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57 2019.12.19 12:51

  “王爷好气魄。”闵公子乐得嘴角上扬。

  骰子在中摇晃,发出清脆且惑人的声音。

  骰盅落定,“王爷,开吗?”闵公子道。

  宁王紧张地把手握成了拳,为免被人轻视,中气十足一声道:“开。”

  骰盅翻开,闵公子赢,宁王输。

  “什……什么。”宁王不可置信地扶着赌桌站起,呆呆地看着骰盅中的骰子,“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一定有诈,你使诈!”宁王指着闵公子的鼻子骂道。

  “宁王,你好歹是个皇室宗亲,还想耍赖?输了就是输了,拿钱。”

  “分明是你使诈,我没输,”宁王抓过刚刚摇骰子的那人,揪着衣领将他提起,质问恐吓道:“说,是不是他搞得鬼?”

  那人吓得瑟瑟发抖,这两边都不是能得罪的,“王……王爷,我……”宁王见这怂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将他往地上一甩,带着人就要走。

  “哎,给了钱再走。”闵公子起身阻拦道。

  “闵珍,你敢收本王的钱?”宁王威胁道。

  “愿赌服输,宁王莫不是想赖账做条癞皮狗吧。不不不,是连狗都不如,堂堂王爷,还比不上街边的一条……”

  啪。

  一个上等黑玉石制成的骰盅砸在闵珍的脑门上,顿时让他的脑袋开了花,血流满面,苍白的脸色加上不断流出的鲜血,好像加了辣酱的豆腐脑。

  闵珍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指着宁王,满眼的不可置信,随即倒下。

  宁王也被这场景吓着了,看着闵珍在他面前缓缓倒下。在场的众人都被吓得呆住。

  “公子,公子。”国公府的侍从才缓过神去扶自家公子。

  “不好了,公子没气了。”一个侍从喊道。

  宁王一听,吓得将手中沾了血的骰盅扔了出去,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不是我,不是我……”

  他一时气不过想给闵珍一个教训就顺手拿起桌上的骰盅砸了过去,谁知道一击命中太阳穴,闵家公子就这样呜呼哀哉了。

  “不是我,我没有……”宁王夺门要跑。

  “不能走。”那帮侍从死了主子朝宁王扑来。

  王府的侍卫也不甘示弱,拔刀砍去。

  宁王光顾着逃,两波人直接从底下赌庄杀到了街上。

  当街持械斗殴,京畿巡防营的人很快就赶来了……

  宁王与闵国公府公子对赌,失手杀人一事当日便传遍了京城。

  御史台弹劾的本子像雪花一样落在了御书房的桌上。

  这闵国公已年过六十,接到同公子出门的侍从报来的噩耗,当即气血攻心晕了过去,皇帝为示安抚,随即遣了太医过去。这位老国公一醒就换了爵服直奔皇宫觐见,却被告知皇帝早已下令谁也不见。

  闵国公就拖着病体,在宫门外跪下,要求皇帝严惩凶手,让宁王给他的儿子偿命,否则,就跪死在宫门外。

  皇帝一听,在御书房内焦头烂额,却拿不出什么对策,一边是功勋国公,一边是皇室宗亲,众臣上的折子也是各执一词,这宁王是否处置,如何处置都是个麻烦事。

  “主上,成了。”

  “嗯。”美人倚在榻上,一手支着脑袋闭目养神,长发未梳,睫长如扇,一点朱红更衬得肤色似雪一般白皙,美得动人。

  “这闵国公四十有余才得了这么一个独子,娇惯着养大,平白被宁王杀了,他怎么可能甘愿,现在有得闹呢。”白湘在一旁道,“让闵国公去对付那宁王,主上好手段。”

  “是了,闵国公除了跪宫门,还做了什么吗?”榻上的美人问。

  “暂时还没。”

  美人轻轻摇了摇头,“等他闹够了,冷静下来,让我们的人提点一下。”

  “是。”

  “主上,有位越公子求见。”一个小厮来报。

  “请。”美人坐起,扭了扭天鹅般的脖颈,来了点精神。

  小厮引着司马越入内后退下,白湘也紧跟着出去了。

  “殿下。”练傲寒起身相迎。

  美人未及梳妆,长发披散,别有一番美感。

  “闵珍的死,你安排的?”司马越直奔正题。

  “是,但不全是,我本来只想让他们闹出点乱子,谁料宁王下手狠了些,直接就死了。”话刚出口,练傲寒眉间微颦,心中自问,她解释这些干嘛。“不过也好,省了我的麻烦,他若没死,我还得让人去演出宁王买凶报复。”

  司马越才不在意这闵珍的死活,仗着家世和父母放纵,在京城胡作非为,欺男霸女,死了也是活该。

  “闵珍并非善类,也算他罪有应得。我只好奇的是,这闵国公府和宁王府两方都有你的人?”

  “不,是三方。”

  明园外偏僻的一角,三个男子遮掩着相貌身份悄悄在此等候。一女子左顾右盼,确定没有外人盯梢后,走向了那三位。

  “白总管。”

  “主上让你两先撤。”白湘对着其中两位道。

  这一个便是地下赌场里摇骰子的那个小厮,一个是赌桌旁劝说宁王下注的人。

  “白总管,我撤了,宁王府那……”

  “主子会安排其他的眼睛。”

  “是。”宁王府的暗线道。

  “撤得干净些,别让人起疑。”

  “属下明白。”宁王府的眼线离开。

  “之后该和京兆伊怎么说,怎么做,你可明白?”白湘对地下赌场的小厮道。

  “主上的吩咐我都记着呢。”小厮信心满满地回道。

  这小厮年纪虽轻,但办事伶俐的很,毫无事发时胆小怯懦的样子。

  “白主管,那我在国公府中该做些什么?”说话的便是闵珍死后,第一个扑上去阻拦宁王的闵府护卫。

  “等老国公冷静时,提点一下。”

  “对。”司马越立刻明白,“少算了那摇骰子的,没他,这两家还真不一定闹得起来。”

  “殿下来此,只为问这些?”

  “你这出大戏排得好,但我父皇的日子可难过了。”

  “这皇上不是一向擅长的?他总能将双方安抚住。”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这闵国公跪在宫门外以死相逼,我父皇着实不好处置。”

  “闵国公一朝勋贵可不笨,跪够了自然就回去了,让陛下多担待会就是。”

  “你说的轻巧,你这一出到底是想怎么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