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39 2019.12.25 13:34

  薛繁情真意切地朝她拜了一拜。

  “将军,下官受不起。”练傲寒连忙还了一拜。

  薛繁摇摇头,“我不论这些身份,我只是个做父亲的,今日,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这一拜,你受的起。”

  “举手之劳而已。”练傲寒推谢道。

  薛繁道:“家令大人以身相护,何仅仅是举手之劳,我感激不尽,定安王府必以厚报。”

  “将军客气了,这位是将军的小儿子吧?”练傲寒问。

  “正是家中幺子薛清念。”薛繁拉过薛清念,“还不快去道个谢。”

  小公子也有模有样的抱手弯腰行了一礼,“谢谢……”小孩儿好像想到什么,顿了顿,“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练傲寒如常的语气道:“不必。”

  练傲寒的语气一向偏冷淡,薛清念还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

  “这是什么?”来正在清理乱成一团的士兵拾起一本破烂的奏本。

  练傲寒一摸衣袖,却不见名录,这已被前来救人的马蹄人脚踩的稀烂的纸张不就是吗?

  “殿下恕罪,臣不小心将名录毁了。臣再写一份可行?”练傲寒行礼请罪道。

  “这怪不得你。”薛繁道。

  “叔父说的对,你再写一份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司马越道。

  “是。”练傲寒朝司马越和定安王拜了一拜,“臣衣冠不洁,可否先请告退?”

  刚刚抱着孩子在地上滚沾了不少泥土,这一身白衣已变得灰一块,白一块。

  “去吧。”

  定安军营安在城外太子来此一是巡视,二是为出征鼓舞士气,并非一日便可完成,为了省去来回的麻烦,司马越早已吩咐要在定安军内待上几日,军营中也已为殿下和随行侍臣备好了营帐。

  练傲寒将脏污的白衣换了一身。天色逐渐暗下,练傲寒用过送来的晚饭后重新开始拟写名录,一旁的脏衣很是碍眼,她放下笔一把拿过那脏衣,看了看污渍,心内的感觉难以言说,她救这孩子时什么也没想,只想着救人,可这孩子偏偏是……她救他做什么?

  这个念头一冒出,练傲寒便将衣服一扔,她怎能有如此恶毒的想法,孩子有什么错,就算他是……她岂能因为他的父亲和他出生的日子去怪罪他呢?

  “是我,可以进来吗?”司马越敲了敲营帐帐帘旁的柱子。

  练傲寒收起脏衣,重新回到桌前写着名录。“殿下请进。”

  司马越闻言才敢入内,身后跟着那薛清念。

  “殿下带他来做什么?”

  “小念说之前被吓懵了,谢得没有诚意,所以再来谢一次。”司马越道。

  “不必的。”

  “清念谢过大人救命之恩。”薛清念朝她拜了一拜。

  “小公子不必多礼。”

  薛清念挠挠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你?”

  “什么怎么叫?小念你想问什么?”司马越道。

  “我不想喊他家令大人,我总觉得他像家里的哥哥姐姐们。”

  “噢,是吗?那你就把她当家人待不就行了?”司马越道。

  “可是,可是,”薛清念看向练傲寒,“我不知道该叫你哥哥还是姐姐。”

  练傲寒一惊,手中毛笔使劲一顿,在纸上留下了一团墨迹。

  “清念,你说什么?”司马越也被吓了一跳,练傲寒扮男装也不是一两天了,就连他爹和叔父都没看穿,这小孩……

  “不可胡言。”练傲寒朝薛清念走来,语中含带威胁。

  “我确实分不清了,我觉得你更像姐姐们,身上有香味,可是又是穿男子的衣服,我真分不清了。”稚嫩的声音无意中说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念,有香味就是女子了吗?男子也是用熏香的。你可千万不能乱说,包括和你爹爹,知道吗?”司马越哄道。

  “知道了,是我错了,家令哥哥,对不起,你别生气。”薛清念道。

  “不会。”练傲寒道,“但千万别在外头这么说。”

  “嗯嗯。嗝-”薛清念打了个饱嗝,尴尬地咧了咧嘴。

  “你晚上吃多了罢?”司马越问。

  “好像是。”

  “出去走走,消消食,傲寒,你也一起吧。”

  “是。”

  薛清念在前头蹦蹦跳跳地嬉闹着,司马越和练傲寒在后头慢慢走着。

  “终是孩子,白日才遇到危险,才多久就忘了?”练傲寒感慨道。

  司马越看着她,面具下,目光明净,眼梢淡淡连成一线,流露几分不易察觉的羡慕。

  “毕竟是孩子,无忧无虑的,可人终究是要长大的。”

  “是啊。”

  “你对这孩子有些奇怪。”司马越道。

  “没有,我性情一向如此而已。”练傲寒掩饰道。

  “念儿。”薛繁唤了一声。

  “爹爹。”薛清念跑了过去,抱住薛繁。

  “叔父。”

  “将军。”

  “嗯。”薛繁颔首示意。“天晚了,你们早点歇息,明日营中还有一次武训。”

  “是。”

  “念儿,你也该回家了。”

  “我不回去。”清念抗议道。

  “听话。”

  “我不要。”薛清念甩开薛繁的手往往司马越和练傲寒身后躲去。

  “小念,听叔父的话,军营不安全。”司马越道。

  “我不想回去,一回去就要被先生压着背书。”

  见司马越也不帮着自己,薛清念便往练傲寒身边躲去,刚一触碰到练傲寒的衣襟,他便如针扎一般飞快避开。

  “哥哥。”薛清念委屈地垂下眼。司马越拉过清念解释道:“小念,他只是不习惯被人接触。”

  “念儿,明日你还有课。”薛繁道。

  “啊-,我不想去。”薛繁直接揪过他的后襟领子,“必须去。”

  “噢。”薛清念再不情愿,也只能乖乖应下。

  “将军可真是疼爱小公子。”

  “哪有?”薛清念反驳道。

  “做父母的哪有不疼爱孩子的。”薛繁放下平时的严肃,看着清念微微一笑,多了些亲切慈爱。

  “是啊。”练傲寒勾起嘴角一笑。

  薛繁似乎从这戴着面具的脸上看到几丝讥讽,他的话也有哪里觉得怪怪的。再一看,这夜幕下,白衣飘飘,如遗世独立,带着天生的疏离和冷淡,与平常并无不同。许是自己多想了,薛繁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