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38 2019.12.30 23:57

  东宫小厨房走水,内监误报为东宫失火,消息传至军营,太子家令奉命连夜回东宫处理,事态紧急,赐乘东宫车驾,太子恐此次走水有宫人遭了难,心中不安,随即亲往,路遇有歹人截杀东宫车驾,所幸侍卫救驾,保得太子与太子家令安然无恙,京兆伊连夜前往调查,然歹人为江湖刺客,身无信物,尚未查明受雇与谁。

  军帐内。

  “殿下是将此事翻到明面上了。”练傲寒道。

  “该让这些刺客消停点了。”

  “此事殿下不必忧心了。”练傲寒道。

  “太子车驾深夜回宫的消息是你放的?”司马越拧着眉头。

  “是。我引他们来的。这些刺客,出自虞府,他们失手,我再趁此敲打,应是没人敢再接这单,只是现在一个活口不剩,我得去散散消息,这威力可不比原先了。”练傲寒平静地解释道。

  “无妨,这虞府胆子大到刺杀东宫的单都敢接了?还是说他也归了哪个藩王门下?”司马越紧握手中的笔,在洁白的宣纸上重重落下几笔。

  “暂时不知,但敢派自家死士前来,怕是早就参与了夺位之争。”练傲寒回道。

  虞府,许久没交手了。

  这一座高墙大院,好不富丽堂皇,仆从如云,奴婢成群,连下人们的衣着都是上等的料子,各人忙活着各人的活计,来往匆匆,着实是个富贵人家,不知的人还以为是哪位贵人的府邸,实际,这一家不过出身江湖,并无朝廷封赏,至少在明面上和朝廷毫无关联。

  “大爷,我们的人,都死了。”一个下人匆忙跑进书房禀告。

  “废物!一个纨绔太子都解决不了,我养你们这些东西做什么?”这中年男人抄起一个茶杯就朝来人砸去。

  报信的人被碎瓷片划得头破血流也不敢抱怨,忍着痛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

  “谁杀的?太子身边有什么人?”

  “不,不知。只是有人在江湖上放出风说,谁还敢接这一单,他就让他从世间消失。”

  “好大的口气,哪个?”那男子气得目呲欲裂。

  “不……不知。”

  “没用的东西,我养你们做什么!”

  “大……大爷,上头来……来人了……”一个仆役连滚带爬慌慌张张地滚进来。

  “来得可真快。”那男子的气焰顿时被这消息压下去不少,目光闪烁,多了几分敬畏。

  ……

  武训已然结束,进行着最后的统计收尾。

  大帐外,白衣公子正好碰上了刚出帐门的清和清朗。

  白衣公子堪堪拜了一礼,两位公子一同抱拳回礼,“练大人。”

  “昨日之恩,在下尚未好好谢过公子。”练傲寒道。

  “大人多礼了,不过举手之劳,大人不必在意。”清和道。

  “就是,练大人不必放在心上的。”清朗随口符合,“话说回来,这哪有大人你从马蹄下救了我们家小弟的恩情大。”

  “小朗说的是。师父说过要好生报答大人的。”清和道。

  “不必,在下也只是碰巧遇上念公子遭难。”

  大帐来来往往军务进出不断,哪是好说话的地方,三人同行,缓步往校场方向走去。

  清和道:“师父说此次出征,练大人也随太子殿下同行?”

  “是。想必两位公子此次也是要去的?”

  “当然。”清朗应声道,他早盼着这次出征,杀敌报国好不痛快,一脸少年的意气风发。

  练傲寒问:“两位可是初次征战?”

  “才不是呢。”清朗飞快地反驳道。

  “我二人自小便随师父入了军营,稍长了些,一些小战师父便会带着我们,但只是观战,论上战场确实不是第一次,但是是初次参战。”清和慢慢解释道。

  “两位公子年少有为。”

  “大人应该也不比我等大多少,却已是太子近臣,前途无量。”

  “不过虚长了两岁而已。”练傲寒谦词道。

  她还真没比他们大多少,只是习惯了把自己往稍长的年岁上打扮,可又能给自己虚加个几岁呢?多虚报个两三岁还行,再多可就假了。

  “离出征也没有几日,大人要早些准备。”清和提醒道,这位大人虽是个文官可与他平日所见的那些截然不同,那些人一听要打战都不知躲到了何处,而这位,师兄曾提过是他主动要求的,当时他便对这位名声在外的白衣名士另眼高看,昨日突发飞剑一事,这位大人不惊不怒,着实是胆识过人,更不因此怪罪毛将军,心胸宽广,清和对他倒产生了几分敬服。

  “是啊。”练傲寒道。

  “喝!”“哈!”……

  校场之上,士兵正在操练,整齐划一,招招有力,军威赫赫。

  “都给我认真点!现在多练一点,说不定就在战场上保了你的小命!”监察的一位将军大声训道,这黝黑汉子还能是谁?就是鲁莽闯祸的毛英。

  一旁臂上系着黑色布带的男子看到练傲寒,推了推那黝黑汉子,“毛英。”

  “啥事?”毛英一扭头就看见那随风扬起的白衣,迅速扭回头装作没看见,燥得被风吹日晒摧残得麦黑色皮肤都微微泛红。

  “不和他打个招呼?”姚众问。

  “可别,我这就没对不起过谁,这……偏偏……”毛英尴尬地笑着。

  “你想好怎么和人家道歉了吗?”姚众问。

  “没呢,这道歉论咱们的规矩吃顿饭喝个酒一笔勾销,这文人赔礼道歉的规矩我一老粗怎么知道。但文人的规矩定然是矫情繁琐的,你叫我怎么办?”毛英还不忘了抱怨几声。

  “什么我们的规矩,人家的规矩?我看你就是抹不开面,没好意思去。”姚众直接揭穿了他。

  “再说,再说。”毛英搪塞道。

  两日后。

  明园内,“快点,快点,对对对,就是这个……”白湘指挥着丫鬟小厮收拾着一些东西。

  练傲寒刚从东宫回来一入屋便见到这繁忙的局面,“湘儿,在做什么?”

  “主上回来了。您来看看,还有什么缺的我再给你备上。”

  地上摆放了三大箱子,衣物,药品,零用之物等等等等塞得满满当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