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45 2019.12.03 20:01

  话一出口,那小弟子就吓得后退了几步。练傲寒离他并不远,她一定听见了。

  幽冥客冷漠地看着那地上邹仁慢慢地走向死亡,她感到无趣,更不愿那流淌的鲜血弄脏自己的鞋子,从容地退了两步,那明允弟子的评价正好入耳,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提剑再次加入了战斗,美目中透着阴冷的杀意还有……不屑。

  依照越怀瑾与练傲寒等最初商议的计划实行,樊禁盟全盘崩溃,宗乘齐被越怀瑾与于风生擒,黑衣精卫死伤过半,余下者亦被生擒,明允、忘川楼大获全胜,樊禁盟自此在江湖上消失。

  在此之前,忘川楼与明允宣战一事惹得江湖正派愤慨不已,未料却是明允与忘川楼联手布下的一个大局,得意猖狂多时的樊禁盟被一口吞下,几乎出乎所有江湖人士的意料,一是谁都想不到樊禁盟竟会在短时间内彻底覆灭。二是,正派名门明允竟会与黑道上最为诡异的忘川楼达成联盟。让人不禁感叹这百年名门不可撼动的地位,以及忘川楼的可怖诡谲。

  在江湖舆论纷纷之际,明允山上在进行着这一战的战后收尾和休息。练傲寒提出要带走宗乘齐,得到了司缎弘的同意,而越怀瑾将所有生擒的黑衣人暗中进行审问与处理。

  议事厅内,从樊禁盟总部清出的财务,各种来往文书等被平均分配与共享。

  在这紧锣密鼓的最后,众人散去,独留越怀瑾被司缎弘留下。

  “越儿,可从那些人口中问出些什么?”

  “那些都是死士,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弟子对此没抱多少希望。”越怀瑾道。

  “嗯,越儿,你在正事上师父一向是放心的,但,你的私事得处理好。”司缎弘告诫道。

  “弟子明白。”越怀瑾道。

  “你和练姑娘到底怎么了?还有那一日,练傲寒之举,着实”司缎弘也没想到那年轻女子出手会如此狠毒,“着实凶残,她和那位于公子的关系,也是……”

  “师父认为练傲寒是什么样的人?”越怀瑾反问道。

  “一开始,我觉得她是个有本事的女子,只是性格冷漠怪异,仅此而已,可依现在看来,我也看不明白了。”司缎弘叹了口气。

  练傲寒那日对邹仁的虐杀早已传遍整个山头,都说是为了那于公子,二人同院而居,关系亲密,还夹杂着一个于灵儿,而练傲寒与越怀瑾之间也越走越远,在这荒诞怪异的情况下,四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也是被传得满天飞,出现了各种震惊世俗的版本。

  “师父,傲寒是个洁身自好的,师父不会也听信了那些谣言吧?”越怀瑾试图转移重点。

  “越儿,我只问你和那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父,我会处理好的。”越怀瑾显得落寞,“但得麻烦师父整肃门风,这些事不能传出去。傲寒毕竟是个女子,受不得这些流言蜚语。”

  司缎弘的额头拧成了一团,难道这明允每代都得出个情种不成?“你更得为自己想,此事于你也不利。”司缎弘甩手走入后堂。

  “阿姐,你为何不把那些黑衣精卫也要来?”于风问。

  “都是些死士,没用。倒不如交给越怀瑾,依他的背景实力或许还真能刨问出点什么。”练傲寒又拿了一小坛酒。

  “他是什么出身?”于风问。

  “没查过,但一定出自京城的高门贵府。”

  “那阿姐之后不还得撞上他?”于风忧虑道。

  “遇上又如何,我能与一个贵公子扯上多少关系?”练傲寒毫不在意,饮下一口佳酿。

  “阿姐,”于风抿了抿嘴,“你告诉我实话,你的病……”

  “真没什么事。”练傲寒转头看向庭外。

  “阿姐,你别瞒我了,有天晚上,灵儿见到你回来,样子特别羸弱,还要白湘扶着。”

  “她看错了吧。”

  “那阿姐,看着我,再说一遍。”于风道。

  练傲寒转过头,却没有直视他。

  “阿姐,你……”于风也知该说些什么,既心疼又对她感到愧疚。

  趁着休整之际,于灵儿闲着无聊就在山内四处游玩。

  “于姑娘。”

  于灵儿回过头,“越公子。”

  “手链已经修好。”越怀瑾递上已修好的金锁。

  于灵儿大喜过望,“谢谢!”

  “于姑娘,我可否与你谈一谈。”

  明允后山溪边,两人坐在水边,许是高兴金锁修复如初,于灵儿面带笑意,还时不时往水里丢一块小石子,逗得小鱼儿们四处乱窜。

  越怀瑾看着她玩闹,“于姑娘,你是哪的人?”

  于灵儿眼睛一转,“毒门于氏呀。”

  “当真?”越怀瑾质疑道。

  “算了算了,我也瞒不了你魄渊君,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哪的人。”于灵儿把玩着顺手捡的小石子。“我很小的时候便和亲生爹娘分开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想找都没地方找。只有这个金锁,是我唯一的念想了。”

  “你会见到他们的。”越怀瑾道,“我是说,你的家人也一定在找你,你们一定会相见的。”

  “嗯。”于灵儿点点头。

  “诶,不如我认你做妹妹吧,”越怀瑾道。

  于灵儿眨着眼睛,不明所以。

  “是这样,我有个妹妹,可惜,走丢了。你和她很像。”

  “啊,那找到了吗?”于灵儿关切道。

  “应该快了吧。”

  “那在她回来之前,我勉为其难,先替她做你的妹妹。”于灵儿笑得纯粹。

  “那说好了,灵儿妹妹。”越怀瑾笑道。

  “越哥哥。”要是他真是自己亲哥哥也挺好的。于灵儿心道。“那个,既然你是我哥哥,我就和你说个秘密吧。”于灵儿神秘地道。

  “什么?”

  “其实你不要介意练楼主和哥哥,噢,是于家哥哥,走得很近。他们绝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

  原来是这个,越怀瑾笑了笑,“我不介意。”

  “不介意?难道你不喜欢楼主了吗?”于灵儿皱起了眉。

  “没有。你一个小丫头别管这些。”越怀瑾企图停止这个话题。

  “越哥哥,楼主她好像病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天晚上,她回来的时候连路都走不了,还要白湘扶着,我偷偷去看了一眼,她躺在床上盖了很厚的一层被子,白湘还悄悄去煮了一碗药。

  越怀瑾收起了笑意,练傲寒,那么强硬的一个人,她,会没事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