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52 2019.12.16 20:18

  在大捷的战报入京前,各家的主子早已通过不同的渠道提前获知,对属臣做了指示。

  “臣以为,陛下可封其一个大夫之职。”

  “林大人此话谬矣,臣以为可封其为……”

  众大臣争论不已,想方设法地想把练傲寒纳进自家主子的阵营中,争先恐后不断给出官位。

  皇冕玉藻后,皇帝讥讽地俯视着如菜市哄价一般的朝堂,“练卿以为呢?”

  “傲寒不愿入朝为官。”

  一句话出,朝堂顿时安静。

  通天仕途近在眼前,权利富贵唾手可得,居然拒绝了陛下的封赏,一些老臣惊得连嘴都闭上,保持着刚刚说话的姿态,甚是好笑。

  “为官者为国为民事务冗繁,草民体弱,且前几日又病了一场,现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若勉强胜任恐办事不利,有损陛下圣名。草民别无他求,只愿陛下如前所言,许给草民一个要求。”练傲寒此言一出,证实了之前其用一计换一诺的传闻所言非虚。

  众人心中惊诧不已,一介布衣敢和皇帝谈条件,着实胆大妄为。

  “朕乃九五之尊,自然言而有信,他日,不论练卿提出什么要求,朕一定答应。”皇帝微微一笑,把此事抬上朝堂,是怕他反悔吗?皇帝话锋一转,“至于入朝为官一事,练卿可再考虑。”

  “哥,今日的朝堂好玩的紧,你不去实在可惜。”赵羽下了朝一路小跑而来,倚着桌案席地而坐。

  “噢,她又做了什么?”司马越捏着黑玉子轻扣着棋盘,考虑在哪落子能破了那死局。

  她指的是哪位,赵羽自然明白,“父皇要封她个官位,朝官抢着替她掏封,一帮子只会玩笔杆子,耍嘴皮的,争得脸红脖子粗,别提多可笑了,结果寒姐突然冒出一句她暂时不想入朝为官后,个个惊得像立在那,一动不动的样式坐实好笑。”

  “她是何人,能由着那群庸臣安排?”司马越好似自家人做了什么长脸的事,十分自豪,顺带讥笑了一番那帮无用的家伙。

  御书房内。

  “阿繁,你说他为何会拒绝为官,当真是身体不好?”皇帝问。

  “身体不好?一个习武之人会差到哪去,依我看,他在寻一个合适的契机。”

  “说到这,此人会武却藏而不露,可查出他是否与江湖有关系?”皇帝问。

  “我愣是没查出江湖上有这号人,倒是近两年出了的忘川楼,这位楼主的谋事诡谲,跟他颇有几分相似,也同样叫练傲寒,但人家身在江南,而京城这位的户籍却写着来自闽州,最为重要的是,那位令人闻风丧胆的练楼主是位女子。”薛繁道。

  “这户籍来历是造的了假的,我见此人身量单薄,你说会不会是……”皇帝大胆假设。

  “绝无可能,那位练楼主坐镇江南怎会来京,依我看,名姓一事,只是巧合,女扮男装惑乱朝纲,莫不是那人疯想要寻死,就算那人疯了,玩这一出也会给自己换个名字。”

  “也是。”皇帝打消了这“绝无可能”的推测。

  这两位老谋深算的,万万此时离事实仅有一步之遥。

  练傲寒之所以没换个名字,就是因为谁都不信有人犯了欺君之罪还敢报真名的。

  皇帝道:“你说,此人入朝,我给她安排个什么差事好?去吏部?刑部?御史台?”

  “能文能武,足智多谋,胆识过人,是个当将军的好材料,你倒不如给他个武职。”

  “你尽会往自个阵营里塞人。”

  “不行吗?”

  经此一役,练傲寒更是声名大噪,白衣飘飘立于朝堂,气质清冷,如天降神人,却不以真面示人,私下传出了各种说法。

  才华卓越,气质不俗,惹得不少闺中女子暗暗好奇这位公子的相貌。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此等人世间不可多得,各家纷纷竭尽权力争取。

  明园的住处“终于”暴露,各家访客络绎不绝,更有宁王齐王等贵人亲自上门拜访,通通被府内管事告知主人不在,请改日再来。

  又待了两日,齐王宁王不约而同带着一车的礼物执意要见练傲寒,做着小厮打扮的白湘带着人将要送进明园的所有礼物都当着两位明里暗里互相交锋的贵人面前挡了回去。

  白湘朝两人抱拳施了一礼,“我家主子大病初愈,去城外道观中休养了,确实不在府中。”

  两位王爷又较了一阵劲,府门外的热闹才散去。

  卧房内,女子对着梳妆镜梳理这及腰长发,“都走了?”

  “走了。”白湘禀报道。

  又是一匹八百里加急的快马入京,这一次,震惊朝野,皇帝收到消息时差点没从龙椅上滑下去,大晋北三关失守,燕军长驱直入已到秋池关下。三关守军以及京城派出的援军死的死逃的逃,损失殆尽,三关城下,血流漂杵,尸横遍野,百姓流离失所纷纷南逃。

  “不可能!”美人惊得茶杯落地,红唇微张,“绝无可能,明明形势一片大好,怎么会……怎么回事?”

  “花黎正在快马赶回,具体的还得等他来报。”

  练傲寒扶着小案缓缓坐下,眼中失神,当年尸堆成山,血流遍野的景象再次出现在眼前,路有饿殍,难民……白湘眼见着休息几日淡淡浮现血色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连朱唇都成了淡粉,“边军战力再差也不可能一下连失三关!”

  练傲寒瞪着眼,一把抓住白湘的手,质问道:“这绝对不可能!这一定有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主上,”白湘着实被吓到了,“朝廷……还在查。”

  “呵,”练傲寒眼边泛起几丝红,流露出一些悲戚,“指望那些尸位素餐的东西?”

  她嘴角上挑,挤出一个极为凄哀的笑。

  “花黎一至,让他立刻来见我。”练傲寒颤巍地站起,拖着孱弱的身体走进卧室关上了房门。

  “主上……”白湘拾起坐塌旁的鞋子摆放在卧室门下,主上的事,她能懂的没几件。

  练傲寒入了卧室后,反锁上门,推开衣柜柜后的墙上露出一个可容一人出入的小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