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204 2019.10.20 13:05

  “师兄,客房收拾好了。”明允的小弟子来报。“好的,多谢。”越怀瑾道。“怀瑾,明允有没有人少清静的地方?”“有啊,一个是藏书楼,一个是后山,还有一个你猜猜,那地方可真没人愿意去。”“是思过受罚的地方吗?”“对,寒儿真聪明,就是思过室。”“那可是藏书阁比后山人更多?”“不是,恰恰相反是后山比藏书楼人多,藏书楼是收藏历代先辈留下的修习手扎和一些鲜有的武功心法,更有禁术封存。欲进藏书楼需要提前上报获得允准后才可,且在内阅览是有时间限制的。”“这么说谁进谁出都是登记在册的?”“嗯。”越怀瑾微一皱眉,“你问这些做什么?”“你知道,我喜静,若能再看些武功秘籍也是极好的。”练傲寒看着别处的风景不急不慢道。“现在不行,藏书阁还有一条,非本门弟子不得浏览,除非……”越怀瑾拉扯音调,“你嫁给我。”练傲寒凑近轻声道“不-嫁。”说完转身就跑。“你站住。”越怀瑾大步追上搂住道:“你跑不了的。”“好啦,你陪我去收拾房间。”“好。”

  客房内,唐瑶将所有物件都细细清点一番,既是因寒姐是师兄的心上人,也是她从心底里感激她救了阿羽。“瑶儿,怎是你亲自打点,莫不是今日当值弟子偷懒了?”越怀瑾道。“师兄,不是的,我只是过来看看会不会有缺漏的物件给补上。”“谢谢唐姑娘。”练傲寒道。“瑶儿不敢当,若寒姐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告诉我。”唐瑶上前亲近地想握住她的手,练傲寒下意识后退一步,这一进一退显得唐瑶十分尴尬,练傲寒自然明白,也无借口可言,只能道:“我不习惯与他人接触,抱歉。”练傲寒站立不动,若瑶儿再上前她不躲就是,这女孩是个文静有礼,也是怀瑾的师妹,她没必要避开。唐瑶两手交叠放在腰侧笑着略掬一礼道:“是瑶儿的不是。寒姐姐不必与我客气,以后叫我瑶儿就好。”练傲寒忙应一声,“瑶儿。”虽依旧冷冰冰的,但也算拉近两个女孩间的距离。唐瑶看了眼师兄,“瑶儿还有事,就不打扰师兄和寒姐了。”

  屋内只余二人,练傲寒在四周打量一番,虽是客舍,物件也是齐全的。“寒儿可有不满意的,虽只住几日也得住得舒心,不合意的我差人换去。”“这挺好的,不过谁说我只住几日的?”“你要留下来?”越怀瑾欣喜道。“我要在明允住上一段时日。若我在明允为质,一举一动皆在明允掌控中,那么几位前辈就能信得过忘川。”练傲寒认真道。越怀瑾眉头拧起,“为质!这太委屈你了。”“不会,只不过是两方间增加点信任而已,我亲自去和司掌门说,也算是忘川的诚意。而且,住在这,不还有你吗?”练傲寒看着越怀瑾道。“也罢,有我在,你就把这当忘川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拘束,万事我挡着。”越怀瑾的眉头依旧拧着。他对她真的好,“怀瑾,”练傲寒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不论我是何出身,你都愿意和我在一起?”“当然。你知道,我根本不介意这些。”越怀瑾笃定道。“那,那外头的流言蜚语……”“堂堂幽冥客何时怕这些了?”“哼。我根本无所谓,只是,”练傲寒眼现担忧柔声道,“我只怕连累了你。”越怀瑾将她搂过,他的傻寒儿,自他打算与她在一起时早已想过后果,可那又如何,大不了就是不被江湖所容,他就带着寒儿回去,他所有的一切都会是寒儿的,到那时,谁敢置喙!“寒儿,你不用担心这些,此生能得你,是越之大幸,这些事,我来处理,只要你我够强大,那些人能拿我们如何,流言蜚语迟早会烟消云散。”他们的事一旦传出必将招致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他是正派出身,可哪条王法规定了正派弟子就不能娶魔女了?何况他的美人儿长得和天仙似的哪是魔女,那些人敢有异议就别怪他仗势欺人了!

  练傲寒靠在他怀中,不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他那冷傲的神情根本不同于平时的暖风骄阳,练傲寒尚不知越怀瑾唯有对他的美人儿是最最温和的。他爱的懂的女子也懂他爱!他,这是多么难得,他绝不会放手,两手收紧,练傲寒紧贴在他怀中。她闯荡江湖,她的师父师兄从不放心,可她拒绝了他们所有的帮助,这样就不会有人查到她与师父师兄的关系,她一步步让忘川楼扬名江湖,而她也成了让人闻之胆寒色变的魔女,就算有朝一日招到清算也不会牵连他人。练傲寒早已习惯了不连累任何人,习惯在黑暗的道路上一人独行,如大漠孤狼一般,凶狠却也孤独。越怀瑾就像天上的明月,为她这段黑暗的日子添了些光亮,自她踏入江湖,她所为之事皆是为了复仇,从未想过儿女情长,直到遇见他,他与常人不同,他心怀家国,追求正义,不为世俗遮挡双目,进退有度,爱恨分明,最重要的是,他懂自己,他是除师父外唯一信她爱她的人,她早已心许这位端方君子,他是天上月可望不可即,而今这月已在她身边,她就不许他受到那些无端的污蔑,她能做的不多,她会尽力不让她二人的事流传出去,就算流传出去,凭她的忘川也有能力将消息封锁,再给他一次脱身的机会,至于她自己,顶多再多个勾引正派弟子的名声而已。

  午后,练傲寒径自去寻了司缎弘。“司掌门,本尊愿留在明允为质,若有轻举妄动,本尊也逃脱不了几位前辈的掌心。不知司掌门可放心?”练傲寒愿身留明允,这是忘川极大的诚意,也不必担心她会突然变卦反占了明允。“好,便依楼主之计拿下樊禁盟。”司缎弘想了想,还是问出口,“姑娘,你对越怀瑾是何情义?”这,此事她如何在前辈面前说,她自小受宫规礼法教导,这情爱之事……说就说,反正她喜欢怀瑾,怀瑾也喜欢她。正欲张口,忽想起明允出了名的八条戒律,最后一条是不可私交邪魔歪道,她若说了,怀瑾岂不得挨罚?她别在腰后的手已出了汗,几根手指轻微摩擦着,正踌躇时,一人突然闯入,“师父,江北出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