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01 2019.11.02 14:09

  练傲寒揭开包裹的锦帕,一只白玉镯赫然出现,这玉镯白得透亮,通体无暇,上刻着枝叶花蔓交缠的茉莉,枝叶相衬,白玉为底更显得茉莉的淡雅脱俗。“好看吗?”“好看。”练傲寒抬头迎上越怀瑾炽热的目光,眼波清澈,不带一丝杂尘,干净又带着两分纯真,越怀瑾看她喜欢自然也乐在心中。“这白玉很衬你。”越怀瑾拿过玉镯,举起练傲寒的手,轻轻套上,酥手白玉镯,皓腕凝霜雪,这玉镯仿佛就是为这美人而生,淡绿的衣袖映衬,更是相得益彰。练傲寒举着手,晃了晃,“刚刚好。”越怀瑾微微一笑,自然是刚好的,他可不止一次攥过她的手腕,大小必然是合适。“答应我,戴上了就不许脱。”越怀瑾道。“我答应,这么好看的镯子我当然不脱。”得了练傲寒的答复他自是满心欢喜的。

  夜色昏暗,此处虽离练傲寒暂住的小苑不远,越怀瑾偏是担心夜黑路滑,几步的路也要想送。路过长廊拐角,却见赵羽提灯而来,“哥,师父让你去一趟。”“这……”越怀瑾看了一眼练傲寒,“几步路,无妨,你快去。”越怀瑾对赵羽示意道:“你。”“我知道了,我送寒姐回房。”赵羽一脸无奈,将灯笼往前,照亮她脚下的路,摇曳的灯火映得白玉生辉,赵羽不经意多看了几眼。

  “我走了。”“嗯。”越怀瑾先一步离去。

  越怀瑾刚走,赵羽便开了话匣子,“我说这玉镯是给你的,哥哥还死活不认。”练傲寒看了看手上的玉镯,“你见过它?”“那是当然,这可是哥哥偷摸着一个人亲手雕的,我一眼就能认出,他在这块玉上花了不少心血。光这玉料还是从……”赵羽忽觉不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从哪?”练傲寒道。“我不知道,寒姐,咱们快走吧,夜里起风可冷了。”赵羽岔过话。呵,夏夜的风冷?这借口找的,练傲寒无语。赵羽虽未言明,可她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此玉质地清明,是上品中的上品,依着越怀瑾的家世,这玉定是从京城来,但此玉产地是何处她还真辨不出,但若说这是进贡之物也是有可能的。不问这玉如何,仅是越怀瑾一笔一画的雕刻,练傲寒便已视若珍宝。她藏在袖中的手指勾起,轻轻触碰着镯子上的花样纹路。

  客苑内灯火燃起,烛光随着微风摇曳,照得墙上的影子也跟着晃荡。那女子双手捧着一块玉璧,拇指随着璧上的莲花纹路游走,“娘,他很好,我真的很喜欢他。”练傲寒悄声轻语,屋内仅她一人,却又好似与谁倾诉。

  一早,趁着雾色朦胧,一位女子在回廊上漫步。红色的衣着在薄雾中十分明显,却又好似蒙上一层白纱。一根红色发带松拢部分头发,透着几分闲适之感。银面具下的一双慧眼凝视着白雾深处,坚定锐利,仿佛能刺透这天成的屏障。她已发信回忘川,今日白湘会带些人来,单单她一人有时还真是不方便。“寒儿。”练傲寒转过身一见来人眼中的锐意顿时消散在这山间水雾中。“你起得这般早,可是在客苑住得不习惯,还是,”越怀瑾顿了顿,“你又梦见了?”“没有。”练傲寒淡淡道。说来奇怪,这些日子梦魇缠身的毛病居然不似以前那般常犯了。“山间清晨,别有滋味,我只是图这美景,怀瑾不也起得早。”“寒儿,你不知,我是真没睡好,昨日我见一黑影往藏书阁去,便悄悄跟上想抓住这胆大包天的毛贼。谁料这贼人轻功上佳从高处跃出逃了,半点痕迹没留下。”“那你可禀告掌门了?”“不能,我无令进了藏书阁也是犯了戒律,那贼子只有我见到,若有人刨根究底抓着不放我该如何证明?而且一旦上告,明允上下就会立刻开始清查,这动静惊到了毛贼不会再动手了。还是等抓到他后直接交给师父处置。”“嗯。”

  练傲寒思虑道,“夜闯明允究竟是何人?”越怀瑾靠近练傲寒放低声音道:“外人怎可能进得来?还如此清楚藏书阁的位置?我想,明允出内贼了,而且,他的背影我很熟悉,一定是我们身边的一个。”“那怀瑾有何打算?”“他一次没得手就会来第二次,他只要来就一定会撞到我手里。”“对。不提这些了,趁着天早,你还是回去多睡会。”“不了,一见到我的寒儿我就精神的很。”越怀瑾调笑道。练傲寒转过眼神,欣赏清晨山色,不语。越怀瑾暗暗发笑。

  “怀瑾,”练傲寒低头看着他的胸膛,不知该如何开口,认真理了理思绪道:“我心悦君。”她的声音很低,在越怀瑾听来却是空山鸟语,清晰悦耳的很。“寒儿。我亦是。”此时面具下的俏脸早已淡淡泛起红晕。她掀开外袍一角,从腰侧取下那从不离身的玉璧递上。“这个,给你。”练傲寒抬起头,硬是摆出平日的样子,不容抗拒道。越怀瑾此时如坠五里雾中,早辨不清东南西北乐过了头,身体反而跟不上思绪,接过玉道:“真好,真好。”也不知是玉好还是人好,是景美还是事更美。越怀瑾一把将练傲寒搂入怀中,“寒儿。”一手环过练傲寒的细腰紧紧抱住,一手向上抚去,推着练傲寒的后背,将她整个人都塞进自己的怀中,仿佛怀中抱的是件稀世珍宝一不留神就会被人抢走。“这个东西很重要。”练傲寒轻声道。“我一定日日带在身上。”“不行。”“为何?”“我……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她现在还不能解释。“好。”寒儿在这种事上还是个薄脸皮的,没关系,他照样可以佩戴,藏在衣内又会有谁能看得见呢?这玉璧对寒儿何等重要他自是明白的,她是真把自己交付于他了,得美人青睐,何敢辜负?他低下头,朝那朱唇轻啄一口,“你。”练傲寒撇过头不看他。越怀瑾见此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咳咳。”一个中年男子轻咳了一声。练傲寒立刻从越怀瑾怀中脱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