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20 2019.09.02 14:01

  谪仙般的公子拨开人群,“住手!”打手停了下来,一个小厮朝他看去,“你谁啊?我们百花楼的事你管不着!”公子撇了他一眼,绾儿只看见一个人影朝她走了来,恍惚间她以为看到了仙人,一双手将她扶了起来,她浑身好疼,头也好晕,靠着那精壮的手算是站住了。“这位公子莫管闲事,这是我们百花楼私逃的姑娘。”妈妈看那公子打扮像是有些来头,倒不敢太过张狂。“朗朗乾坤,你们这是草菅人命。”“我家买的姑娘,就算打杀了到府衙去,我也是有理的!”妈妈伸手就去拽绾儿。白衣公子轻轻一拂袖甩开了女人的胖手,一股劲扫得妈妈后退了几步,众小厮连忙扶住,“你,你可知百花楼是谁护着的?”妈妈夺过小厮的鞭子气急败坏朝绾儿抽去,公子伸手接住,“我买了。”“哟,公子好大的口气,您看这丫头可是好品相,至少值个一百两。”一百两买一个小丫头,围观众人分分评论,这丫头怕是会被带回去打死,谁会愿意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花这般多的钱。谁知公子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众人哗然,妈妈收过银票,顿时笑容满面,本只是想呛那公子多管闲事,既然有一百两不赚白不赚,“谢谢公子,谢谢公子,有空来我们百花楼玩呀。”白衣公子玉雕的脸上写满了嫌恶,妈妈乐呵呵地带人走了,围观的人也在震惊中散了,绾儿又惊又怕,浑身疼痛,只看到眼前是白色衣裤的大腿,晕了过去。

  客栈上房内躺着刚出虎口的丫头,谪仙公子搭了脉,眉头一皱,取出银针,有条不紊地扎在绾儿心口的几个大穴上,护住心脉。

  上房内用一道檀木镂空屏风将房间隔成两部分,外头会客,里头休息。房里点着宁神的熏香,小火炉上熬着药,香薰的味道与药的苦香交杂着形成一股特殊的香味。绾儿醒了,躺在又大又软的床上,盖着上等绸被,身上居然不怎么疼,但浑身没劲,努力了几下才坐了起来。屏风后白衣公子走出来,端着一碗粥,公子在床边,把粥放在床边的小案上,轻牵过绾儿的手,两指搭在脉上,“还疼吗?”绾儿摇了摇头。“吃点东西。”公子端过粥,绾儿伸手想拿起汤勺,手背上几道交错的鞭痕有些肿起,看着像几条爬虫,狰狞得很。公子心中不忍,“我来。”舀起一勺,吹了吹才喂给绾儿。一小碗热粥下肚,绾儿身子也暖和了些。白衣公子修道出身,何曾带过孩子,想着门中的小辈没有不怕他的,怕吓到这刚逃过一劫的小丫头,连声音都放柔和了许多,“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绾儿”“还记得家在哪吗?”绾儿点了点头但又马上摇了两下,“没了。”“那家里还有什么人?”“娘亲死了,弟弟丢了。”绾儿低下头。公子一看戳中了绾儿的痛处,不知该如何安慰,便不再盘问了,想着既然家里人都不在了,就找户好人家送养了罢,可孩子的病难治,就这样送走等于是害了孩子,罢罢罢,还是先带在身边。

  夜晚的客栈十分静谧,静得仿佛没有一丝人气,屋里的熏香不知不觉混进了几丝甜腻的香味,白衣公子从茶案上起身,一闪身坐在床边,往绾儿嘴里塞了一粒药丸,捂住绾儿的口鼻,轻声道:“别闻,是毒烟,待在这,无论听到什么不要出声,不要出来。”

  屏风后传来木门轻微的嘎吱声,公子快步绕过屏风,冷漠地看着来人:“何事?”“师兄,好久不见,来看看你……死了没?”门边的男人放下黑衣流金披风的兜帽,一脸狡黠加邪魅,周身带着鬼魅般的杀意,与公子的谪仙气完完全全截然相反,一双丹凤眼带着恨意与笑,倚在门上看着公子。“莫九邪,一路跟着我有意思吗?”公子依旧冷漠。“宁易,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要什么吗?”“释天诀只传少掌门,而你早已连重华宫的弟子都不是了。”“宁易,现在是我好声求着你要,别逼我翻脸。”公子看了一眼那快要扭曲的脸平静地看向别处。“你……”莫九邪气上心头,换了个语调到“这新制的幻迷烟如何?现在全客栈的人都睡下了?你能屏住呼吸,可他们,不能。半个时辰内要是没有解药,他们都会在美梦中死去。对了,屋里头还有个小丫头吧,不知道那么小的孩子能不能承受的住。”阴阳怪气的语调听了能起一身鸡皮疙瘩,“我大慈大悲的师兄,这一客栈的人你来得及救吗?”“把毒解了,这次,我放过你。”“师兄还是那样不可一世。对了,师兄,你尚未成亲,连孩子都有了,这,是犯了戒律的,你可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莫九邪又是一脸看似担忧的样子。宁易自小在道门长大,少有情绪波动,平白被污有了私生子换他人早就动了手。莫九邪毫不客气直接进屋在背对屏风的椅子上坐下,“来了这么久,师兄也不请我喝杯茶?”宁易也在旁边的位置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莫九邪一口饮下。“解药。”宁易终于开了口。“这东西怎么可能轻易给你,师兄你……”莫九邪手中的杯子滑落,一杯茶下肚,竟压制了他的真气。

  听着外面的动静,绾儿壮着胆子爬下床,茶案上放着一把小刀,绾儿颤抖着双手把刀拔出刀鞘,两手执刀,小手微微发着抖,从屏风一侧摸了过去。宁易望着窗外的夜色,“茶里泡了些七补散,对解毒清热大有益处。”“不可能,枉你是个正人君子,如今也会下毒了?”“确是七补散你常年炼毒,防范得再好炼毒时总会吸入些毒气,日积月累也早已和体内真气融为一体,七补散本是大补之物,药力极猛,一杯就能压制了你体内积攒的毒,但也等同压制了内力。宁易起身从他绣金黑袍中搜出一个拳头大的瓷瓶,打开闻了闻,带着瓷瓶站在窗旁,阵阵凉风吹过,宁易趁此将瓶内的药粉散入风中,风儿吹向客栈,客栈内的人便可解了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