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41 2019.11.30 16:08

  练楼主差点掐死于灵儿的事忘川楼的上下早已传遍,只是碍着这位于公子的情面才留着这于灵儿一命,至于这位公子与练楼主是何关系,不关是忘川的人,还有明允弟子无不揣测,众说纷纭。

  “谁不知道,你家练楼主是因为我们越师兄才进得了明允的?这位于公子就是半路杀出横刀夺爱的。我说最近师兄为何不怎么理你家楼主了,恐怕就是因为你家楼主移情别恋!”一个明允小弟子道。

  “胡说八道。我看分明是你们那位追求未果,泄气了吧。这位于公子长得也好,可以说的是有貌有才,配得上我家主上。”一个忘川的侍从道。

  “可别乱说,被楼主知道了还不得撕了你的嘴,我可听见公子管主上喊过阿姐,应该是主上的一位亲戚。”另一个侍卫道。

  “我看才不是什么姐姐弟弟的,你见过哪个弟弟整天喊自家姐姐闺名的吗?”这练傲寒随着于风乱喊,绾绾这个小名早传扬了出去。

  “我才不管那两什么关系,你家楼主现在对越师兄越来越疏远了,可真是够没眼光的。”

  “得了吧,我家主上想要哪样的没有,非得心许一个小弟子?”

  “越师兄哪不好了?我看就是你家楼主三心二意!”

  “你胡说!”

  这讲着讲着,出现了掐架的趋势。

  “都很闲吗?主上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在这扯闲篇?”身后传来一声女子的喝骂。

  完蛋,几个扯闲篇的小侍从低下头,安安静静地站成一排。白湘拿出总管的气势,训斥了一通,“妄议主子,都活腻了?滚去做事,大家都在忙,就你们闲!”

  几个小侍从立刻颠颠地跑散各做各的去。

  明允的小弟子倒是偷乐的很,“乐什么?”他们身后传来粗厚的男音。

  那几个小弟子一听这声僵得一动都不敢动。“乱嚼口舌,议论是非,说些捕风捉影的事,门规是全忘了?”唐绵喝问道。

  那些小弟子本就惧怕唐绵,见他走到面前心更是凉了半截,唐绵身边还跟着刚刚话语中的一个当事人--越怀瑾。越怀瑾面上毫无表情,也不知生没生气。

  “越儿,你说怎么罚?”唐绵把惩处权交到了越怀瑾手中。

  那些小弟子都松了口气,越师兄绝没有唐师叔罚得狠。

  “既然是忘了门规,就去抄上个三十遍,明日交,过时翻倍。”越怀瑾淡淡地道。三十遍,不算很多,只需抄上两日,可却限定了明日交,不明摆着是狠罚了吗?千不该万不该,他们就不该扯他们的闲话。越师兄平日里处事公道,可真要整起人来,也不比唐绵手轻,还落不了他人口舌。

  于灵儿乐呵呵地在客苑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打了点水打扫着厅堂。越怀瑾进了大堂,却不见练傲寒和她身边人的身影,“练楼主呢?”

  “出去了。”于灵儿头也不抬地回到。

  于灵儿忙着打扫,尚未发觉那金锁早已从袖口滑出,不知落在了地上何处。

  越怀瑾已转身离开,却在门槛旁看见这发亮的东西,弯腰拾起,金锁落入掌心,惊得他瞳孔放大,反复查看了一遍,又对着侧面细细查看着什么。

  于灵儿这才注意到来的是越怀瑾。“越公子,原来是你,刚刚我没注意到,失礼了。”于灵儿看见那金锁,“呀,怎么又丢了。”

  “于姑娘,这是你的?”越怀瑾道。

  “是,”于灵儿伸手要回。“它可不能丢了。”

  “这东西对姑娘很重要吧?”

  “当然。”

  “这手链断了,姑娘已无法随身佩戴,不如我帮姑娘修一修。”

  “这……”于灵儿想了想,递过金锁。“那麻烦越公子了。”

  “越公子,谢谢。”于灵儿两手扶在腰间,施了一礼。

  “举手之劳,姑娘不必客气。”越怀瑾将她从头到尾打量着。

  “不仅仅是金锁,还有昨日,若非公子相劝,只怕楼主已经把我……”

  “此事,确是傲寒过激了些,但于公子毕竟是……,总之,她只是一时怒起,还望姑娘理解。”

  “楼主之举,灵儿明白,灵儿并不记恨。”

  “灵儿姑娘,在下冒昧请问一句,这金锁是从小佩戴的吗?”

  “是。”

  “嗯。”越怀瑾嘴边微挑,看着于灵儿似乎有些兴奋。“既然楼主不在,我先回去了,麻烦姑娘转告练楼主一声。”

  “公子放心。”

  越怀瑾紧紧攥着那金锁火速回了房,关上门,借着窗边的日光,金锁的侧面隐隐显出几道划痕,只因天长日久的磨损已经只剩下一点点的痕迹。

  “母亲,母亲,这个金锁真的给我吗?”

  “对,”一个年轻夫人道。夫人衣着华贵,头戴凤钗,身后远远地跟着一群下人。“母亲,这是什么?”小男孩指着金锁一侧的几道划痕道。

  那夫人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柔声道,“这是母亲的哥哥划的,是一个吕字。”

  “为什么要刻一个吕字啊?”小男孩天真地问。

  “因为母亲姓吕啊。”

  “那金锁妹妹也有吗?”夫人神色黯然,却依旧柔声哄到,“当然有,这是母亲的母亲留下的,我和哥哥各有一个,现在也算传给你和妹妹了。”

  “母亲,我怎么都没有见过舅舅啊?”

  “舅舅已经不在了。”夫人轻叹了一口气。

  “母亲,你是不是不开心啊?”小男孩抚上母亲的脸安慰道。“没有,有越儿在,母亲怎么会不开心呢?”

  “母亲放心,父亲说了妹妹会回来的,那舅舅也一定回来。”

  昔年童稚之景尚在眼前,今人却唏嘘不已,“母亲,我会找到妹妹的。”越怀瑾道。

  “哥,是我。”赵羽敲着门。

  “来了。”越怀瑾打开门将他拉进又用最快的速度将门掩上,扣上门栓。

  “怎么了?”赵羽被弄得莫名其妙。

  “我有妹妹的线索了。”越怀瑾道。“在哪?”

  “你看。”越怀瑾递过金锁。

  “这不是和母亲给你的一样吗?可是这金锁样式普通,也不是上乘的东西,会不会只是巧合。”赵羽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