲寒道。

  “这个啊,今日早起时去给父皇请了个安,顺便帮你要的。”司马越很随意地说。

  “那殿下就帮忙帮到底,再借我几个人。”

  “行。”

  日上三竿,一队人来到了凌阳城旧部的营地。

  “这是要闹啥?”甘阙看着这队突然前来的人,十分莫名其妙。

  “请问所谓何事?”尉迟彬上前问道。

  “您是尉迟副将?”“正是在下。”

  “奉大人令,送来新的军服,请尉迟副将领收分发,请诸位兄弟换上后到校场集合,营地的看守已经全部撤了。”

  这一对人交接了衣物便离去了。

  甘阙抓起新衣抖了抖,“不对啊,这是官军的军服,我们是边军。”

  尉迟彬轻叹了口气,道:“换上吧,咱们这身衣服都旧了。”

  校场上一袭白衣傲立。

  “让兄弟们都站整齐些,就像,像前一位将军还在时,一样。”尉迟彬悄声对旁边的几位兄弟嘱咐道。

  这些凌阳城旧部也有些日子没有列队操练了,这仿佛回到从前的感觉让他们既欢喜,又有几分别扭和忐忑不安。

  不消一会,尉迟彬上前禀告道:“大人,我部已集合完毕,请大人示下。”

  练傲寒这才转过身,他身板薄弱,个子在男子中自然不算高,而此时在诸人面前气势丝毫不输任何一位主将,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见过大人。”众人行了军礼,声音参差不齐,明显的底气不足,连着多日未得到良好充足的休整,这些军士大多都顶着乌眼圈,面色蜡黄甚至惨白,军容也只是勉勉强强过得去。

  “真不知我本官费劲要来你们,值不值。”练傲寒开了口。

  “我等绝不会让大人失望。”尉迟彬领头道,可语音间明显地透着犹疑。

  “军服都换上了。从今日起,你们的军籍便调入官军,不再是旧凌阳城守军,至于日后会归于何处,就看你们自己的了。都明白吗?”练傲寒在讲最后一句话时突然加重了语气。

  “明白。”

  中气不足,声也不齐,“本官是听见猫叫了?”练傲寒嘲讽地问。

  “明白!明白!明白!”

  所有人似乎是在一时间同时下定了某种决心,三声回应,整齐响亮。

  “还行,你们至少要让本官看到这副模样,才有一点的,兵样。”练傲寒正色道,“全部整编后,尉迟彬,甘阙同任副将,其余众人分为四队,每对各遴选一位队长,一位副队长。尉迟彬。”

  “属下在。”尉迟彬上前一步,抱拳行礼。

  “人选由你负责。”

  “是。”

  “每一日大小事项以队长,副将层层上报,紧急军务可越级上报,给你们三日调整,我要看到你们最好的状态。”

  三日,怎么可能够,队伍中传来几声唏嘘。

  “三日后,不合要求的,军法伺候!”练傲寒根本不将几声唏嘘放在耳中。

  “一会,是用饭的时辰,你们都吃饱了,半个时辰后,重新在此集合,操练。”练傲寒吩咐完了转身就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