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54 2019.11.23 18:35

  明允客苑内,练傲寒将一件新制的黑色锦袍收好,“湘儿,京城那都安排好了吗?”

  “主上放心,一切皆安排妥当,只待主子前去。”

  “嗯,此处事了后,我想先回一趟闽州。”说到此处,那沉静的眼神中才有几丝活力,透着希冀。

  “那尊上见到您一定会高兴的。”

  练傲寒嘴角微动,说实在的,她都不知给他在外头添了多少烦忧了。

  沐承悦一死,樊禁盟在明允的唯一一根线就此断了,萧斥神龙见首不见尾,宗乘齐根本不清楚他的行踪,熬过了几日,宗乘齐耐不住性子,天明之时,突然集结了大部分主力下令突袭明允。

  于风猝不及防接到消息时迅速派童原前去报信,却不料宗乘齐下令在突袭前不准任何人离开。

  那公子在自己的书房内来回踱步,“可恶!”若非那日沐承悦横生事端,他就将布署图送给了阿姐,此时樊禁盟怕早已不复存在,哪还有跳脚的机会。

  “宗主,我们该怎么办?楼主那怕是没有准备。”童原道。

  门外一侍卫低声禀报道:“主子,邹仁悄悄派人在院外盯着咱们。”

  邹仁这一出倒让于风下了个决心,鬼魅一笑道:“邹仁不是起疑了吗?那咱们就坐实了他,也算是告慰他这些日子的辛苦。”

  一旁的于灵儿眼珠溜转,脑子在不断思索,这么长时间于风虽未和她说些什么但她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明白于风是站在哪一边,“哥哥是要借这次突袭脱离宗乘齐的掌控吗?”于灵儿用脆生生的嗓音发问道。

  “对。”于风这才注意到这小女子,他这一大帮子人都是刀枪剑雨里闯出来的,要想借突袭之时此杀出去投奔忘川楼那倒是轻而易举,可这小丫头连三脚猫的功夫都没有,可得想个法子把她安全送走。“童原,待突袭发起之际,我带人突然反击杀宗乘齐一个措手不及,你借此机会带人护送灵儿离开。”于风正色道。

  “是。”童原领命。

  “哥哥,你要送我去哪?”这……他还没想过,于灵儿也跟了他几个月,他之前并未提她的以后打算过。

  “你想去哪就去哪吧。”于灵儿跟着他已经不安全了,倒不如让她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好了。

  “于风!”于灵儿拍案而起,“你如今要脱了于常这个皮,我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你就要一脚把踢出去?”

  “灵儿!你可知继续跟着我有多危险?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继续护着你。此次突袭之后,便是明允和忘川两手与樊禁盟进行最后的生死决战,我必然相助忘川,到时,我怎顾得了你?你倒不如离开这是非之地,过自己的小日子,我也不再约束你,你也快活。”

  “我不要!”于灵儿高声道。“我就要跟着你。你要是要赶我走,我立刻出门嚷嚷告诉宗乘齐你是谁!”于灵儿威胁道。她明白于风是为她好,可她不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离开他,何况这几个月她早已对于风……少女的情窦初开更不允许她离开于风。

  于风气上头,也懒得和她多做口舌之争,指着于灵儿道:“来人,给我把她绑了,待突袭之时找个偏僻的山坳扔了!”

  “你敢!”

  “我怎么不敢!”于风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堂堂一宗之主的气势压得于灵儿连脾气都发不出。

  侍卫正要上前,于灵儿往后躲去,扔出最后的杀手锏,“你,你要是扔了我,我就不活了!”于灵儿大眼一睁,眼泪刷着就往下流。一哭二闹,在这种情况下未尝不是最有效的办法。

  “你别闹了。”于风皱起了眉。

  “我没闹,我阿娘死了,亲生父母又不知道是谁,这几个月还不是你养着,你都不要我了,我能怎么办?我什么都不会,你叫我一个人怎么活?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于灵儿哭得鼻涕眼泪糊成一团。于风虽知她这随时耍无赖说哭就哭的本事,可见她一个小姑娘哭成这样,他终是于心不忍,从袖中掏出一方手帕往她脸上抹去,“别哭了。”

  “我就哭,哇……”

  于风翻了白眼,无奈道,“我带着你还不行吗?”

  “好。”于灵儿瞬间收住眼泪,两手死死抱住于风替她擦眼泪的手臂,生怕他又反悔。

  “那之后我们是要去找练楼主的,你不怕她?”于风的口气松了许多。

  “不怕。”于灵儿扑闪着大眼无辜地望着他道:“我只怕你甩了我。”

  “你跟我,以后的日子可不像现在这么好过。”

  “没关系,我只要跟着你。”这不带任何目的的话语听进于风的耳朵里硬生生让他生出了负罪感,若他真半路把她送走,似乎就成了一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了。咦,他在想什么呢?童原和几个侍卫见此情景,小声地发出嗤嗤的笑声,“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于风转头喝问道。

  “没……”童原憋笑憋得满脸通红。“都给我去干活。”

  “是……是。”几个侍卫识相地转身就走,刚走了几步又退回询问道:“宗主,我们该做些什么?”

  “一群蠢货,去,把该带的东西都带上,待宗乘齐杀到明允山下,带着所有的人反将他一军。”

  “那灵儿姑娘呢?是否需要派人保护?”侍卫问询道。

  于灵儿摇了摇他的手,于风低下头,但见那泪痕未干,眼中尚带着水珠的脸望着自己,“算了,我亲自护着她。

  “是。”众人退下。

  于风轻轻推了推挂在他手上的人儿,“松开。”

  “我不松。”

  “松开--”于风拉长了音调。

  “我不松。”于灵儿娇声道,还将满脸的泪渍朝那光滑的衣袖上蹭去。

  “弄脏了,你洗。”

  “我洗就我洗。”

  “好了,松开,我这一堆事。”

  “不要。”

  “我说了,我不扔下你,我带上你。”于风无奈。

  “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别想甩开我!”

  随她吧。

  樊禁盟的主力尽皆开拔,“于氏”的人马暗中传递着最新的指令。于灵儿跟在于风身后,寸步不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