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40 2020.01.04 23:12

  练傲寒斩钉截铁地拒绝司马越的安排,若去了定安军她的行动必然受制,也不好逃过薛繁的眼睛。

  “为何?”司马越问。

  “谁都知这定安军是大晋朝军规最严的地方,我才不去。”

  “随你。”

  军营中。

  “你,去弄清楚,军中大事,一丝一毫都容不得马虎。”于风对一个小将官斥令道。

  “是。”

  偏僻角落处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于风换了军服,平日的锦袍换成了这深色劲装,宽衣大袖变成了窄袖,更用腕带绑起,乌黑柔顺的长发也不似往常一般散着,高高地在脑后束成马尾,好不利落。只着军服便是这般俊朗潇洒,若是再穿上盔甲岂不是更加英武不凡?想到这司马灵痴痴地笑出声。

  “谁?”于风凌厉的目光朝出声处射去。

  “是我。”女子俏皮地回了一声从藏身处跳出。

  “你,你怎么来了?”于风惊讶地打量着来人。

  一身娇俏的粉色花裙,乌黑的发上簪着艳色的宝石珠钗,小脸比临别时微微肉了一点,这泛着淡淡水雾眨巴眨巴的大眼倒是一点都没变,看着人畜无害,可这一睁一闭之间说不定又冒出什么坏主意。

  “过来。”于风轻轻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司马灵含着笑朝他奔去,张开双手,一把抱住,欣喜万分地娇声道:“风哥哥!”

  周遭的将士纷纷侧目,这是何处来的娇俏女子,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对着于将军搂搂抱抱。

  “你,你。下来。”于风想去扯身上的人。

  “不要。”司马灵无赖道。

  “松开,一堆人呢。”于风在她耳边轻声道。

  “噢。”司马灵松手,乖乖地站在一边。

  “咳咳,还有什么事?”于风正色道。

  “于将军,没了。”

  “那就下去。”

  “是。”古梦关跟来的旧属们互相递个眼神,憋着笑退下。

  “风哥哥。”于灵儿踮起脚,双手又挂在于风的脖子上,目光流转,“一别多日,君,可念妾否?”

  于风凤眼一挑,一边嘴角扬起,“没有。”

  “哼。”司马灵小嘴立刻撅起。

  于风觉得好笑,搂住她的腰往上一提,“那你有没有想我?”

  “你都没念着我,我才不会想你呢。”女儿家娇嗔道。

  “不想啊,不想怎么还让阿姐捎话给我。”

  “才没有。”司马灵偏过头,想要不认账。

  “你也是,写信于我只说找到了父母也不说是哪家,你呀,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

  “才不要,只有让你不省心,你心里才会记挂着我。”

  于风一乐,认真道:“我一直都念着你。”

  “我也是。”

  “和我来。”于风扯过挂在脖子上的玉手,紧紧握着,牵着她寻了个静谧少人的地方慢慢走着。

  “回宫以后过得可好?”于风一问忽觉自己是不是傻了,皇上皇后好不容易寻回的公主定然宠着,怎会过得不好,转念一想,这宫里宫外多的是人盯着这位新回宫的公主,指不定……“若有人对你不利,记得和我说。”

  “父皇,母后,两位哥哥,他们都很护着我,没人敢欺负我的。”司马灵洋溢起幸福的笑。

  “那就好。”

  “你,见过我哥哥了吧?”司马灵道。

  “见到了,姐姐刚入京没多久便来信说了越怀瑾的身份。还真想不到。”于风摇摇头。

  “是啊,谁也想不到。”司马灵也是感叹。

  “那时,皇帝因寻回了你,大赦天下以示庆贺,我就对你的身世猜测过,可偏偏你的书信中就没提一句要紧的,非得绕个弯让姐姐亲自来说。你呀,阿姐现在是太子的属官,怎能明目张胆地和我来往,自她来了以后,我们就悄悄地见过一次,她净顾着说你的事。”都没有说她自己,阿姐可瘦了几分。于风感到心疼。

  “你怨我了?”

  “哪会,这说明阿姐真的不再计较你以前闯的那些祸了。”

  “嘻嘻,以后不会了。”司马灵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大将军。”军帐内,练傲寒对薛繁拜了一拜。

  薛繁认真看着沙盘只抬头看了一眼,朝她招招手,“家令来得正好,来看看这凌阳城的地势。”

  练傲寒上前,这凌阳城和凌阳城周遭的地势都细细地搬到了沙盘上,北城外地势颇高,登上山头便可将凌阳城内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要倚仗凌阳城破敌,难。

  练傲寒开口道:“燕军占据了有利地势。”

  “是啊,”薛繁轻叹一口气,“燕军以胡春为帅,实则军令皆出自萧斥,我军重夺凌阳城后,萧斥直接从北三关到了凌阳城外,如今他们是地利、人和都占了。”

  “圣驾亲临,大晋同样占了人和。至于天时,还不知在哪一方。”练傲寒道。

  薛繁凝重地摇摇头,“御驾亲征虽鼓舞士气,但边军屡屡战败,军心涣散,用不了多久这败军颓废之气必然蔓延至全军之中,重夺凌阳城只是一场小胜,我军急需一场大胜,不然陛下挑起的这一点士气也要磨没了。”

  “师父,清和想出城一战。”清和请命。

  “不可。”

  “师父,让我带人去打一场总比一直僵持的好。”

  “打一场是能鼓舞起士兵的情绪,倘若败了呢?”薛繁问。

  “不会败。清和必尽全力。”

  “年轻气盛。”薛繁道。

  “清和将军也是想为大将军分忧。”练傲寒适宜地添上一句。

  “本王知道,小和,莫承匹夫之勇。”薛繁的语气松了几分。连日来他一直忧愁这边境战况,有时候确实没能控制好情绪。

  “我明白,师父放心。”清和自然知晓薛繁并非怪罪他,而是不愿他置身危险。

  “大将军可有了主意?”练傲寒问。

  “并无。本王在凌阳城内调兵遣将,他萧斥在山头上看得一清二楚。”他定安王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实在憋屈。

  “天时。”练傲寒冷不丁的来上一句。

  “何意?”

  “臣在想……”

  帐门外传来了喧哗声,还有刀兵相交的声音。

  “怎么回事?”薛繁问。

  “我去看看。”清和道。

  “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