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326 2019.09.30 08:16

  “君上,现在江湖上疯传小公子惹怒了幽冥客,忘川楼要找明允的麻烦,属下该怎么做?”路书道。“去查查从哪传出的风声,幽冥客不会与明允为敌。”“是。”“让我们的人不要出面与樊禁盟为敌,天机阁还是隐藏实力和目的的好。”越怀瑾出了客栈,正碰上在大街上游逛的赵羽和唐瑶,“哥。”赵羽喊道。“快回去。暴露了怎么办?”越怀瑾道。“不会的,哥,我们才出来,来常和都没好好玩过。”赵羽委屈道。“师兄,你就让我们玩玩嘛。”唐瑶道。“算了,仅此一次。”越怀瑾温和的说,“要是平常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不一样,出门在外,万事小心,早点回来。”做长兄的对弟妹终究是疼宠的,“哥,你今日就和我们一起玩吧,整天待在那园子里多无聊。”赵羽道。“我可不像你这么清闲,过些天我再带你们玩。”越怀瑾拍去赵羽肩上的灰,“早点回来。”没几天清闲的日子了,就让他们好好玩玩吧。看着大哥沉重的背影,一人远去,显得落寞。不知他心中藏了多少事,从小哥哥总带着他们跑下山,师父师叔责罚,哥哥总是一人承担,永远护在他前头。他忽然觉得哥哥已经疲倦了,还有现在一团乱的局面,赵羽感到自责,他都帮不上哥哥什么,要是……算了,也不知她是不是对哥哥有意。

  忘川楼已彻底改换了布防,如今当真是铁桶一般,宵小鼠辈尚未靠近就已经被暗卫解决。书房内,“萧氏,哼。”女子浑身皆是肃杀之气缠绕。“主上,北境有几批不明人马在大量收购粮食,萧氏已加高了粮价,但收获颇乏。”一男子站在练傲寒五步远的地方,年近二十,高大俊朗,对主上十分尊敬。“萧氏囤粮一事暂放,查那几批人。”练傲寒道。“是。”男子退下。那男子走出书房,一对巡逻的侍卫经过,恭敬地行礼道:“花黎总管。”

  这忘川楼的守卫比上次严密多了,光光是靠近就费了好大劲,一个紫衣华服的公子拿一条黑布遮住面容,借着忘川附近的房屋顶,驾着轻功跃进忘川楼,顿时,忘川楼的上空箭雨纷飞,响起警报的哨声,除看守侍卫外,大批侍卫冲向报警处。好大的胆子!练傲寒出门查看,只见箭雨之中紫衣飘飘,长剑出鞘扫下诸多箭矢,准备迎接侍卫的围攻。“住手!”练傲寒喊到。箭雨顿收,紫衣人终于在院内站住了脚,华贵不失风度。周围一堆的人他仿佛看不见,兴高采烈地跑向练傲寒,“绾绾。”“进来。”练傲寒不等他扑来,转身回了屋。门外,大批的侍卫撤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阿姐,你……”于风刚张嘴,练傲寒冷冷地打断:“门不能走?”“阿姐,”于风贴了过去,“想给你个惊喜嘛。”“你从小就爱找刺激,死性不改!”练傲寒由他靠过来,放缓了语气,“以后不许这样,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有多危险,万一我不在,你……”练傲寒说不下去。“阿姐,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练傲寒露出极难见的柔和,“下次走侧门。”“好-”于风拉长了音调,“阿姐,有吃的吗?”“想吃什么?我做。”“玫瑰饼-”“那不能当饭吃,”练傲寒将桌上的东西整理成一摞,“你好好吃饭,玫瑰饼有的是。”

  “禀报总管,发现明允弟子踪迹。”“好。”邹仁一拍桌子,面露狠厉。“跟紧了,这可是给忘川楼的大礼!”

  练傲寒亲自下厨,在忘川简直是千年难得一见,众人纷纷好奇这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牌面,但谁都不敢造次,雅室周围的侍卫仆从全部退下,没有人知晓那屋内发生何事。桌上都是些南方小菜,清淡可口,于风横扫一片,他自跟了师父便住在云山间,山高天寒,冬日更是刺骨寒风吹个不停,住在那的人没有不吃辣,不嗜辣,这些菜中没有一丝辛辣,虽不对他的口味,却也觉得好吃,不一会就下了一碗米饭,练傲寒嘴角似有一丝上扬,往于风的碗里又添了一些菜。“阿姐,灵儿的事你就别怪她了。”“你把她关好,别让她惹事。”她看得出阿风在意那于灵儿,只怕于灵儿在他身边又会惹些风波,若是必要,还是除了的好。

  邹仁的心腹一路尾随至小园眼见着赵羽唐瑶进门,“快去禀报总管。”一人回去报信,几个人各自找了个隐秘之处观察着园子里的动静。

  于风审视着房内的摆设,与忘川楼整体的装扮相比这可以说是另一个天地,练傲寒推开房门,手里拎着一个大食盒,“阿姐。”“等走的时候,把这个带上。”练傲寒将食盒放在桌上。“阿姐。”“怎么了?你想说什么?”练傲寒在弟弟身边坐下,于风扑闪着凤眼看着姐姐道:“阿姐,你的病……好了吗?”练傲寒躲闪过于风的目光,“没事了。”姐姐的神态虽然淡定,但不敢看他的眼睛,她从小就这样,很难对亲近的人说谎,没事了?这句话能有几分真?姐姐不愿说,他也不好深究,他宁愿当年姐姐没有推开他,那现在至少不用替他受罪。

  黄昏已至,于风拎着满满一食盒的玫瑰饼,迈着悠闲的步伐回到他的小院,童原已等候许久,“主上,邹仁在书房等你。”“什么事?”本是惬意的一天,这邹仁突然到访可真是煞风景。“他没说,只是执意要等您回来。”“知道了。”于风朝书房走去,没人看得出这公子哥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哥哥。”见到于风,于灵儿小跑到他面前。“灵儿,身上有带脂粉吗?”于风道。“啊?”于灵儿迟疑了一下,“有。”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巧的脂粉盒子。于风接过,将食盒塞到灵儿手中,“帮我收着。”遂沾了许多香粉往自己身上撒去,“哥哥?”于灵儿不明就里。“回房去。”于风递回脂粉盒。

  于风推开门踉跄地跨过门槛,靠在门上,一股浓重的女子香粉味扑面而来,他浑身上下突显着沉醉和疲惫,慵懒地道:“邹总管,今日怎么有空来找我了?”眼前这浪荡的公子哥引起邹仁极大的不满,这浓到呛人的香味一闻便知刚从哪回来,盟主居然派这么个废物来!“于家主,”邹仁压着内心的火气,“盟主有令……”“邹大哥,”于风懒散地打断他的话,“这常和你还没好好玩过吧?整天忙着那些事有什么乐子?盟主也不在这,你就放松放松,没什么大不了的。”“于家主,”邹仁加大了音量,“盟主现在需要能够废去内力的毒药!你好好准备!”邹仁气愤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