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47 2019.11.22 10:54

  越怀瑾冷着脸,气势汹汹地回了房,却见赵羽已在他房中等候多时。

  “哥,你又和寒姐吵了?”赵羽见他面色不对,询问道。

  “没吵。”

  “你脸色不对,你们两到底怎么了?”

  “小羽,我从未任何一个女子动过情,直到她出现,她完完全全占据了我的心,可我又在她心中占了多少分量?或者说我于她而言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越怀瑾冷笑了一声。

  “哥,我倒觉得寒姐很在意你。”

  “小羽,你不知,她宁愿让我误会她也不愿和我解释。”

  这两人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赵羽摇摇头,这堆乱麻还是得从头理。“师叔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背叛师门,修习禁术,自杀而亡。”越怀瑾道。

  沐承悦死因有异,师父却秘而不宣,赵羽就算再迟钝也从中闻出了几分味道,他也做过数种假设,但万万没将这位师叔和那些大罪联系在一起。赵羽惊得嘴巴张成一个圆形,眼神呆滞,他恍过神,“那和寒姐有何关系?”

  “傲寒和师叔有仇,师叔死后,她做出了毁尸之举。”

  寒姐性子古怪,很多事都是只做不说,她与师叔的恩怨也只会有她知道,但毁尸,是有多大的恨意?“哥,寒姐不愿和你解释吗?”

  “非但不愿,她甚至还”越怀瑾握紧了拳,“还在我面前承认说是她杀的师叔。”

  “这……”寒姐这脾气,赵羽无话可言。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越怀瑾慢慢压下怒火。

  赵羽一拍脑门,“你不说我差点忘了,父亲来信了。”说着递上一个褐锦制成的信封。

  越怀瑾拆开蜡封,展开那质地上乘的信纸观阅,只见他的脸色越变越凝重。

  “哥,你和寒姐好好说说,说不定她只是气你昨日误会于她呢?”赵羽不合时宜地添上一句。

  越怀瑾递过那已拆封的书信,沉默不言。

  “出什么事了,这么严重。”赵羽嘀咕了一声。

  “归雁关外已陈兵四十万,名义上说是燕皇游猎边境。”越怀瑾递过书信。

  信纸上的墨字印入眼帘,赵羽看得瞳孔放大,惊呼道:“萧斥他是疯了吗?一个燕皇游猎需要四十万的大军保护?他这是要直接和我们撕破脸!”赵羽看向越怀瑾道,“萧斥突然陈兵四十万,他燕国是想一举吞掉我北境吗?”

  “我看他是。”越怀瑾道,“燕军一向骁勇,我北境看似布防严密,但实则早有积年陈疾,没有多大可能能承受的住四十万燕军的突袭。”

  “父亲没有调兵吗?”赵羽疑问道。

  “此次萧斥不似以前一般大张旗鼓,四十万的大军仿佛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何况,人家打的是游猎的旗号,对外只称带了十万兵马。我们不能贸然调兵,否则,一,燕国可以借此称我大晋欲对燕皇不利为由头正式开战,白白送了人家一个借口。二,此时这周围的小国必然在张望风势,一旦我大晋大量调兵便是失了我泱泱大国的风度,更显得是我等惧了那北燕,连区区十万人马都要提防。介时,那些跳梁小丑必认为我大晋实力大不如前,趁我大晋与北燕剑拔弩张之际伺机作乱,趁火打劫,我大晋便陷入前有恶虎,周有鬣狗的泥沼之境。这兵怎么调,调多少,朝廷到现在也没议出个结果。”

  “一帮酒囊饭袋,这种事还能拖?”赵羽骂道。

  “信中说父亲已派姚大人前往边境周旋,要我们尽快斩断这萧斥留在大晋内的爪子。”

  “姚大人?他都多大年纪了?北境的风一吹他就得倒。何况,让一个文臣去耍嘴皮子能有多大的作用?”赵羽对此决议嗤之以鼻。

  “小羽,这边的事得尽快了了,咱们该回家了。”

  “嗯。哥,那……你带寒姐回去吗?”

  越怀瑾抚上腰间,隔着布料,摩擦着那玉璧的纹路,“京城的水太浑了,就不带上她了,何况,还不知她现在是否愿意?”

  “那你和她岂不是……”

  “若她真的在意我,若我能权掌天下,我再来找她吧。”越怀瑾轻叹了一口气。

  “哥,等你登上那个位子,寒姐早就,”赵羽抿了抿嘴,“早就另觅良人了。

  ”“那能怎么办?我胜,则为王,败,则为寇。我自己尚前程未卜,怎能再牵连于她,一旦受到我的牵连,你知道她要面对什么。”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身上散发的强大气韵活生生将脸上的残留的几丝稚嫩压得丝毫不见踪迹。

  重华宫内,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身着白色锦衣,长袍背绣仙鹤,展翅欲飞,轻摇折扇,晃晃悠悠漫步进了内庭,庭内各种草药正茂盛生长,混合成一股奇特的苦香。

  “师兄。”那男子朝正在浇水的人唤了一声。

  庭内的男子三十几岁,比那鹤袍男子稍年长一些,浑身散着冷漠冰寒的气质,让人不敢靠近。一袭白袍,身处百草之中,却未沾染上一点泥土,衣袖隐现箬竹叶的纹路,眉目俊秀,许是常年修身养性,比实际年纪看起来年轻许多,飘飘若谪仙临世。

  “何事?”那谪仙般的男子道。

  “无聊,来师兄这寻点乐子。”

  那男子不做应答,认真伺候着药草。

  “师兄,你可真是好生无趣。”

  “本性如此。”那谪仙淡淡地到。

  “罢了,罢了,你也只会对你家绾儿那丫头好言好语。”鹤袍男子合起折扇,“话说也有好长时间没见到这小姑娘了,莫不是在外头玩疯了,连回家的路都忘了。”

  “她有她的事。”

  “她那性子可不是个安于平静的,这许久也没个消息,你也不怕她闯出些祸来?”

  “她知轻重,大不了我替她善后。”绾儿每隔一段时日都会送回一封报平安的家书,如今忘川楼与樊禁盟情势胶着,他倒也不急,他亲自带大的人儿可没那么好欺侮,拿下樊禁盟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师兄啊师兄,你也太护着她了,这话要是让大师兄听到,怕是又要气得上火。”

  “随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