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84 2019.11.12 08:55

  明允山上,撤回的人马开始疗伤休息,议事厅内讨论着今日的战况。越怀瑾不甘道:“若不是突然杀出的那队人马,今日樊禁盟就应不存于世了。”

  “怀瑾,你可觉得那队救兵过于彪悍。”练傲寒一丝丝地回想当时的战况。

  “的确,而且不太像江湖上的更像是……”越怀瑾目光一闪。

  “军士。”练傲寒道。

  “而且是燕军。”越怀瑾笃定。

  “若真是燕军,那就不仅仅是江湖火拼这么简单了。”司缎弘摸着胡子,满怀忧虑,此处已是乱翻了天,那京城呢?二弟可知晓这一情况?

  “主上。”白湘送来一封急报。练傲寒阅后将信件递给越怀瑾,“平陇也出现援军。”

  “看来他很看重这樊禁盟。”越怀瑾道。

  “这说明那是他留在江湖最大的爪牙。”练傲寒道。

  “你们在说谁?”赵羽十分不解,一脸茫然。

  越怀瑾正欲开口,练傲寒突然抢道:“没谁。”一个来更换茶水的弟子退出后,越怀瑾道:“寒儿,其实无需防备,都是同门。”

  “小心为上。”

  司缎弘道:“这一战,樊禁盟也伤了元气,短时间内,他也不能再掀起风浪了。”

  “今日一战没能剿灭樊禁盟,是我的疏忽。”练傲寒自省道,“千算万算,算漏了援军,本可一举拿下,却让宗乘齐逃脱,让樊禁盟有了喘息之机,实是可惜。”

  越怀瑾安慰道:“寒儿不必自责,这计划是咱们都商议过的,谁也没料到他会出手。”

  “既然他出了手,这樊禁盟可就不好除了,大家要小心行事。”司缎弘嘱咐道。

  “幸好。于常还在。”练傲寒道。

  “你没让他撤出?”越怀瑾疑问道。

  “在他下山前,我和他议过,今日若全盘得胜他便与我回合,若横生枝节就见机行事,以我是在他下山后突然反水为由,他全然无辜,继续待在樊禁盟。”

  “噢,我明白了。”赵羽终于聪明了一回,“难怪寒姐让我蒙面出战,这样我在外头就还是死人,宗乘齐想不到咱们两家是早有勾连,樊禁盟内有寒姐的人。”

  “对。”司缎弘心下一紧,这姑娘做事实在是滴水不漏,本是所有人都认为胜券在握的一战,她居然还留有后招,这女子不似传说中的凶恶,但这诡谲难测的传闻倒是一点没假,若非越儿早一步联手忘川,练傲寒要是真站在樊禁盟一边,恐怕明允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也罢,有这女子也是给越儿添了一大助力。

  “得想个办法,不能让樊禁盟有休养生息的可能。”越怀瑾道。

  司缎弘点头赞同,“越儿说得对,一旦让宗乘齐得以喘息,我等所做便皆付之东流。忙了一天,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议事厅外,练傲寒站在高处,环顾下方的忙而不乱,唐绵清算伤亡弟子的人数,沐承悦正细心地为他们处理伤口,尽显长辈的慈爱关怀。

  “现在要想拿下宗乘齐,必须捆住萧斥的手脚让他插手不得。”练傲寒冷静道。不知为何,每当练傲寒思虑布局之时,越怀瑾总觉得两人之间有种淡漠疏离感。

  “可是我们连他在哪都不知道。”

  “抓不到他,就给他找点事做,让他管不了这樊禁盟。”

  “寒儿所言有理,而且给他找的事还得够大够麻烦,让他脱不了身必须舍得下樊禁盟,我们才能断了他这只爪子。”越怀瑾道。

  “那此事就劳烦魄渊君了。”

  “寒儿,”越怀瑾心中登时惊诧不已,又随即如常,“你怎会觉得我如此大的本事?”

  练傲寒轻抿了抿唇,“你家至少是朝中权贵,给萧斥添点麻烦不难吧?”“寒儿啊,你真放心把这事交给我。”

  “不然呢?”练傲寒转头看向他。能困住一个武将让他抽不出身的只有战事,那就让萧斥闻到这将燃未燃的硝烟,而这只有朝廷能做得到,但朝廷的决议不可能仅由一个权贵左右,这事也不可能放到明面上,只能私下让与怀瑾家交好的武官给燕国添点火。大晋朝中负责战事的朝臣中,首当其冲就是那个人,此番朝中若是那个人私下有异动,可见怀瑾与他就不仅仅是普通师叔师侄的关系,她日后的关于那人所有的安排计划一丝都不能透给他。其实还有一个问题,练傲寒一直不敢去想。

  “定不负寒儿所望。”越怀瑾含笑保证道。“不过,就算拖住了萧斥,我等要再想拿下樊禁盟怕是也只有强攻了。”

  练傲寒点头示意,“若无萧斥暗中支援,宗乘齐必做最后一搏,这一场我们胜怕也会是惨胜。”

  “至少斩断了燕国在我大晋的一只手,还是值得的。”有所舍才有所得,这一点越怀瑾一向明白。

  宗乘齐带着早已溃不成军的人马在援军的支援下逃下了明允,在撤离到暗庄的半路上遇到了被“袭击”后逃亡的于氏一干人等。宗乘齐已无心考虑其他带着所有的残兵败将撤入渡羲镇上的一个暗庄。

  那一众人马好不容易逃出升天,大都喘过一口气,忙碌着处理伤员。这一片慌忙中倒显得这于风有几分惬意,邹仁悄默地盯了他片刻,便向宗乘齐禀告:“盟主,此次大败,属下以为是内鬼作乱。”“内鬼,又是内鬼。”宗乘齐一掌拍在桌子上,桌面现出几条裂纹,那力道也震得他整只手臂没了知觉。“查了多久了一点眉目都没有,你告诉我,这内鬼是谁?”宗乘齐早已是怒不可遏。

  邹仁低下头,“这于家主之前可是和幽冥客一块待在明允的,且昨日偏生巧得摔伤了腿。这明允弟子大都中了于氏的毒,怎还如此骁勇?”宗乘齐一个激灵,他收于家只是为了他家制毒的本事,不求这于氏还能做点其他的,这整日里沉迷玩乐的公子哥甚好掌控,对于常宗乘齐倒是非常满意,难道……“让于风进来!”

  忙有侍从去请了于家主。于风一瘸一拐地进了门,原本华贵的衣襟上沾了不少泥尘,还左一块右一点染了不少血迹,原本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此时倒显得落魄不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