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40 2019.10.24 08:17

  江北渡口,路书带人迎接赵羽和唐瑶。赵羽左看右看不见哥哥的人影,“我哥呢?”“君上带夫人出门游玩,命属下来接公子和姑娘。”路书回道。“好吧,咱们先回府等他两吧。”

  “我们就这么住在客栈,樊禁盟那怎么交待?”两个睡懒觉刚起的少年男女在客栈大堂寻了个角落用早饭。“不用交待,邹仁还没来呢,趁着这点时间不在外头玩玩吗?”于风不以为意,慵懒地啃着早点。

  在江北她只是个新来的普通女子,练傲寒一身白衣,外袍为淡色薄纱,十分清爽,脑后轻绾一个发髻,几个发饰简单点缀,面纱撤去,出水芙蓉般的容貌不施粉黛也是极美的,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只觉一身轻松。身旁的俊朗公子大袖锦衣,神态明朗,嘴角带笑,隐隐散发着一种文人风韵。这样的一对走在街上自然引来路人不少注目,也不知是哪家的少年情侣这般登对。

  这江北的集市十分引人,于灵儿玩得不亦乐乎,于风在几步外跟着,看着面前蹦蹦跳跳的女孩不知不觉露出了笑容,本就生得是个颠倒众生的妖孽模样,这一笑惹得不少年少女子神魂颠倒。

  “累了吗?”越怀瑾关心道。“还好。”“前头那家茶肆不错,我们去坐一会。”“好。”二人在临街带窗的角落坐下,越怀瑾一摸腰间空无一物,“我钱袋呢?”一回想,“许是落在刚刚的铺子上,我去寻它,你就在这等我。”练傲寒点点头。

  紫衣公子闲散地走在街上,但见前头窗旁一美人,喜上眉梢,连走带跑地奔去。“绾绾。”紫衣公子直接在女子身旁落坐,美人眼含惊诧,“你怎么在这?”二人同时发问。公子随即发笑,美人嘴角微有上扬。紫衣公子侧着身子要往美人身上靠去。“寒儿。”见此情景,刚踏进茶肆的越怀瑾冷着脸,眼藏愠怒瞪向于风,于风心不甘情不愿地坐正,练傲寒起身柔声道:“怀瑾,他不是外人。”听她这话,越怀瑾瞥了于风一眼,他占了与练傲寒邻座的位置,越怀瑾只能在她对面坐下。一个妖孽公子,眉眼含春带笑,十分挑衅,一个端方君子,眼含怒火,面无表情,暗暗磨牙,四目相对仿佛烈火撞上寒冰随时爆发。“于家主。”越怀瑾咬牙切齿率先开了口。“越兄,何事?”于风笑回到。一个笑里藏刀,一个面若冰霜,顷刻间已弥漫出浓烈的敌意。“你们做什么?”练傲寒冷冷地开了口。“绾绾,”于风转脸嘟着嘴换上撒娇的语气,伸手去拉练傲寒:“我想你了。”

  于灵儿一回头却不见于风的踪影,想着这货在外招眼的很,就像路边的一位摆摊大娘询问:“大娘,你可到一位身穿紫衣,长得很漂亮的公子?”“噢,刚看他往那去了。”大娘手指茶肆的方向。于灵儿一进茶肆却见于风腻腻歪歪地靠近一位美人,“于常!”于灵儿喊到。于风不以为意:“来啦,坐。”说话间于风甩给她一个眼神,好像是说安分些。这位子靠窗只有三个位子,小二在于风和越怀瑾间加了一把椅子,于灵儿气呼呼地坐下,再一看旁边的是越怀瑾,不由得心内发凉,气焰顿时消了下去。于风一扫旁边的两位,脸现笑意,转头又向练傲寒眨着凤眼撒娇。越怀瑾忍无可忍,暗舔了一下后槽牙正欲发作。“怀瑾,”练傲寒也不知该如何说,只能转而面对于风,“于常,坐好。”于风眼角下扬,嘴巴微抿,可怜兮兮地收回手,眼里好像泛起泪光,写满了委屈,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带着几分哭腔道:“你不要我了。”练傲寒既无奈又心软,靠近抚慰,于风低下头往练傲寒肩后一靠又开始黏黏腻腻的撒娇,嘴角上扬,露出得逞般的笑容抛给越怀瑾一个挑衅的眼神。越怀瑾看着于风这一系列动作一阵恶寒,贴的又是自己的寒儿,他岂会不怒,捏着茶杯的手越捏越紧,指节发白,“怀瑾,都是自己人。”

  于灵儿妒火中烧,再一想陡然发觉不对,“你是练傲寒?”于灵儿惊问道。“是。”对待于灵儿她可没什么好脸色,算了,就算这丫头见了自己的真颜又如何?还能翻上天去?于灵儿既嫉妒又害怕,心有不服偏偏背上冷汗直冒。桌上一片寂静,小二将之前点的茶点端上,见这凝滞的气氛,放下盘子就跑。于灵儿抓起一块也不吃,一点一点地掰扯,“绾绾。”于风这一声听得越怀瑾无比恶寒,不禁对他翻了个白眼,若不是寒儿几番劝解他早就将这妖媚十足的东西大卸八块后扔出去。练傲寒知他有气,再次收回手,“好了,说正事,你怎么在这?”玉手伸出,拣一个酥软的茶点,小心掰开一些,露出馅料,轻轻呼走热气吹凉一点,递给越怀瑾,她嘴角微扬,眼中只有他一人。越怀瑾心中欢喜,任你怎么献媚寒儿先想的还不是我?“绾绾,我也要。”练傲寒拿起一个递过去,见阿姐对他不及越怀瑾,心内偷哼一声仍美滋滋地接过,“我向宗乘齐要求来的。”于风咬了一口点心吞下,“邹仁很快就会来清点在江北囤积的粮草并运走。”“粮在哪?”“还不知道,所以我亲自来查了。”在阿姐面前于风总是一脸纯真。于灵儿越想就越急越气,在他们说话时偷朝于风怀中瞄了一眼,眼珠一转,一个坏主意油然而生。此时另外桌上三人,两人说话,一个死盯着练傲寒不放,她的小九九倒也无人发觉。

  吃完茶点,四人出了茶肆,于风缠着练傲寒不放,“在樊禁盟,你且小心。”练傲寒嘱咐道。于灵儿趁他们说话时悄悄靠近越怀瑾,“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就不介意?”越怀瑾岂会不在意,心内不悦已久,面上冷漠道:“与你无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