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84 2019.10.03 13:42

  书房内,“主上,宗乘齐来书欲再与忘川联合,并为邹仁自作主张一事道歉,想邀您去平陇,以示诚意。”“做好准备。”“是。”门外侍卫禀报道:“侧门处有人持忘川令求见主上。”凡持忘川令者可向忘川楼提出一个要求,只要在允许范围内都会满足,而持有忘川令又知道侧门的,只有于风。“快请。”练傲寒道。

  来者是于风的亲信童原,满脸焦急神色,对着练傲寒行了一礼,看了白湘一眼,“无妨,何事?”练傲寒道。“大小姐,明允弟子赵羽被邹仁抓了!据说是给您的大礼,今日将连夜押往平陇。宗主让我速速来禀,请您做好打算。”赵羽被擒,那越怀瑾呢?“只有赵羽?”“是。”练傲寒稍安了心,不对,阿风为何不自己来?“你主子呢?”“今夜随邹仁回平陇,宗主让我转达您说他会暗中照顾好明允的人。”“好。你先回去。”抓了赵羽送给自己?前些时日她打消了宗乘齐想吞并自己的野心,后来她放出消息忘川要找明允的麻烦,是为了告诉宗乘齐她与樊禁盟有相同的目标,给他一个可以联合的台阶。邹仁可以在常和抓到赵羽,说明他们的行踪已在他的掌握之中,若是她与明允暗中联系已被发现,那宗乘齐早就与忘川宣战,但并没有。那么要将赵羽作为大礼便是试探,他尚未确定她与明允究竟是敌是友。但在常和,她想掩去赵羽他们与忘川的联系易如反掌,邹仁不可能发现,如此想来,宗乘齐要把赵羽带到平陇,又请她去,是要她在平陇染上明允弟子的血,与明允成为死敌,她于平陇动手,那么外界就会认为忘川与樊禁盟已为同盟,届时强敌在外,再激起名门正派的愤怒,她就不得不与樊禁盟达成合作,甚至要依附于宗乘齐,这一招确实巧。“湘儿,速去小园,明允的人不能再出事。”

  傍晚时分,越怀瑾来到客栈,房内传来女子的呜咽声,他推门而入,唐瑶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瑶儿,谁欺负你了?”越怀瑾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师……师兄。”见到师兄回来,唐瑶哭得说不出话,越怀瑾转看向路书,“小公子被幽冥客抓了。”“傲寒抓他?怎么可能?”越怀瑾丝毫不信。“师兄,你……你看。”唐瑶拿出忘川楼的令牌,“我……我和阿羽在街上玩,忘川楼的人突然就要抓我们,阿羽让我走,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应该……应该被抓了。”忘川楼在江湖传闻中就是一个炼狱,不知赵羽还……还好不好,唐瑶不敢多想。“瑶儿,没事,师兄在,师兄会把小羽带回来的。你先好好休息。”越怀瑾给了路书一个眼神,二人走到房外,“路书,此事当真?”越怀瑾仔细看了看令牌,确实不假,但只是忘川楼普通侍卫的。“属下不敢妄下定论,但我们的人去出事的地方查探过,确实有忘川楼的侍卫抓走了人。”路书道。“我去找傲寒,你留在这保护瑶儿。”越怀瑾刚要走,“等等,你来此,可是发生了何事?”“噢,属下差点忘了,平陇传来消息,过两日将请幽冥客至樊禁盟重新商谈联盟。”“知道了。”越怀瑾快步离开。

  “主上,我带人去了小园,园内没有一个人。”白湘道。不对,被抓的只有赵羽,那越怀瑾和唐瑶呢?“主上,还有一事,今日我们的卫士在街上与一男一女两人斗殴,但下面排查了一遍,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时,所有人都各司其职,也各有人证,此事实在蹊跷。”忘川楼的人什么时候敢随意在街上动手,事后也不上报?今日?赵羽被抓也是今日,事后越怀瑾他们不在小园,可见那个地方他们已经信不过,“不对,今天街市斗殴的不是我们的人。”练傲寒道。“怎么可能,主上,我们的人怎么冒充的了?”白湘难以置信。“之所以没人能成功冒充,是因为忘川除眼线和刺客外出入有严格的衣着要求,而衣服上特殊的暗红色外人根本做不出。”练傲寒饮尽杯中酒,“我们的人丢了几个。”“是为了衣服!”白湘惊讶道。“湘儿,你暂留在常和,处理那几个弟兄的后事,我马上去平陇,此事不准告诉任何人。今晚有人来,一律回我不见。”“那是否要派人保护越公子他们?”“不用。”“这……”主子怎么会不关心越公子?“他不简单。”

  练傲寒策马而去,一路连夜狂奔。被擒的只有赵羽,那么逃走女子就是唐瑶。樊禁盟的人冒充忘川楼只抓了一个,就是让一个回去报信,好坐实了她的罪,也撇清了他们关系,只要她在平陇杀了赵羽,外界会直接认为是她在向樊禁盟示诚。她小看了宗乘齐,现在必须赶在联盟前处理好这件事。

  越怀瑾赶至忘川楼却被侧门的守卫告知幽冥客不见任何人。事关赵羽,他必须找练傲寒问清楚,守卫无法只好请了白管事来。“越公子。”白湘见礼道。“我要见你主上。”“主上不见客。”“让我进去,我有事必须找她问清楚!”越怀瑾横举起手中的剑,今日他定要把小羽带走。“越公子还是请回吧,在这动手没有任何用。”若小羽真在此处,就算他杀进忘川楼也难将他带走,傲寒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何时见客?”“不知。我等只是下属,还请公子莫要为难。”他既见不到人,耗在这没有任何用,只能离开。

  平陇,已近辰时,练傲寒赶在邹仁等一行人到达之时埋伏在樊禁盟内,眼见着赵羽被押入堂后又被押往一间院子,那屋子守卫森严,想悄无声息地进去是不可能。她只好转移目标,寻找住着于氏的院子。

  客栈内,“君上,属下在那等了一晚,直到天明之时见到忘川楼驶出一辆马车,带着大队人马离去。”“她要去平陇,你保护瑶儿也到平陇去,我到时再和你们汇合。”越怀瑾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