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62 2019.10.07 12:30

  厅门被一脚踹开,好啊,邹仁也在,深夜密谈,练傲寒是早改了主意,有了和樊禁盟联合的心思,自己怎么那般蠢笨,他要是早一步察觉,小羽怎么会……他真恨自己怎么就信了这个女人!越怀瑾持剑攻向二人,练傲寒抢在邹仁前应下越怀瑾的剑招,剑锋雷厉,练傲寒躲闪着将越怀瑾引出大厅,越怀瑾早已被仇恨控制了理智,她要躲他就追。练傲寒料定今晚越怀瑾会找她报复,邹仁的到来打乱了她的原计划,她现在得先让越怀瑾离开,不能让邹仁有抓住他的可能,或者发现他们之前的关系。练傲寒将他引到府内布局开阔的地方,只要越怀瑾翻过院墙就能离开。越怀瑾挥剑砍去,练傲寒一个下腰躲过,他带着满腔的怒火和愤恨疯劈向练傲寒,练傲寒也不再躲避,拔出长剑回击,两柄宝剑相击,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双方不约而同跃起,斗转腾挪,淡蓝与深红交织,一个满身杀意,一个满腹算计,谁也不让谁,势均力敌。赵羽拖着虚弱的身体下床走了两步,从小窗远远地的看见了越怀瑾和练傲寒竟然打了起来,赵羽在窗边呼喊:“哥……”白湘以最快的速度点了他的穴,将他拖离小窗的视野内。月光下,大柱隐藏了一个人的身形,却露出了那人的影子。邹仁在监视,那她该怎么结束这场争斗,再让越怀瑾完好无损地离开。越怀瑾招招朝她的要害刺去,不行,他们实力相仿,要分胜负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要让邹仁放心回去禀报,她只有这一招了。

  两剑缠斗不休,练傲寒看似难以抵挡越怀瑾猛烈的袭击,不再缠斗将剑抽回后退,忽然停下,长剑朝她刺去。她不抵挡也不躲?越怀瑾终究犹豫了,在长剑即将刺中时一手收剑,转身一掌打向练傲寒的胸口,这一掌来势汹涌,练傲寒暗运内力做好了准备,这次她怕是要受重伤。他一掌送在练傲寒的胸口,千钧一发之际,越怀瑾收住了大半掌力,可余下的功力仍震得练傲寒气血沸腾,不由得退后。越怀瑾变了脸色,他的心乱了,他不忍,不,这是杀他弟弟的凶手,他为何要心慈手软?趁他迟疑之时,练傲寒将手指放在嘴边吹了几声口哨,越怀瑾再次举剑,忘川楼的侍卫已经层层围来。练傲寒忽觉胸口的那一掌的痛楚竟与十二年前的感受相仿,那一天让她刻骨铭心的痛她绝对不会忘。为什么?疼痛让她不由自主地捂了一下胸口,越怀瑾举剑的手微抖,趁着包围的侍卫尚未动手,借着身旁的树木一跃,翻过院墙离开。

  邹仁持刀冲来,四下张望,“人呢?”“走了。”练傲寒瞥了他一眼,昂首挺胸走开,“送客。”

  练傲寒直接去了主室,“主上。”白湘道。只见赵羽一动不动地坐在窗下,练傲寒道:“怎么了?”“赵公子看见了越公子,我只能点了他的穴。”“嗯。自行处置。”气息仍旧紊乱,练傲寒回了卧房调息。樊禁盟内,邹仁将所见的一切如实报于宗乘齐,“依你而言,今日袭击幽冥客的应是司缎弘的得意弟子,赵羽的师兄越怀瑾。”宗乘齐思索道,“明允弟子一辈中的佼佼者,功力非常,幽冥客到底什么来历,挨了他一掌还能够气定神闲?这两人还真是旗鼓相当。”

  赵羽想不明白,哥哥要是认定一个人,就会对她千好万好,为何会与练楼主动起了手?白湘解了他的穴道,扶他上床休息。“白姑娘,今夜究竟发生了何。”赵羽问。“哼,我怎么知道。”白湘没好气道。“白姑娘。”赵羽想要再问却被白湘打断:“你就别问我了,我只知道我家楼主明明是救了你的命,你哥哥反倒打上门来,这是讲的是哪家的理?”白湘着实气不过,主上救了人却要被越公子误会,越公子平日内看着明理,对主上也好,只是听了外头的言语就要不分青红皂白来伤害主上,主上也真真是信错了人。听白湘一说,赵羽恍然大悟,练楼主那一掌是要“杀”他,今日传到外头的消息就是他死在了练楼主手里,所以哥哥今夜才会和她动手,楼主为何不与哥哥说清?只要哥哥见到自己就能解开误会。而白湘在那时封了他的穴,练楼主也同意了她的做法,她为什么不让哥哥见到他,为什么要让哥哥误会她?算了,这女子是出了名的善谋,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透,这事还是丢给哥哥去想。有这精力还是想办法逃出去好让哥哥知道自己还活着。赵羽抬头,只见白湘搬了张椅子坐在他床边盯着他,他再一次想运起内力,只有心口的掌伤给了他回应,没了内力,还有内伤,他怕是连白湘都打不过,只能另想主意。

  越怀瑾回了客栈,忙将佩剑扔在一边,他是不是伤了她?越怀瑾你清醒点,她根本不是你所认为的善良姑娘,她是救过你,但也杀了小羽!他的内心怒吼道。不对!他与她比过武,练傲寒的身手他自然清楚得很,今夜她看似是躲不开实际是故意的,她为什么要硬生生受他一掌?这其中是否有隐情,但他也亲眼看见小羽倒在她的手下,练傲寒究竟目的何在?呵,那又与他有何干系?不论如何,她欠小羽的必须还!越怀瑾重新拿过长剑。

  卧室内,练傲寒运调内力为自己疗伤,她很清晰地体会到越怀瑾那一掌纯阳功力带来的伤痛,这种感受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她三岁那年也是相似的一掌差点要了她的命,那种疼也一直纠缠她到现在,想来二人的内功心法应出自同门,但当年伤她那人所练的功法与越怀瑾截然不同,那人是无比的阴狠毒辣,那个人会不会是……不应该,他应该不知道她和弟弟的存在,气海翻涌,罢,治伤要紧,练傲寒努力平复心神,运转内力。

  一夜之间,各人在各自的心思中度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