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96 2019.11.11 12:44

  夜幕已落,白湘呈上一封书信,“主上,花总管那已准备就绪,只待明日隅中之时。”“嗯。”练傲寒接过书信,观阅了花黎的安排,点头同意。“禀告主上。”忘川楼的探子回禀,“主上,公子已将樊禁盟前来的所有人马暂留山下,约定明日巳时上山。”“嗯。”皆不出她所料,“让公子小心。”“是。”

  巳时已至,樊禁盟整装上山,宗乘齐在一队护卫的簇拥下缓缓行上山道,高头大马,好不得意。一旁邹仁相随,经历了几次打击,那趾高气扬的架势被打压了不少。唯有于常因昨夜喝多了酒摔伤了腿留在了营地。那可以称得上是奢靡的营帐内,一人靠在躺椅上,支着已绑上绷带的腿,惬意地随着躺椅摇摆,手里把玩着一个小药瓶,“灵儿做的这东西还挺有用的,省得和之前似的还得给自个一拳。”瓶口没有封好,随着摇动撒出了一些落在那修长的手上留下一片青紫好似淤伤一般。“宗主可是想灵儿姑娘了?”于风一脚踹过,“童原,你主子我想什么能是你能明白的?”童原顺着那一脚退后一步,“宗主的雄心壮志我是看不透的,至于宗主对灵儿姑娘的心思属下还是懂的。”“去。”于风朝他需拍了一掌。“看看山上打起来没,他们一打,咱们马上撤。”“是。”

  议事厅内不断有探子回禀樊禁盟的行进消息。练傲寒盯着角落的漏刻一点点地变化,几根手指轻微捻动,“时候该到了。”她的声音很低,没有人听见。

  平陇,花黎早已趁夜拔掉了樊禁盟总部附近能够迅速传信和支援的暗庄和留在外头的爪牙,时间一到由忘川楼人马形成的包围圈开始缩紧,樊禁盟内已是群龙无首,逃得逃,反抗的反抗,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花黎就如摧枯拉朽般攻入了樊禁盟。

  议事厅内,司缎弘最后嘱咐道:“无论情势如何,安全为先。”

  越怀瑾与赵羽领着明允弟子绕小路抄到樊禁盟身后埋伏,练傲寒已带着忘川楼人的人马自山上直冲而下。

  宗乘齐等已望见忘川楼的一片血红,一个小头领道:“这练楼主还算知点礼数,派人到山腰迎接。”

  那一片血红以极快的速度靠近,宗乘齐忽觉不对,脸色大变,“他们不是来迎接的!”

  话音未落,忘川楼的人早已杀向樊禁盟先头的队伍。未料到盟军会刀兵相向,樊禁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有的尚未反应过来便做了刀下亡魂,樊禁盟的人马乱成一片,宗乘齐已难以控制,逃的逃,死的死,抵抗的抵抗,整支队伍被忘川的人冲得七零八落,“撤,快撤!”宗乘齐与邹仁带着人从来时的路逃去。

  本风风光光上山的人马现在被忘川楼如砍瓜切菜般撵着打。见宗乘齐要逃,练傲寒脚下生风般持剑追赶,殷红的衣裙,衮金的彼岸花随风扬起,只见那一抹金红在人群间闪过。擒贼擒王,练傲寒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机。宗乘齐带人撤了没多远,一侧山坳处杀出了明允的人,他登时惊呆了,本以为是幽冥客要占了明允和江渡,没想到是这魔女联合了明允要在此处吞掉樊禁盟!

  花黎处,正要大举绞杀樊禁盟残部之际,一队黑衣人赶到支援,他们不做刀剑之争,只给花黎送了一封信,言明已有人马在忘川楼外等候,若尔等不收兵离去便对忘川楼发起攻击。忘川的人马被练傲寒和花黎各带走了一部分,留在楼内的只能保证日常的运营和安全,事发紧急根本来不及将周围的外部人马调回。

  忽有一人来报:“花总管,平陇暗庄遭人袭击了!”什么,看来这波黑衣人所言非虚,花黎权衡再三,“撤。”

  练傲寒持剑跃起劈向宗乘齐的后背,邹仁横剑抵挡,那一劈力道十足,劈得邹仁单膝跪地,双手握剑才挡住这致命一剑。练傲寒压根没把邹仁放在眼中,直朝宗乘齐逃走的方向追去,邹仁护主心切,也顾不得震得发麻的手,再次缠上练傲寒,他虽不是这女子的对手,但还能拖上片刻。这边练傲寒被纠缠住,越怀瑾不动声色拦路杀出,堵住了宗乘齐的去路。此时的宗乘齐发髻散乱,面目沾灰,锦衣碎裂,早无了来时的神气飞扬。

  于风带着自己的人晃晃悠悠地准备回平陇,若平陇总部还未被攻下他这内奸还得当下去,再往上加一把火。不远处一队身着樊禁盟服饰的人马赶来,“躲起来!”于风带人撤到路边,骏马驰骋而过,尘土飞扬,于风扫开面前的灰尘,“樊禁盟哪来的援兵?”

  “属下并未发现宗乘齐还有安排其他的人马。”童原也感到惊诧。

  那凤眼滴溜溜一转,“不对,刚刚过去的是燕人!”那一群人虽着樊禁盟的衣服,但那佩刀和马鞍根本不是晋人所用,他与燕军不只一次交手,他决计不会认错。“来不及通知阿姐了。”于风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所有人把衣服扯破,扮成一路逃亡的样子,去渡羲镇,那有暗庄!”

  一个明允弟子跳出替下练傲寒与邹仁撕缠,这少年一身弟子装束却用布巾遮面,打扮得好生奇怪。他替下练傲寒后,招招用尽全力,杀得邹仁节节败退。练傲寒脱了身直冲宗乘齐而去,二人都是江湖新辈中的翘楚,纵他宗乘齐纵横江湖多年也无法抵挡二人的联手,只能抵挡已无还手之力。

  一队人马杀来,硬生生从明允包抄的屏障中撕开了一道口子,“保护盟主!”那一队人操着北地的口音呼喊着。看见援兵已至,宗乘齐笑道:“练傲寒,这天不亡我,你背信弃义定招报应!”练傲寒冷哼一声,压根没放在心上,她手上沾的血可不少,报应来就来吧。

  那一队人马的驰援使早已混乱的樊禁盟顿时军心大振,原先的困兽濒死之争本就耗费了忘川和明允不少实力,这一队援军精神振奋,对战他们疲战许久的人马显然占了上风,无可奈何,练傲寒越怀瑾只能舍了宗乘齐下了撤离的命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