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15 2019.12.13 18:26

  这女子的实在聪明,“不论我是何身份,我今日只想奉劝你一句,莫蹚朝堂这摊浑水。”

  “我偏要蹚。”练傲寒一副能奈我何的样子,着实气人。“越怀瑾,不论你知道多少,都当作不知道,否则,我要是真栽了,第一个攀咬的一定是你。”练傲寒语气狠戾道。

  越怀瑾微微一笑。

  练傲寒被他这一笑,笑得不明所以,他的底牌到底有多大?“说正事,你是哪家的?或者说,你为哪家而来?”

  “你迟早便知。”越怀瑾不欲与她继续争吵,“回哪?我送你。”

  “闻圣街,明园。”

  一路无言,各怀心思。

  马车停下,“主子,到了。”

  练傲寒径直下车入府,在她快至府门之时,越怀瑾才探出头,看了她一眼,白色的背影一入府门便左转消失。柔弱的身躯在这宽大且厚实的衣物下更显单薄。他是越来越看清她要做什么,她布的局也越来越大,其间迷雾重重,更有荆棘毒刺横生。

  “回宫。”越怀瑾放下车帘。

  “薛繁,御史台呈文,说你至今不立世子,有违礼法,要你早日立念儿做了世子。”一个打扮儒雅,暗色锦衣,华而不俗的中年男子道。

  “御史台连我家谁继承都管?”薛繁对那般只会口舌之争的庸腐嗤之以鼻,“这又是哪家看我碍眼,给我找的麻烦。”

  “不是我说,各家像你这年纪,早就立了继承人,有嫡立嫡,无嫡立长。”那男子道。

  “你让我立谁?念儿?行吗?”

  “我说,你府内没有一个亲儿子,府外不会也没有吧?”那儒雅的男子摇着折扇笑问道。

  薛繁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少开玩笑。”

  “真没有啊,”那儒雅男子笑出声,“哈哈哈,你也太正经了吧?”

  “难道你有?司马子浩,别以为我不敢收拾你。”

  “你你你,”儒雅男子作势退后几步,一副害怕的样子,“你这是犯上,是造反,朕可不饶你。”

  “亏你还记得你是皇帝啊?能不能有点皇帝的样子。”

  闲来之时的奚笑怒骂,倒让二人有了几分重回少年之感。

  司马子浩收起与年纪不符的玩乐之态,看着院里一男一女嬉笑的两个稚童,“这平静的日子没几天了。”

  “难道往常的日子就平静了吗?”

  “是啊,何时平静过?”

  秋风吹起片片落叶飞进池塘中,泛起几圈波纹。

  “起风了,皇帝陛下,你该回宫了。”

  司马子浩点点头,叹了口气,“天凉了,将军也多保重。”

  司马子浩从后门离去。

  良久,院内孩童才发现少了一人,颠颠地跑到廊下,抱着薛繁的大腿,抬头奶声奶气地问道:“爹爹,伯父呢?”

  薛繁慈爱地摸了摸男孩的头,“当然是回家了,你伯父很忙的。”

  小男孩嘟了嘟嘴,“我觉得爹爹更忙,念儿已经有好几日没见到爹爹了。”

  夜晚,宫灯亮起,御书房内传来纸张翻折的声音。一妙龄女子端着饭菜推门而入,在诸多奏折中寻了一片空位放下,“父皇,国事要紧,但父皇也得保重身体。”

  见了来人,皇帝笑着点了点头,“这么晚了,灵儿怎么还没睡。”

  “女儿,”于灵儿带着几分女儿家的娇羞低下头,“女儿想问问,问问,那件事。”

  “哈哈哈。”自家小闺女害羞的样子着实可人,“灵儿放心,等过些时日,父皇召他进京述职,他要是真有灵儿说的那千般万般好,父亲立刻把你嫁了,可好?”想着刚寻回的女儿就要嫁到其他家,皇帝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却也希望女儿是觅得了一位如意郎君。

  北境鏖战。

  朝堂上是战是和依旧吵成一片。

  相府内,云相将公文一摔,在堂上来回踱了几圈,指着大门道:“去,去明园,把练公子请来!”

  相府的人连忙套了辆马车将练傲寒接了来。

  “丞相,何事烦扰?”练傲寒才踏入正堂就见这年已花甲的老人对着一桌的公文吹胡子瞪眼。

  “你来得正好,刚送来的战报。”云相气得连声音都壮了几分,递过一份公文。

  练傲寒没有伸手去接,反而后退两步,朝云相一拜,“在下非朝中之人。”

  “无妨!是老夫让你看的!”

  练傲寒接过公文看了一遍,“又一次战败。”她陈述道。“但丞相气恼的并非边境将士,而是朝中主和的大人,可对?”

  云庚略带惊叹地点点头,看来他病急乱投医,请了个朝堂之外的人,反而可能有歪打正着的效果。

  “三次兵败使主战一派处于不利之势,要想压住主和之声,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赢一战。”练傲寒道。

  “赢一战,说得容易。”

  “在下有一计可大败燕军。”

  “快说。”

  练傲寒恭敬一拜,“在下想拿此一计换当今陛下许诺在下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丞相日后便知。”

  云庚忽发觉这练傲寒从进门起就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只就事论事,又适时提出自己的所求,这人还真沉得住气,不仅稳重,更有八斗之才,原先只觉此人不凡,今日见来,云相心中断定此人必是这浑浊的朝堂上将要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此事老夫只能上报陛下,才能回复与你。”

  “他真这么说?”皇帝大感意外,一个新出名的士子尽有此胆量,一破敌之计换皇帝一诺,还真能算计,“只是他并未说明要什么,这一诺可大可小,云相不妨再问问他究竟要些什么。”

  “臣已询问过,此人只言暂未想到。”

  “朕再想想。”

  云相走后没多久,定安王依诏令而入。

  “此事你如何看。”皇帝道。

  “狂妄,一个初展锋芒的士子也敢和你谈条件,归雁关那我去走一遭。”薛繁道。

  皇帝道:“不可,两国尚未正式开战,一点纷争就让大晋的大将军出面,这不是让北燕欺我大晋无人吗?”

  “那你想如何?咱们能用的人真的不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