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80 2019.09.03 10:53

  好不容易趁着今夜风大给那么多人下了毒,本以为能以人命换取释天诀,怎料因为一杯茶功亏一篑,他不甘。绾儿看着他一手摸向后腰,取出一把巴掌大的小弩,弩上的铁质箭矢微微反着光,与弓用箭并无差别,只是插在弩内的箭身只有三寸长,那箭头和那天北山上漫天的飞箭好像,那时好多人都倒下了,还有……莫九邪举起小弩对准了正在风中撒药的宁易,千钧一发,绾儿握着刀直向他冲了过去,“啊!”剧痛下小弩落在了地上。宁易回头一看,绾儿拿着刀直刺入莫九邪右腹一侧,鲜血直流,那双白嫩的小手瞬间被染红了。莫九邪一把推开绾儿,硬是提起残余的内力压住药性,“她,怎么没中毒?”宁易接住孩子,“她吃了百草丹。”百草丹提前服下可在三个时辰内防百毒,但会使习武之人暂失内力,乃是重华宫秘药,莫九邪曾是重华宫弟子怎会不知,他的师兄不会服用,也不可能有时间给客栈内的普通人服下,千算万算,漏算了这个小丫头片子。莫九邪暂时压住药性,夺门而逃,“宁易,我不会放过你。”消失在了夜色中。

  绾儿瘫坐在地上,刀上手上都是血,吓得把刀丢在一边,宁易完全没想到绾儿居然会伤人,心中有些震惊,一脸严肃蹲下,“谁让你这么做的?”宁易一身冷傲气息,质问时更是冷得可怕。“我……”一脸恐惧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弩,“我怕……怕……你……你也……死了。”宁易才注意到地上的小弩,弩上已插好了箭矢。“娘……娘是……被箭杀的。”绾儿的小脸上写满了恐惧,身体不住地发抖。宁易登时明白了过来,把绾儿抱在怀里,江北有燕国流军四处作乱,想是绾儿亲眼看见母亲被箭射死的,才会有如此行径,宁易抚摸着绾儿的后背,“我不会死。”宁易抱着绾儿起身走过屏风,坐在床边。绾儿发着抖,死死地缩在他的怀里。他心有不忍,这样小的孩子不得不挥起刀剑,动了杀意,皆是这混乱的世道所迫,也不顾她手上的脏污,把她一直抱在怀里,直到天微微亮,绾儿才在他怀中睡去。宁易轻轻将她放进被窝,起身从水盆里拧了条毛巾给绾儿擦去手上的血。宁易想着给绾儿疗伤时从她怀中发现的玉璧,可见这孩子绝非普通人家出身。绾儿的脖颈处滑出一个铜质挂饰,上面好像刻着什么,当时急着救命并不在意,现在发现那挂饰的纹路有些怪异,宁易细细看了看,或许能通过这个纹路查到绾儿的来历,便找了张纸细细地将纹路临摹了下来。

  第二日,宁易买下一辆马车带着绾儿去往闽州。绾儿的病又发作了一次,宁易放慢了行路的速度,十几天的路程中,同样少言寡语的大人和小人倒是亲近了不少。

  掌门尊上带一个小女孩回了重华宫的消息,不到半日就已在宫内传得沸沸扬扬。重华宫乃南方众门派之首,重华尊上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宁易年少成名,惩恶扶弱,遇事沉稳,在江湖中极负美誉,十八岁接任掌门,凭一己之力带领重华更上一层楼,可见其本事之大。继位五年座下不纳一位弟子,也算是门派宗主中的异类。这位年轻尊上相貌俊俏,才华横溢,是位谪仙般的公子,浑身散着清冷孤傲的气息,天生的淡漠,惜字如金,无悲无喜,行事规矩,有礼有节,挑不出一丝错。遇乱出山,闲时闭门问道。训诫门人更是严格,门内弟子无不敬畏。重华宫规矩森严,上下清正,门内弟子皆是男儿,处处可见修道之人,有部分参悟世事者便正式出家为道,故宫中世外之人与红尘中人皆有之,为正门风清净,普通弟子的女眷也只能安置在外。尊上带回个女孩,门人弟子无不好奇,但也只是私下偷偷议论,万不敢扰了含沉殿的清静。

  含沉殿内,一位身着重华宫门下卫士服的精壮男子朝尊位上俯首行礼,“禀尊上,属下已查实该纹样乃京城薛氏家纹,薛氏子女满月时,女儿戴上刻有家纹的铜制挂坠,男子于肩背出烙上家纹。”“薛府可有孩童走失?”尊上往砚里加了点水,磨着墨。“薛府仅有二女,皆在府中。”宁易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下去吧。”

  月上梢头,绾儿睡在含沉殿的床上,宁易在一旁哄着,几番颠簸,绾儿又累又怕,夜夜噩梦惊起,宁易常常为此守到深夜。“子尘,你知不知道下头都议论成什么样了。”一个身着道士白袍的男子三步并两步闯了进来,三十左右的年纪,想是常动肝火,面色显得微青。宁易做了个噤声的首饰,给绾儿掩了掩被角,轻声离开,带着道士去了殿内的庭院。“师兄,何事?”“子尘,你带个女孩回来,还睡在掌门卧房里,这成何体统?”“四岁的幼女而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让王安查的事,那姑娘戴着薛氏家纹,薛府却查无此人,你可知为何?”“难道师兄知道绾儿的身世。”“八年前薛繁和临西虞氏女相好,那临西虞氏可是当年魔宗衰亡之际分离出的一支余孽,占据临西之地,蓄养死士,做买命的生意,早已为正道不容,薛繁自幼拜入明宇门下,却恋上邪道妖女,惹得江湖沸沸扬扬,正邪两道皆容不得此二人,后薛繁袭爵,携此女遁入朝堂不问江湖,六年前虞氏被弃,这风波才算是消停,你说那个宗谱无记的弃女是何出身?”“既是弃女,就留下。”“你,宁易你是想气我吗?你明白这丫头能惹来多大的风波?”“我继位五年,座下尚无弟子,师兄常为此忧心,如今收了绾儿,不好吗?”“你收谁都行,就那丫头不行!”道长脸色发黑,气得语无伦次,“子尘!只凭她是女子就入不得我重华。”“我派第十三代掌门不也是女子,宫内弟子虽皆为男子,但宫规只不许门人女眷长住,并未不允收女徒居于重华,练月尊上即是特例,麻烦师兄做好准备,挑个吉日我收了绾儿为座前弟子。”尊上已发令,他这师兄再不允又有何用,道长又气又怒,脸色越发黑里透红。宁易转身回房,“师兄,稚子何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