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82 2019.09.22 14:17

  于常十分无奈,那于灵儿衣着虽沾了些灰,但还算得上整齐,人也有些精气神,想来练傲寒是看在同盟的份上从轻处置。于灵儿起身要抱这根俊俏的救命稻草,于常止住她的动作:“行了,赶快把东西交出来。”“我……我暂时交不出来。”于灵儿挠挠头,有些心虚地道:“所以只能让哥哥帮忙了。”于常缓缓吸上一口气,平息心里起伏的情绪,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给惹事的熊孩子擦屁股的倒霉父母。“你交不出东西找我也没用!”“我,我藏在咱们住的院子里了。”于灵儿有些心虚。“藏院子哪了?我让练傲寒现在就派人去取,早些把你放了。”“那天,你回来问我有没拿了别人的东西后,我怕你生气,就半夜在院内的杂草地里随便挖了个坑埋了,当时太黑了,我也不记得具体的位置了。”于灵儿越说越虚,声音也越来越小。于常登时气得绝美的五官差点扭曲失控,他怎么会容忍这丫头这么久,她落到练傲寒的手里简直是活该,难怪要见自己才肯说东西在哪,被那女人知道自己如此看重的东西被随手埋了,恐怕就算看在他的面上也会想出法子让于灵儿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坐在书房的练傲寒淡定地喝着茶,若再寻不到母亲的遗物,她已经做好了将于灵儿碎尸万段的准备,她,真的怒了。于常也不知自己还能怎么办,就算把院子里的地细细刨了也得花上不少时间,只能道:“你在这再呆几天,别再惹是生非了,否则谁都救不了你。”于灵儿这回真知道错了,乖顺地点点头,“嗯。”“对了,你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块白色的玉璧,大概两寸大。”要在偌大的地里寻一块两寸大的玉璧,“于灵儿,你就自求多福还能找得到吧!”于常气得拂袖而去,随白凝再次回到了书房。

  越怀瑾带着师弟师妹回客栈取行李搬到了城东的小园里,地方虽偏僻些,但足够安全。三人放下行李,在大厅暂时坐下休息。越怀瑾道:“瑶儿,你觉得练楼主这个人好吗?”唐瑶想了想摇头道:“说不清,彼岸花开,幽冥有客,江湖上都说她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女,不仅心狠还擅长权谋算计,她只要布个局都能把那些江湖名士名门宗派玩得团团转,可我和阿羽夜袭忘川楼,她若是真有那么坏,不可能会因为师兄你就放过我们,还好吃好喝的招待。”“瑶儿,咱们不就在她的局里吗,她这回想把是咱们这位师兄的心算计走。”赵羽阴阳怪气地接话道。越怀瑾又往他脑门上送了你掌:“那我还巴不得,可惜人家恐怕对我没那意思。”越怀瑾有些失落。若能有一个有本事,功夫好,手艺也很好的嫂子,赵羽自然是很欣喜的,可谁让练傲寒偏偏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女?在不确定她究竟是好谁坏,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哥哥之前,他是不会接受的。唐瑶倒觉得师兄喜欢那位练楼主没什么,能够让师兄喜欢可见这女子是极好的,虽说江湖风评不佳,可师兄说过那不一定都是真的,两情相悦就是美事一桩,阿羽何必非要阻挠,看来她得好好劝说才是。

  书房的桌案上新摆着刚晾凉的玫瑰饼,散发着浓郁的玫瑰味和花饼的清甜味,这个味道对于常而言既熟悉又陌生,这香味浓而不腻,玫瑰味比普通的玫瑰饼更胜一筹,他已经十多年没有闻见了,今日的香味和当年……很像。于常也不见外,顶着一张妖精般的小脸大大咧咧地在练傲寒对面坐下,坐相也不规矩,支着一只腿支起,靠着左手支撑半倚靠在小桌案上,又恢复了平常那漫不经心且妖媚的笑容,魅惑的凤眼从点心上扫过,最后停留在练傲寒那张毫无表情且冰冷的脸上,薄唇轻启:“楼主放心,失物我必双手奉回,灵儿年轻无知,还请楼主手下留情。”与于常相比,练傲寒是一本正经地端坐着,压制住心中对于灵儿的厌恶,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一个字的回答加上半张毫无情绪的脸,于常实在拿捏不透,继续没话找话道:“明日邹仁正式登门拜访,不知楼主有何准备,可否要我做些什么?”明明是在谈正事,这话从于常的口中说出倒是像在谈论闲暇时的游戏。“暂无。若有变动,烦请公子告知。”这不阴不阳的女人实在难对付,于常随手捏起一块饼咬了一口呆愣住了,沾着饼屑的嘴角微微抽动,只是巧合罢了,于常心道,母亲都走了多少年了,他在幻想什么?这饼的味道再像也不会是的,待事情了了许给练傲寒一点好处把这厨子要来。“那是自然,请楼主放心,于常明日再来叨扰。”于常漫不经心地道上一句,心中也有了盘算,起身离座,临走时那紫色的大袖从点心上拂过。练傲寒也不与他客气,由他离去,却只见盘中的点心少了五六块。

  于常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惬意地在廊下走过,“宗主,你回来了。”童原行礼道,于灵儿不在的这两日宗主总是怒气冲冲的,今日回来却高兴的很,童原有些许欣慰,他的宗主已经许久没像今日这般真正的开心了,虽不知是为何,但他也是为宗主高兴的。“童原,带几个兄弟把院里的地全都好好挖一遍,记住一定要仔细小心,别把土里的东西挖坏,还有,别被邹仁那些蠢货知道了。”“宗主是要找什么东西?”“一块玉璧,大概两寸大。”刚还有些高兴的童原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这院子许久不住人了,院里长满了野草,要在如此宽阔且杂乱的地里找一块两寸大的玉璧,这无异于大海捞针!望着宗主远去的背影,童原大声追问道:“宗主,可有具体的位置?”“不知道,自个找。”此时的童原真想去地下问问老宗主,怎么就把位子传给眼前这位,算了,就算他不是宗主不还是自己的主子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