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28 2019.11.16 16:48

  客苑内,练傲寒将于风送来相约一见的字条烧毁。

  “主上可真是料事如神,沐承悦那果然有动静,随潞又下山了。”白湘道。

  哼,这沐承悦是耐不住了,他要怎么做?“随潞那安排人了吗?”

  “安排了,主上放心。”

  约定的时间一到,为避免樊禁盟的人发觉自己的行迹,于风悄悄从靠近后山的小路上了明允。“阿姐,近来可好?”一见到练傲寒,于风掩饰不住地欣喜。

  “一切安好。”练傲寒道,“风儿,十二年前袭击我们的那个人就是沐承悦。”

  “什么,竟然是他!阿姐,我看得出他不是一个好东西,但他为什么要杀我们,何况,何况那个人还是他的师兄。”于风既震惊亦不解。

  “我查过,其实与沐承悦最为要好的师兄弟就是那个人,我也不明白他为何要杀我们。”练傲寒将自己发现的证据条条据据都与于风讲了一遍,“他派随潞下山,有一伙人接应了他,那一伙人不简单,把我派去跟踪的人都甩开了。”

  “八成是萧斥的人。”于风道。

  “我亦认为。”

  “对了,阿姐,我忘了说,我刚刚上山时觉得奇怪,后山的守卫太过松散,我很轻松就避开了他们。”

  “什么,明允弟子不敢玩忽职守,怕是有人调了守卫,去看看。”练傲寒心下警铃大作。

  二人往后山赶去,却听得喊杀声一片,立刻加快了脚步。后山荒芜,少有人踏足,也只有些值守弟子在那,依照于风所言,想是有人调走了值守岗,那与人发生争斗的只会是巡逻小队的。

  靠近后山越偏僻处,惨叫声连连,当练傲寒和于风赶到时,明允弟子已所剩无几,一队黑衣人占据了上风。他们的装束与在江北遇上的黑衣人一般无二,练傲寒正欲上前救人却被于风拉回,低声道:“阿姐,不对劲。”

  两人躲进草丛之中,但见沐承悦和随潞也身处其间,意外的是他们手起剑落杀的是明允弟子。虽早知沐承悦叛敌,但万想不到他会明目张胆地手刃同门,明允弟子只剩几人,皆已身负重伤,鲜血将弟子服染得殷红,“快去报信。”一个弟子喊出最后一句话后就倒了下去,再也起不来了。

  练傲寒心有不忍,手已握紧剑柄。于风搭住阿姐握剑的手,“这些都是燕军精锐,还有萧斥和沐承悦,光凭我们,打不过。”说话间,那最为年轻的明允弟子奋力奔逃。

  沐承悦正欲动手,忽然气海沸腾,心跳加速,眼前一黑,用剑支撑才没有倒下。那小弟子已经负伤跌跌撞撞也才跑出几步,随潞见机将剑抛出,一剑惯胸,不过十四岁的生命瞬间消逝,临了,那尚稚气未脱的白净脸蛋被口中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他转头看向那平日里敬重的和煦如春风般的师叔,“师叔,为什么?”他不解,也没有得到答复,闭上了眼。

  那一地的尸体中只剩黑袍人,沐承悦,随潞站立。沐承悦朝那黑袍人揖手:“将军。”

  “沐先生,好久不见。”黑衣人道,“不知找本座有何要事?”

  “我让你来,没让你来此杀人。”沐承悦语气中隐现了怒意。

  “呵,我本来是没准备杀人,可偏偏让这群人撞见你我相见一事,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你杀起同门不也毫不手软,既然已经杀了又何必再端出这一副伪君子的嘴脸。”黑衣人嘲讽道。

  “我把后山的守卫几乎都调开了,可你带这么多人上山,那动静能小吗?能不引人注意吗?若不是被他们撞破,我怎会杀了他们?”

  “其实说到底,沐承悦,你也是为了你自己,赖不着我。既然已经如此,咱们也别去计较了,说说,找我来,什么事?”

  “我要你杀了练傲寒。”

  “杀她?她在明允,你动手不是更方便,何必要我出手?”黑袍人道。

  “练傲寒要不明不白地死在明允,掌门必然彻查,若是死在你手里,没人能说什么?”此时沐承悦脸上写满了算计。

  啪啪啪,黑衣人鼓掌道,“不愧是明允的长老,咱们合作有十几年了,你在明允不但没有人怀疑,这位子反而也是越坐越稳了。不过,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樊禁盟有内奸。”此话一出,草丛内的两人心头一紧,只要沐承悦说出是谁,他们可就是前功尽弃了。

  “是谁?”黑袍人问。

  “只要练傲寒一死,我立刻告诉你。”

  “沐承悦,你当我傻吗?这内奸应该是练傲寒的人,若练傲寒死了,那内奸除与不除于我而言无关紧要。”

  “那加上江渡如何?只要你杀了练傲寒,我一定能让明允让出江渡的控制权。”沐承悦狠下心道。

  “一言为定。”黑袍人带着人撤离。

  “随潞,检查一下,不能留有活口。”沐承悦吩咐道。

  “是。”

  “沐承悦还真够谨慎的。”于风道。

  “否则,他那伪善的面皮怎会十几年都好好贴着。”练傲寒道。

  随潞在尸体中巡了一圈,“师父,没有活口了。”

  “快走。”

  “沐前辈这就要走了?”于风和练傲寒从草丛内走出,“这还有两个活口呢。”于风道。

  “你们都听见了?”沐承悦死死盯着这二人,心中大为震惊。

  “是。”练傲寒已现杀意。“沐承悦,你为何要杀我?”

  “练傲寒,你早就该死了。”见已暴露,沐承悦倒也不想再装了。

  “十二年前,就是你?”

  “看来,你已经查到我身上了,所以,你才要待在明允?”

  “我入明允后才知。”练傲寒道。

  “你怎么发现的?”沐承悦倒有些好奇,隐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却被这丫头拆穿了。

  “沐承悦,你倒还有闲心问这些,这么多年,你为何偏要抓着绾绾不放?”于风反问道。

  若不是想知道当初内情,他恨不得将这害得姐姐痛苦一辈子,害得母亲不得不回京的人千刀万剐了!

  “呵,我与你说不着。”沐承悦倒不甚在意于风,“练傲寒,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她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她要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无冤无仇?”沐承悦笑出声,“我与你是无冤无仇,可我与你父亲有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