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23 2019.11.25 08:37

  议事厅内,司缎弘已在等候,唐绵小羽等皆已安全撤回。

  练傲寒抱手施了一礼,不言不语在客座坐下。

  越怀瑾规规矩矩地行了弟子礼,称道:“师父,师叔。”在堂下与赵羽等站在一处。

  司缎弘看得出那练傲寒情绪不佳,夏日炎炎又穿得一身火红,却让人觉得她的四周处处在散发着寒意,于风受伤一事在场者皆已知晓,没想到他居然能让遇事处变不惊的幽冥客如此动容,可见这于风在练傲寒心中的分量可不轻。

  人已到齐,司缎弘道:“今日樊禁盟突袭,所幸我等并未损失,反倒是再次挫了那宗乘齐的气焰,这一仗也算是得胜而归。”

  “师兄此言差矣,若非突然撤退,我早把那宗乘齐砍了。”唐绵的余气未消道。

  “师叔,今日你不可能拿下宗乘齐。”越怀瑾道,“师叔与他鏖战时久也并未讨到多少便宜,这宗乘齐也是一盟之首,若真落了下风,这下属必然回援,到时,师叔是猛虎难敌群狼,且今日突袭的樊禁盟的人马中所夹杂的黑衣人刀法彪悍,实力不容小觑,伤了不少师兄弟,故弟子以为今日一仗我等并无吞掉樊禁盟的可能。”

  “哼!”唐绵气得冷哼一声。

  司缎弘对练傲寒道:“练楼主,今日于公子突然撤回可是你的受意?”

  “并非。”练傲寒也不知他为何要突然撕掉自己的伪装,好在两方配合得当,“于氏”的人也算是全身而退,并给了宗乘齐沉重一击。“不过,他所为定然有他的用意。”

  司缎弘摸了摸胡子,“接下来,不知楼主有何打算?”

  屋外烈日炎炎,屋内看似有条不紊。待众人散去,已是傍晚,斜阳未歇,午后的炎热尚未退去,余晖洒在身上也是暖洋洋的。

  明允上下明眼人也看得出越怀瑾和练傲寒的关系变得僵硬,练傲寒要走了被抓到几个小头目,司缎弘指名让越怀瑾亲自送到客苑。两人并行,相顾无言。

  客苑主室内,白湘已在等候,童原在安顿带来的人。

  一进主室,练傲寒甩开衣袍,在主位坐下,一时间,霸气十足,没人敢将这位当做普通的小女子,越怀瑾在一旁的桌案边坐下,下首的俘虏跪了一排,毕竟是在明允的地界上,这些她也不能擅自处置,就由着明允弟子在一旁。

  越怀瑾倒是十分理解练傲寒已压抑下的怒气,血脉相连的亲弟弟遭了灾,无论是谁都不会放过凶手,这些小头目无足轻重,就由着她出气解恨。

  练傲寒一声不吭,堂下的一排人不知她要做什么,且她这心狠手辣的魔女名声江湖谁人不知,最令人恐惧的不是可怕的结果,而是漫长的等待,屋内的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几个胆小的已吓得瑟瑟发抖。

  练傲寒将每人都扫了一遍,接过白湘递过的茶杯,喝了一口,带着邪气缓缓道:“有谁是跟在邹仁身边的?”

  堂下的人不敢应答,被点到的人吓得牙关发颤。练傲寒瞥了一眼就看得分明,朝左手边的人看去,“替本尊做件事,本尊饶你一条命。”

  那小头目顶着恐惧微抬起头,竟发觉那煞神已望着自己,不答应必死无疑,答应还有一条出路,“请楼主吩咐,小的万死不辞。”

  “识相。”练傲寒肯定道,“带他下去,本尊自有用处。”

  那人被带下后,堂内又没了言语,压抑之中更产生了一股死亡的恐惧。“至于这些嘛?”那些俘虏在练傲寒眼中似乎就是个物件,“杀了算了。”

  “楼主饶命啊……”堂下求饶声混一片。

  “留着你们与本尊有何用?”练傲寒看着自己白皙的手掌,略有无奈地道。

  “求楼主饶了我吧……”“小的愿为楼主效忠……饶命啊……”

  “安静。”练傲寒压低声音吐出两个字,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堂下的人无不惊恐,闭上了嘴,匍匐在地,等待裁决。

  “你们,至少是个领头管事的,只要你们能说些有用的,本尊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

  堂下的人如获大赦,纷纷磕头谢恩。

  一个男子入内,身后跟着一个目光涣散,无神的女子。

  练傲寒一看见那女子本已压下去的怒火噌得一下又重新燃起,“练楼主,我……”不等童原说完,那一抹红影如鬼魅一般在他眼前闪过绕到于灵儿身前,“你还敢见我?”

  见到眼前这女子,于灵儿眼中才凝起一点精神,她全然感受不到练傲寒的怒火和恨意,上手就扯上她的衣袖,“风哥哥,风哥哥,他怎么样了?”于灵儿带着哭腔追问道。

  “你好意思问?”

  “楼主,求求你,你告诉我……”

  练傲寒心中悔恨不已,她早已提醒过这个惹事精留不得,小风却不听她的劝偏要把这祸害带在身边,她就不该由着小风,就该强行把这祸害送走,小风今日就不会受此一难。

  于灵儿缠着她追问,练傲寒也不回应,右手用力虚握成了爪状。

  童原知道练傲寒一向看这于灵儿不舒服,此时更是怒火万丈,忙上前想拉开于灵儿,“灵儿姑娘,不可无礼。”

  话音未落,那纤细的手腕如闪电一般伸出,捏住于灵儿的脖子,用力到本就苍白的手背露出了几道青色。

  “楼主!”童原惊呼道。

  “退下。”练傲寒怒喝道,面具下露出的眼睛已发了红,散着强烈的恨意,童原被这一喝惊得不由自主的退开,声音也低了下去,“主上,她可是……”童原也不知该如何说,生怕他一句没说好这于灵儿会死得更惨,他轻手轻脚地后退,离练傲寒有点距离后,连忙奔向内室。大小姐此时的状态与他家宗主杀灭于氏报师仇时万分相像,这时候,其他人无论说什么都是听不进去的,更会火上浇油。

  于灵儿被掐得喘不过气,两手下意识地去扒那锁住她喉咙的手,嘶哑地低声道,“放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