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216 2019.10.28 09:16

  越怀瑾和练傲寒交互了下眼神,“这叫网开一面,你若真要将他们绞杀殆尽,那邹仁必做困兽之举,和你拼个玉石俱焚,咱们得付出更多的人手和时间。何况连邹仁都狼狈不堪地逃离江北,这樊禁盟的军心必然会受影响。”越怀瑾解释道。“原来如此,哥,寒姐,这昨晚分而击破的主意谁想的?”赵羽还真好奇这二人谁更胜一筹。越怀瑾道:“我们一起想的。”这突袭粮库,假令调兵确实是他二人一同的主意,但在围攻邹仁的事上,两人各持不同的意见,练傲寒认为应将樊禁盟在江北的势力连根拔起,彻底地挫了他的锐气,而越怀瑾却主张放他一马,让他这败军之气在樊禁盟内传染,但必然还会在江北留下几个樊禁盟的耳目爪牙。二人的想法皆有利弊。

  邹仁带着残部一路奔逃,连夜上了渡船才发现于常丢了。“总管,我们要去寻于家主吗?”此时的邹仁狼狈不堪,哪来的闲心去管他:“那个没用的东西丢了就丢了,寻他作甚!”

  天机阁内,忙了一夜,各人各自休整。赵羽追了邹仁一晚虽有倦意,但耐不住心中的疑虑,敲开了书房门。“小羽,忙了一晚,你还不去休息?”越怀瑾道。“哥,我有事问你。”少见赵羽这般面带忧虑,一本正经。“怎么了?”越怀瑾放下手头的事,关切地看向赵羽。“哥,寒姐长得很美。”“你就为了说这个?”越怀瑾感到莫名其妙。“我是想问回去以后她会是什么位置?”“我的妻子。”他果然猜中了,哥哥已然是情根深种,“若论容貌她嫁你不成问题,但她的家世呢?围绕在我们身边的美丽女子何其之多,寒姐就算再美得出尘也担不得你的正妻之位。”赵羽刚见她的真容时便觉得她美得夺目,是与那些庸脂俗粉截然不同的美,这样的女子男人一旦爱上必会视若珍宝,何况是他这位哥哥。

  越怀瑾道:“我想娶谁还轮不到那群腐朽之辈做主。”

  “那父亲总做得了主。”

  “父亲会接受寒儿。”

  “是,但父亲不会接受一个江湖女子做你的正室,你的妻子真的不可能随你做主。我怕……,哥,这事在我心里憋了很久了,我怕你会为了寒姐丢了你的位子。从小到大有多少人盯着你的权位,那些心怀叵测之人巴不得你这么做。”

  “小羽,那你说怎么办?”

  “你可以娶寒姐,我也只认她这一个嫂子,但你的正室必需出自权臣世家。”

  “我不想让她受委屈。”

  “那哥哥应知你要面临多大的麻烦。”

  “我知道,但是,小羽,一个女子若将自己的终身托付与我,我必不负她。至于那些腐朽早就该清了,那群虎视眈眈的人我也会处理掉。”越怀瑾已现肃杀之气。

  “哥,父亲半生都没能解决,你……”赵羽怀有质疑。

  “小羽,就因为父亲已经花费半生的心血,他们也已无最初盛势,我们这一辈要做的就是彻底将这毒瘤除去,这也不仅仅是为我的私事,于公,此举更是利国利民。”

  “哥,你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吧?”

  “对,小羽可你愿意助我吗?”此刻的越怀瑾完全脱了平日的年少气,这,才是深谋远虑的魄渊君。

  “哥,不论你要做什么,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赵羽毫不迟疑,坚定万分。

  自赵羽来了一趟越怀瑾也没了困意,不知不觉间已漫步至花园,院内琴声悠然,也不是什么名曲,只是普通的南方小调,调子常见却弹得动人心扉,仿佛真的身处在曲中的悠闲世界。“寒儿。”越怀瑾嘴角微扬。练傲寒停下弹琴的手,“怀瑾。”

  两人一同在园中走着,百花盛开,一对璧人游走其间,真真是风景美如画。许是感到疲乏,两人在秋千上坐下,越怀瑾牵着练傲寒的手,五指相扣。“寒儿。”一旁的人不应声。越怀瑾转头一看竟是睡着了。越怀瑾轻声一笑,想要起身却发现练傲寒不愿松开他。本想抱她回房睡,既如此,就在此处休息吧,她也难得睡得如此香甜,练傲寒睡得深沉,身体缓缓像一旁倒去,靠在越怀瑾的身上,就这样直至天黑。

  天光正好,童原带着人不断在街上搜寻一个女子。此时越怀瑾和练傲寒正在街上游玩,童原等不敢大张旗鼓只是暗中焦急搜找,但二人依旧敏锐地察觉到街上的紧张气息。“这是谁的人,是要找什么,都上大街搜了?”越怀瑾道。练傲寒远远地看见童原,低声道:“是于常的人。”“不会是前晚出了什么纰漏,于常丢了?”越怀瑾怀疑道。“不可能。”练傲寒心下一紧,要是前晚出事了童原早就来报她了,今日又是为何?二人也不多言,练傲寒径直去寻童原问个清楚。“童原,可是出事了?”童原看了越怀瑾一眼,对练傲寒行礼道:“练楼主。”越怀瑾转过身走远了几步。童原低声道:“禀大小姐,于灵儿把宗主的一块玉符偷走了,宗主快气疯了,把我等全派出来找那于灵儿。”“玉符?”练傲寒瞪大了眼,“可是一块墨白交加的?”“是。”又是这个于灵儿,练傲寒心头火起,早让风儿小心着那丫头,他偏偏要把这个祸害留在身边。见大小姐阴着脸,童原心内替于灵儿捏了一把汗,此事这宗主可能会放过她,大小姐可不一定,能将两位主子都惹得动了气,这一次她的麻烦真大了。“搜。”练傲寒低沉地道。“是。”

  “怀瑾,我要找到于灵儿。”练傲寒面无表情道。“我立刻派人去找。”练傲寒点点头。“在那,快追!追!”于风的人听到呼喊向同一处追去。练傲寒正要去追,越怀瑾拉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跑,“这边。”

  于灵儿没命似的跑进偏僻的小巷里,边跑边回头张望,一转头眼前一黑直接撞进一个男人的胸膛。于灵儿抬头一看,竟是越怀瑾,这前有狼后有虎,暗道糟糕,忽想起这人还欠着自个人情,放下心来,喘着气:“帮、帮我甩开他们。”越怀瑾挡住她的去路,摇摇头,“不行。”“什么?”怎么说也是个名门正派的大弟子竟然恩将仇报。“于灵儿。”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于灵儿侧头一看,一双冷冽的眼睛在盯着她,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魔……魔女。”于灵儿忽然觉得腿有些发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