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43 2019.11.24 15:27

  樊禁盟的人刚踏入明允地界,便有瞭望哨飞速回山上报。

  正巧,司缎弘、唐绵、越怀瑾、赵羽和练傲寒皆在议事厅内商议下一步计划。

  “来得正好!”唐绵自沐承悦死后,一肚子的怨仇和火气没处撒,“我带人去会会他。”

  “师叔,还是我去。”越怀瑾劝道。

  “都得去。”练傲寒冷冷地道,“宗乘齐应是把主力全部派来了,我等难道只派一部分人迎敌吗?”

  “宗乘齐是要做最后一搏,弟子以为,由弟子带着同门是兄弟与练楼主合兵一处,阻敌于山门之外,力求再次削弱樊禁盟。”越怀瑾道。

  司缎弘道:“宗乘齐此次倾巢而出,来势汹汹,师弟你带着小辈们去吧,切勿冲动行事。”

  “师兄放心。我非得扒了那宗乘齐的皮!”唐绵愤愤道。

  “那本座便与练楼主在此静候消息。”司缎弘看向练傲寒,征求意见。

  练傲寒起身道,“晚辈还是同去的好,省得手下人出了纰漏。”

  “也好。”

  明允山上钟声连响七下,遍传山内,声音振聋发聩。练傲寒手持长剑,一身红衣,面具隐去了神态,凝视着各部人员的集结。

  “好久没听见这警钟了。”赵羽走到练傲寒身侧,一同张望着各处红蓝交错的景象,“我仅在幼时听过一次。”

  “小羽,”不知何时起,练傲寒也随着越怀瑾唤起了这个亲近的称呼,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一切小心。”

  “嗯。”赵羽点点头,“寒姐现在心中在担心那一位吧?”

  “谁?”练傲寒偏过头,眼中不带任何情感地看向小羽,“我只担心能不能胜。”

  “我可从未听闻寒姐败过。”

  未等宗乘齐攻上半山腰,明允、忘川楼已列阵以待。“杀!”唐绵一声令下,身后的明允弟子纷纷冲出。

  练傲寒手一挥,忘川楼的侍卫也冲向了樊禁盟的大军,一时间各色混杂,刀剑齐鸣,好不精彩。

  自下令后,练傲寒不发一言,直冲敌阵之中,如砍瓜切菜一般撂倒了一片。混战中,明允弟子奋力杀敌,却独独暗中避开“于氏”的人马,许是小弟子年轻,这点小动作被邹仁看在眼里,他飞身拦住于风的去路。

  于风将于灵儿护在身后,“邹大哥,这是何意?”

  “我早说你是内奸,可盟主偏偏不信。”

  于风也不想继续伪装,嘴角上挑,露出得意的一笑,讥讽道,“谁会相信一个流连烟花之地,一事无成的浪荡公子会是内奸呢?”于风脸色一变,不见原有的巧笑轻拂,面色寒凉,凤眼隐现杀意,“动手!”

  闻得宗主令下,那“于氏”的人马纷纷调转兵器,杀向了宗乘齐的人。众多樊禁盟的侍卫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便被多日的“同僚”一剑砍杀。

  这一举动,打得宗乘齐措手不及,樊禁盟的人马人心慌慌,片刻间难分敌友,而另一方倒是趁此机会,大杀一片。

  练傲寒将周围的敌人看倒一片,正欲奔向于风,却又招到一波黑衣人的团团围攻。练傲寒脱身不得,“白湘!”

  “明白。”白湘回应道,领着周围的忘川楼侍卫冲向了于风所在之处,“保护公子!”

  于风和邹仁斗得难舍难分,旁人也难插得上手,于灵儿在旁腾挪躲闪躲避着各方人马的刀剑和四处纷飞的羽剑暗器等。宗乘齐万万想不到他会这一个不成器的东西耍得团团转,心内悔恨不已,悔不该不听邹仁的劝告。

  樊禁盟的人马已乱作一团,损失不小,宗乘齐正欲发出下一道指令,却被唐绵缠上,唐绵一身的怒恨没处发泄,还有那一干弟子的血债,他岂会放过宗乘齐,招招刚烈,打得宗乘齐只有抵挡之力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脱身的机会。练傲寒甩开那一波黑衣人的纠缠,奔向于风。

  越怀瑾朝那一团火红瞥了一眼,回神尽力解决围攻他的黑衣人。

  练傲寒一剑朝邹仁背后劈去,邹仁回身反击,于风趁此拉过那躲躲藏藏到已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于灵儿。

  一个樊禁盟的小头目一刀朝那晕头转向的于灵儿劈去,却不想于风这么一拉,让她与死神擦肩而过,却还是慢了一步,那刀锋顺势划向了于灵儿的手腕,瞬间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一条细细的血痕,佩戴的金锁也因被劈断而落地。

  邹仁与练傲寒走了几招,但心内积压已久的怨气都因于风而起,寻了破绽又朝于风攻去,却被练傲寒一剑拦下。

  “走。”练傲寒对于风道。

  “我留下帮你。”练傲寒边战边回头却看见于风拉着于灵儿的手,没好气地看了于灵儿一眼,“带着她走,别拖累其他人。”也是,于灵儿手无缚鸡之力虽然生性狡猾但总归是个弱女子,还是先带她离开这刀剑纷飞的地方。

  才走了没几步,于灵儿忽觉手心里似乎有些黏稠,举起手一看,才疼得叫出声来,“好疼。”

  于风看了看伤口,还好只是一道浅浅的皮肉伤,只是没有及时止血而已。“先走再说。”

  “不行。”于灵儿挣开于风的手,往回跑去。

  “于灵儿,你找死呢。”于风连忙跟上。

  “我金锁丢了。”于灵儿边跑边喊。

  于风一路护着她返回。邹仁被练傲寒打得节节败退,眼见着于风带着那个小女子离开却又无可奈何,见他原路返回,心内窃喜,朝黑衣人混战之处退去。练傲寒勿被引走,邹仁趁机甩开练傲寒,那一抹红影再次被黑衣精卫困住。

  金锁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没几下于灵儿便看到了它的所在,心下一喜,加快了脚步朝那奔去。

  练傲寒与黑衣人鏖战分身乏术,却还是时刻关注着于风动向,见他又跟着于灵儿回来真是又气又急。

  于灵儿喜不自胜早忘了身处何地,若非于风在一旁护着,怕是已死了十七八回。

  邹仁挥起手,暗藏的袖剑朝于风飞去,却被于风一把拿住,轻蔑地朝他一笑,扔在了地上,这些东西,他小时候都玩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