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57 2019.10.09 10:28

  二人在车内小憩,也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主上,到了。”姐弟两才悠悠醒来,于风掀开窗帘,“没想到一觉睡到了傍晚。阿姐,我得走了。”于风委屈地噘了噘嘴。“好啦,你要是愿意离开樊禁盟,直接住我这都行。”练傲寒道。“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混进去的,等事情了了我就和姐姐永远不分开。”车帘掀开,于风扶练傲寒下了车,“我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于风恋恋不舍。“我会的。”于风走了两步回头道:“也别委屈自己。”练傲寒点点头。

  樊禁盟内,宗乘齐盯着黑袍人留下的手扎,“邹仁,加快动作,北边来人催了。”“是。”邹仁道,“盟主,幽冥客今日匆匆离去,当真是为了对付明允?”“幽冥客行事诡异,只要她能拿下明允,她要怎么做都可以。本座已派于常去常和盯着,你务必将东西备好。”“是。”邹仁道,“可盟主,属下认为于常并不可靠。”“为何?”“自他来平陇,整日沉醉烟花柳巷,属下担心幽冥客会利用他这一点。”“忘川与樊禁盟已为一体,无需防备,你多虑了。”与忘川楼联盟已成,宗乘齐心情大好。

  入夜,越怀瑾扣响了忘川楼的侧门,白湘已等候许久,“越公子怎又来了?”“见你家楼主。”越怀瑾身上若有若无的逼迫感压得白湘差点说不出主上的吩咐,“主上不见客。”“行,把赵羽交出来。”“赵,”白湘中气不足,深吸一口气道,“赵公子怎会在外我们这,若是因赵公子的事来问罪还是等我们楼主有空了再来。”“你家主子可安?”越怀瑾放轻了语气,眼现柔和。“自然安好。公子请回吧。”白湘行礼送客。小羽还能传出信来,至少性命无虞,练傲寒呢?她一早就赶回了常和,身上的伤又如何了?他要见她。“越公子,我忘川凡是露天空旷处已布满箭阵,公子莫要随意闯入。”越怀瑾停了停脚步,随即离去。

  “主上,人走了。”“嗯。”练傲寒在床上静坐,不为所动。“主上,赵公子的事该怎么办?”“弄具尸体切了送明允去。”练傲寒轻咳了几声。

  客栈内,“师兄,阿羽呢?”瑶儿焦急地问。“瑶儿,我还没见到练傲寒,但那暗语至少证实了小羽还在。”越怀瑾平复了情绪道,“现在小羽在她那,我虽不知她的目的,但猜的到她是想让明允与忘川为敌,我们不能轻举妄动,过了这几日她一定会见我。”忘川楼树大招风,本就树敌众多,练傲寒为何要招惹明允,这一点越怀瑾还想不通。

  别院内,赵羽被限制了行动,大院里外皆是守卫。

  一大早别院内来了人,房外传来动静,赵羽翻身上床,假装熟睡,房门打开,耳边传来几人的脚步声,“哼,就是因为他,越怀瑾不分是非就来刺杀主子,给我看紧了!”是白湘的声音,哥哥去找了练楼主的麻烦,难道他没收到暗语?糟了,那练楼主分明是救了自己,这下梁子结大了!他还喜欢练傲寒,去杀她时他这重情重义的哥哥会多痛苦,还有师门要是得知自己的死讯,必定会与忘川开战,他得赶快见到哥哥,可是现在内力全废,就是一个普通人该怎么跑出去?房门关上,赵羽起身坐起。

  午时,赵羽房内来了个送饭小厮,将饭菜放在桌上,左顾右盼寻着房内的人,帷帘后一个人影悄悄靠近,举起一个烛台朝他后脑砸去,小厮晕倒在地,赵羽解开小厮的衣服,发现小厮的腰间配着把小刀,“这忘川,连小厮都有武器。”换好衣服,他拿着盛饭菜的托盘低头猫腰走了出去。门外侍卫皆是临时调来看守的,倒也未注意这低头猫腰的小厮已不是之前那一个。

  府院大门内,白湘准备回去复命,府院的总管恭敬地送她离去。一小厮从一堆人身后绕过,刚踏上大门的台阶,门外的侍卫拔刀阻拦道:“你这小厮,鬼鬼祟祟地溜出去做什么?”这别院内关了人后,小厮仆从若无别院总管的手令是出不得门的,赵羽低头就往外冲的行迹更是让人起疑,听到声音,白湘等纷纷注意,在场的有些人认不得赵羽,白湘怎么还不认得,“抓住他!别让他跑了!”侍卫拔刀捉拿,“别过来!”赵羽拔出小刀抵着脖子。“赵公子,你现在没了内力,不可能逃得出去,还是束手就擒吧。”白湘道。“白姑娘,我现在是打不过你们,但我总能杀了我自己,白姑娘也不希望忘川楼与明允起了争端,不如放我离去。”白湘不知主上为何要对明允隐瞒赵羽的消息,但赵羽若真在这出了事,她家主上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赵羽见此步步往门外退去,白湘带人跟上,却也不敢靠的太近。赵羽退到门外,骑上早已为白湘等备好的马,飞奔离去。“让暗探去追,快!”白湘也骑上一匹马,朝忘川楼奔去。赵羽一路朝热闹的街市奔去,人越多,忘川楼的人越不会有大动作,他不知从哪顺了个斗笠,挡住自己的长相,往客栈逃去。

  “主上--”少见白湘这般不顾仪态大声喧哗地奔来,“出什么事了?”练傲寒练问。“赵……赵羽以命要挟,跑了!”白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派人追了?”练傲寒神色不改。“派了暗探。”“既然跑了,就别追了,今日越公子来,就请他进来。”赵羽逃走确实出乎她的意料,若再去抓他只会引起樊禁盟的察觉,还会得罪明允,不过这插曲对她想要的结果影响不大,那就跑吧。

  赵羽狂奔回客栈,跌跌撞撞地进了门,一把抱住唐瑶,喘着粗气,“我……我回来了。”屋里的三人俱大吃一惊。“小羽。”越怀瑾道。“哥!”赵羽放开瑶儿朝他扑去。“回来就好。”越怀瑾扶他坐下,倒了杯茶。赵羽也顾不上休息,“哥,你是不是去找练楼主了?她没有害我,是她救了我,你们都误会她了。”越怀瑾早猜到大半,却仍未完全想明白。唐瑶分明见他被练傲寒打得吐血倒地,怎么又成了练傲寒救他?“阿羽,到底发生了怎么?不是她要杀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