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53 2019.10.06 13:59

  屋顶上的三人俱是震惊,“阿……呜”,越怀瑾迅速捂住唐瑶的嘴,唐瑶悲痛不已,想要挣开师兄的手,已失去理智的她碰落了一片瓦。瓦片落地,发出破碎的声音。邹仁朝那看去,“屋上有人,给我抓住!大批侍卫冲向出事的地方,越怀瑾不再捂着瑶儿的嘴,“阿羽!”唐瑶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后昏了过去。“带她回去。”越怀瑾将唐瑶塞给路书,蒙面飞身而下,朝人群杀去,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他都不会放过,还有赵羽,他必须带走!忘川楼的侍卫此时挡在幽冥客的身前形成一道人墙,白湘也拔剑在她身旁警卫,而赵羽就倒在她的脚边。越怀瑾朝她杀去,樊禁盟的人也源源不断地杀向他,阻挡了他的去路。越怀瑾招招狠辣,血已经染上了他的衣袍,溅上了他白皙的脸庞,他已杀红了眼,脸上身上都沾染了血,很是吓人。原先的明朗少年,此刻狠厉得如邪魔附身。

  见他朝姐姐的方向杀去,于风提剑上前与他对招,阻拦他的前进。二人对阵如同死敌相见,所出皆是致命狠招。樊禁盟的人已倒下一片,因为于常的丝缠他并没有往练傲寒所处的位置靠近几步,现在他带不走小羽,路书和唐瑶也已走远,他醒过神,他不能赔在这鏖战之中,他还要带小羽走,给他报仇!“呀--”越怀瑾挡开于风劈来的剑,纵轻功自房顶离去。“给我追!”宗乘齐给为首的亲信使了个眼色,那亲信便带人追去。他虽蒙了面,但看他的衣着,身影,练傲寒一眼便知那是谁,自他出现,练傲寒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眉宇间闪过几丝隐忧,她从未见过如此怒恨,如此凶狠的他。他,看见了。“也好。”练傲寒看着天际淡淡地道。

  由于都是樊禁盟的人在前拼杀,忘川楼的侍卫只管保护主上,倒没有一个负伤的。樊禁盟的人开始清理现场,于风抖了抖衣袖,擦去混战时被喷溅上的血迹。宗乘齐走向庭院中,“本是要给楼主接风,谁知杀出一个刺客扰了兴致,楼主莫怪。”“按说你我已算是一家,宗盟主又何出此言呢?”练傲寒道。邹仁伸手探在探赵羽鼻下,已没了呼吸,又摸了他的颈脉,“盟主,死了。”练傲寒往赵羽身上踢了两脚,轻蔑德道:“这么就死了,没用,没劲。”“既然死了,就拖下去埋了。”“诶,不行。”练傲寒暗理着发梢,仿佛在说一个玩笑般,“埋了太可惜了,不如把他分尸了,再一块一块地送到明允,算是我幽冥客的一份礼,相信明允山上的几位前辈肯定喜欢,也好叫人知道这就是挑衅我忘川的下场。”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幽冥客简直是魔女中的魔女,这几句话听得宗乘齐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她这么一做等同于宣告江湖忘川楼与明允的敌对关系,正好如他所愿,“那就交由楼主处置。”忘川楼的人将赵羽的尸首拖走。

  “练楼主初到平陇,本座招待不周,不如楼主就在盟内住上几日,看看这平陇的风土人情。”宗乘齐想将她留下。“本尊听说平陇挺好玩的,此次来本就想留下小住两日,所以来之前就让人备好了住处,就不叨扰盟主了。”“也罢,本座便派些人过去伺候楼主,楼主是客,不能怠慢了。”呵,这宗乘齐还想往她身边塞人?“不必了,”练傲寒朝身后一挥衣袖,忘川楼侍卫便向前走了一步,“这次来本尊不是没做准备。”宗乘齐听得出她话语中强烈的威胁意味,若强行派人只会惹恼了她,依她刚刚的行事作风,不知会做出什么举动,只得陪笑道:“是本座多虑了,楼主莫怪。”“哪里,应是本尊要谢谢盟主的盛情才对。盟主若有吩咐,直接派人告知本尊,即可。”练傲寒柔声道,这声音语调并非女子天性的温柔,而是--阴柔。

  出了樊禁盟,练傲寒乘车去了临时备下的宅院,忘川楼的侍卫训练有素,迅速在四周值卫戒备,将宅院围得如铁桶一般。主室内,练傲寒在床上的人的脖颈处按了几下,随即在靠近肩胛处停下,灌入内力,手指向外一抽,一根银针从脖颈处飞出,又用相同的方法从他的心脉上也取出一枚细小的银针。银针刚一离体,原本的“死尸”立刻有了呼吸。意识在慢慢清醒,床上的人模糊地睁开双眼,不等看清周遭就觉得有东西涌上喉咙,他朝床榻外偏过头,呕出一口污血,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清醒了几分,只见床榻旁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在盯着他,“练傲……练楼主。”他虚弱地喊出声,他记得在练傲寒触碰他时感到了刺痛,再之后就挨了她一掌,什么也不知道了。白湘端来刚熬好的药,“喝了。”练傲寒命令道。赵羽只好挣扎地爬起,接过药碗,一口吞下,这药苦得他的脸都扭曲了。“你盯着他。”练傲寒起身离开。“主上放心。”白湘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羽十分茫然。“赵公子,主上不让多言,你只需要知道你已经没事了,等外头风声过去,主上会送你回明允的。”

  “来人。”

  一个卫队长上前,弯腰抱拳,“主上。”“今夜的刺客不必阻拦,上报即可。

  “是。”

  是夜,邹仁前来。

  “让他进来。”

  忘川的侍卫将邹仁引进大厅。“楼主初到平陇,盟主担心您不适应,特意派邹某前来看看。”邹仁道。“那就多谢宗盟主的好意了。”该死的,这宗乘齐还是不放心,深夜派人来探访,他要是撞上邹仁就麻烦了。

  时间差不多了,那人也该来了。卫队长依照主上的吩咐值夜,却迟迟没有发现刺客的痕迹,不料一抹蓝色的幻影已潜入了宅院。樊禁盟已在江湖上传出赵羽被幽冥客一掌打死的消息,那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小羽做错了什么练傲寒要杀了他?还是说幽冥客就是一个魔女,根本不顾这些日子的情谊,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得出。她可以向樊禁盟示好,这与他无关,但不能动他的兄弟!此时的越怀瑾又悲又痛,更有一腔的愤怒。宅院正厅内还亮着灯火,越怀瑾提剑闯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