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291 2019.09.09 08:59

  樊禁盟大堂,宗乘齐道:“幽冥客亲自上门,是何意思?”桌子上放着两枚铢钱,于常捏起一枚把玩,“盟主已掌握多个门派家族势力,如今又将总盟迁至平陇,毗邻常和,忘川楼势力遍及江南,前来打探无非是担心我樊禁盟会压他一头。依我看,那位练楼主亲自到来,留下了这东西,应是试探我们究竟是敌是友,不如我樊禁盟趁此机会,向她示好,拉她入伙。”“忘川楼善刺杀,若要于本座不利,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派人下手,幽冥客亲自来此,只是伤了几个下属,露个身份,想来并非要与本座为敌,若忘川楼能为本座所用,则我盟势力倍增,一统江湖指日可待。”“于常到此这些时日尚无建树,请命前往忘川楼游说幽冥客。”“好,不过那幽冥客不是个好对付的主,贤侄毕竟是新来,对盟内事务尚不熟悉,拉拢忘川楼一事,还是邹仁为主,贤侄为辅,一同前往,年轻人莫要太过心急,往后有的是机会,今日起,贤侄便是我樊禁盟的副总管。”“定不辱命。”于常俯身抱拳行礼,低下头邪魅一笑,狐媚的眼睛闪过一抹光。

   v,“进去。”邹仁往大堂里扔了一个小女子,对堂上行了礼,“盟主,这女子伤了几个弟兄,但称是于老家主的女儿,属下不好处置,带回请小于家主认一认。”宗乘齐挥一挥手,邹仁随即将于氏令牌递给于常,“请小于宗主过目。”于常脸上露出惊诧,随即恢复往常,接过令牌,心道:莫不是我哪露出了破绽,宗乘齐弄个女子来诈我,令牌是真的,可没听说于达那个该死的还有个女儿。于灵儿被扔进门瘫坐在地上,埋下头,等着被父兄教训,却听邹仁称一句小于家主,心想怎么多了一个小家主,难道我那个哥哥继位了?抬头一看小于宗主是个比女子还媚的俊俏公子,根本不是她哥哥,迅速低下头,想着她伤了人,樊禁盟只有看在于家的面子上才会放过他,可堂上的小于家主并非她的父兄。于常不好下定论,又看不清女子相貌,佯装要看,镇定的走下堂,右手紧握令牌,紧得像是要把它拧断,于常走到于灵儿身前蹲下,于灵儿低着头,躲避于常的目光,见女子躲闪,于常心中忐忑。宗乘齐半天不见有个结论,“于常贤侄,这位可是舍妹?”什么?他是于常,她哥哥明明是个五大三粗的猥琐汉子,怎么成了个漂亮公子了?定了定神,明白眼前公子是个冒牌货,倒不如认他做哥哥,送他个顺水人情,也能解决自己的麻烦,于是一把抱住于常,放声大哭,“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妹妹好苦啊!”于常突然被抱住,下意识往后一躲,转念一动,抱了一下于灵儿,撩开灵儿脸上散乱的头发,是个满脸泪花的娇俏丫头,“灵儿你怎么跑这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在家等我回去吗?”“我就是想来见哥哥。”“灵儿,你怎么这么傻呀。”“兄妹”二人抱头痛哭。堂上二位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宗乘齐想那二人许是刚死了父亲,又难得见到亲近之人,才如此伤心,劝慰道:“这兄妹相逢乃是喜事,贤侄莫要伤心。夜已深了,不如安排舍妹在此住下”“多谢盟主,我会安顿好灵儿的。”于常抹了抹脸上的泪,站了起来,行个礼,“扶”起灵儿下去了。

  宗乘齐在于家来前给他们准备了一个单独的院子居住,院中守卫也是于常带来的,于常一只手紧紧“牵”着“妹妹”进了院子,示意所有人戒备。刚一进房,灵儿使劲甩着被“牵”着的手,“你松开我。”“呵。”于常松开了手,“姑娘真是好演技。”“你也不赖。”灵儿揉着被抓的手腕,“你是谁?”“于氏新任家主,于常。”“得了吧,我的兄长我不认得?”“实话告诉姑娘,于氏父子已死,姑娘要是还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就乖乖待在这院子里,我必善待。”“死了?死的好。”于灵儿竟一脸兴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于常看着那灵动的笑容,莫不是刺激太大,疯了?“看什么看?奇怪我死了父兄还这么开心?”于灵儿忽然上前,两手挂在于常的脖子上,踮起脚,把脸凑到她面前,“我的好哥哥,你放心,我不会拆穿你的。”于常揪起她后背的衣服,把她从身上扯开,“姑娘死了父兄竟如此开心,还认我这个假哥哥,说说,姑娘是为了什么?想要什么?”于灵儿扯过椅子坐下,“他们是你杀的?”“是。姑娘不想报仇?”“我要好好谢谢你,那两就是个畜生,死了活该,至于我刚才在堂上认你,一呢,自然是为了我自己。二,是因为哥哥你,”于灵儿送上一脸的娇笑,“够俊俏。”“我知道自己有多好看,用不着你提醒,好好说话,否则,我杀了你。”于常两手环抱在胸前,明明带着调笑气息的语调却含着杀意。于灵儿心中咯噔一下,玩过了,“好哥哥,你就看在我刚才帮了你的份上,饶我一命,你妹妹我刚来就死了,哥哥不怕那个盟主起疑心?”于灵儿后半句说到了于常的担忧,于常一步一步地接近于灵儿,一股压迫感和恐惧感袭来,逼得她起身向后退去,于常慢慢靠近,顶着一脸妖孽的笑逼得她退到墙角,一手轻拍到墙上,吓得于灵儿闭上了眼,眼前一片黑暗,只觉得有股男子的气息扫在脸上,鼻尖传来一股甜甜的香味,有点腻,却让人沉迷其中,欲罢不能。于灵儿睁开眼,有些畏惧地看着面前这精致狐媚的脸。“我暂时不杀你,你就在这好吃好喝的住着,别惹出乱子,不然,”于常偏过头靠着于灵儿的耳朵,轻而温柔地说,“我会让你和你的父兄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说完转身要离开,“等……等等,”于灵儿拉住于常的衣袖的一角,“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叫灵儿?”“你手上金锁刻着一个灵字,你的名字里应该带着一个灵字,既然做戏就要做全套,在堂上众目睽睽之下唤你灵儿,才更让人信服。”“好吧。”于灵儿微微低下头,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失落。于常扯了扯袖子,于灵儿才注意到,松开了手。于常关上了房门,对亲信道:“童原,查查这个于小姐,让于氏剩下的人管好自己的嘴。”“是,宗主,忘川楼传来消息,幽冥客要见您。”“噢,我没去找她,她先找上门来,我料她还未离开平陇,去查查她的行踪,咱们提前会会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