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90 2019.12.31 23:53

  “这做什么?”

  “这些都是主上出征的行李,我觉得还是少了。”白湘道。

  练傲寒弯下身仔细翻看了一下,“太多了……”

  “哪会。”

  “我是去打仗,不是搬家。”

  “这一仗不知要打多久,和换地方住有区别吗?何况出门在外,还是多带点东西的好。”白湘劝道,她的主上总是不太会照顾自己。

  “不必的。”

  “主上,您何时能听我一句券。”

  练傲寒无奈,随意拿起一件衣物,“你这是把一年的衣物都备上了?”

  “当然,省得主子的麻烦。”

  “这一次,打不了多久。说不定我还能回京过年。”练傲寒道。

  “现在都已是秋日,怎来得及在年前回来?”白湘不信。

  “作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两军都已耗了不久,只等痛痛快快地来上几场,尤其是北燕,若再无胜仗,士气很快也要磨没了。”

  “但大晋不撤军,这仗不还得继续打吗?”

  “不,一定会撤,朝局纷乱,不宜久战,而此时并非我朝一举拿下北燕的好时机。且深冬北境寒冷,不宜作战,这两边都耗不住的。”练傲寒十分笃定。

  “好吧,我虽然不大懂,但主上说的一定对,衣物就少带些。”

  “不光衣物,其他的也是,一箱的药,我是任职军医了?”练傲寒道。

  “主上,你可以不带其他的,可药绝对不能少。”

  “无妨的,带上平日用的还有伤药就足够了。还有这些物件,军中都有的,我们不必自带。”白湘也准备得太多了些。练傲寒心道。

  “这……不然主子把我带上好了,让我去照顾您。”

  “你一个女儿家去军营作甚,何况战场之上,刀剑横飞,稍不留神,便送了性命。”

  “主上也知道啊?”白湘小声嘀咕道。

  “什么?”

  “没,我还是跟着主上的好。”

  “不必,军营外的事我用得上你。”

  “交给花黎。”

  “你和他我都有安排。”

  “好吧。”

  东宫内。

  “路书,把随行的人三分之一替换成天机阁的人,若遇我不在时由练傲寒做主,你们全听她的吩咐。”

  “是。”

  “还有,安排人暗中保护。”

  “这……”路书疑惑,“练楼主有忘川楼的人。”

  “只怕她一个也不会带。”

  医馆门边,小女子清点着几包药材,“总算买齐了。”

  她低着头朝大街上走,一黑衣男子急匆匆地朝药铺里去,径直将低着头的小女子撞得一个趔趄。

  “抱歉,抱歉。”男子忙将小女子扶好,捡起落在地上的药包交还。

  女子看清了来人慌忙低下头,“没……没事。”

  “在下鲁莽,恐撞伤了姑娘,姑娘可需看看大夫。”清和赔礼道。

  “不必了,我没事。”

  “姑娘?”清和不解这女子为何总低着头,莫不是真撞伤了她,人家姑娘是个内敛的不好意思说。

  “姑娘,你真的没事吗?”清和追问道。

  “哎呀,没事啦。”白湘心中急得要命,不就是撞了一下吗,这清和怎如此实诚,非要弄清楚人家伤没伤吗?

  清和看这女子是越看越狐疑,怎么看得有些眼熟,莫不是之前见过?

  “让让,让让。”几个汉子抬着一个重病人冲进医馆,将门边的白湘挤搡了一下。

  “哎呀!”白湘一个没站稳朝前扑去,直接扑进了清和怀中。

  清和慌忙抱住,定睛一看,这女子的样貌……

  “是你?”清和惊讶。

  “公子认错人了。”白湘抱着药就想跑。

  “白湘!”

  算了,瞒得一时,瞒不了一世,同在京城,迟早还得撞上,认了吧。

  “清和公子。”白湘略尴尬地打了招呼。

  清和原本只有八九分的确信,见白湘承认了,是惊讶又恼怒,他……他这是被一个小女子戏耍了么?“你是女子?”

  “额,……是,清和公子,不好意思,我家主人还等着我呢,先走一步,告辞。”白湘拔腿就想溜。

  “你站住!”到底是王府教养的公子,又是行伍出身,一声轻喝,也是不容抗拒的。

  白湘立于原地,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该怎么办啊,主上,你能不能来帮帮我,不对,她堂堂忘川楼总管,可不是无名小卒,不过是个世家公子嘛,有什么好怕的。

  白湘这样一想,来了自信,“清和公子,还有何事?”

  这医馆门外来来往往都是看病求药的,哪好占了道。

  清和不容反抗地将她扯到一边的巷子里,质问道:“你骗我作甚?”

  “我没想过骗公子。”白湘道。

  “你那日是真遭了劫掠?”

  清和虽自幼没了父母,但被师父当做亲子养大,过得还真真是世家公子的生活,有几个敢招惹他,他还是头一回被人骗了,更可恶的是,骗他的人是个小女子,碰上了还装作没看见。

  “我当日所言句句属实。”

  “你为何女扮男装?还扮作一个小厮?”看她的打扮也不像个下人,何况谁家会纵容下人不男不女的装扮?

  “出门办事方便嘛,我扮男子都遭劫了,若是女子打扮岂不得更倒霉?”

  “胡说八道。”

  “我这回可真没胡说,你快放我走,我要是回去迟了,我家主人定然派人寻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小丫鬟,公子就莫与我计较了。”

  “你家主子让一丫鬟出门采买?还要扮作男人?”清和分毫不信。

  “这是真的,那时我家初到京城,家中人手不足,就派我出来了,我寻思着女孩儿容易遭人欺负就换了家中小厮的打扮。”白湘欲哭无泪状。

  “你是哪家的人?”

  “这我还不能告诉你,我家主子,不许我们在外头说的,公子,我知道你在想哪有人家会这样管教下人的,我家不同,不像你们侯府高门,规矩森严,我家出身江湖,对于下属的约束可不一样。”白湘解释道。

  若是江湖上的人家有些奇奇怪怪的举动倒还算说得过去,“也罢。我放过你,你莫要再骗我了。”

  “公子放心。”以后最多是打个照面,能有多少交集,他还能找自己的麻烦,何况,她还有主上呢。白湘暗自想着。

  “你,真叫白湘吗?”清和问。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