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017 2019.10.31 10:14

  越怀瑾带着于灵儿往前院走,却见练傲寒和于风两人并排而行,窃窃私语。于灵儿气得小嘴一噘,看了一眼身旁的越怀瑾,身姿挺拔,神采奕奕,双眼深邃,长得倒是一表人才,于灵儿直接贴了上去,两手勾住越怀瑾的脖子,嗲兮兮地撒娇道:“越哥哥。”这一声引得姐弟二人同时注目,越怀瑾被这一声越哥哥叫得浑身恶寒,还被突然抱住,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再看眼前的寒儿脸色不阴不阳,不见她露出不悦之色,越怀瑾倒先急了,忙要把身上这东西给扯下来,而于灵儿却搂的更紧,“越哥哥,我喜欢你。”少女娇声甜得发腻,这一下更搞得越怀瑾手足无措,寒儿就在面前,他着急地要把这人从身上扒下来。一个紧搂不放,一个扒扯推搡,在外人眼中更像是情侣间打情骂俏,练傲寒看惯越怀瑾平日总是心有成数的样子,时不时还嬉闹她一番,没想到也有被一小女子纠缠的一天,她就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倒是风轻云淡的很。于风一手捏得咯咯响,阴着脸,好似晴空万里突然蒙上乌云,一只指节分明的手搭上了于灵儿的肩一使劲就扯了下来,越怀瑾总算得以脱身,忙奔向练傲寒想要解释,“寒儿,我……”练傲寒心平气和,“我知道,此事与你无关。”这一边是连半分火星子都没有,另一边可是踢翻了炼药炉。于风一手死死箍住于灵儿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于灵儿!”平日里放浪不羁的人发起火来也是十分骇人的,他一字一顿咬牙道:“你找死吗?”“怎么,就许哥哥喜欢练楼主,我就不能喜欢越哥哥了?这越哥哥有什么不好,人长得英俊又有天机阁这偌大的家业,难道这样的妹婿还不合哥哥的意?”此刻于灵儿笑靥如花,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风冷哼一声,似乎熄了怒火,露出鬼魅一笑,手腕一扯就将于灵儿拉近,在她耳边悄声耳语道:“别忘了越怀瑾是谁的人。你说你是不是又惹上谁了。”声音充满磁性又带着诱惑,好似低语着情话。于灵儿的笑容登时凝固,她身上的银针尚未取出,小命还在练傲寒手中攥着,她还好死不死动了人家的男人,这回还有活路吗?见于灵儿消停了,于风侧开身,这事还是由姐姐收场的好。练傲寒一步一步向前,冷静得诡异,于灵儿一脸惨笑步步后退,“别动。”练傲寒毫无感情地吐出两个字,好似施了术法般于灵儿真站立不动了。练傲寒在于灵儿身前停住脚步,于风紧张地盯着阿姐的一举一动,见她举起手,“绾绾。”练傲寒看了他一眼,两指伸向于灵儿的膻中穴,轻轻一挑,于灵儿只觉一股冰寒和刺痛再次从身上传来,顷刻,练傲寒两根手指间多了一银针,她将银针藏进指缝,抚平于灵儿面上的衣物,声音压得很低:“有些事我不希望于常知道,明白吗?”于灵儿已六神无主,“明白。”在于风眼中练傲寒已手指膻中穴只需她运足内力一戳,于灵儿立刻就会没命,他虽离二人不远但也不能保证能阻止得了阿姐,他相信阿姐答应了放过于灵儿就一定不会食言,可见此情景还是有些忧虑。

  练傲寒凑近身轻言了一句后退开,冷声道:“把你的人带走。”“绾绾,”于风拉过练傲寒的袖子,“你别生气了。”“我没有。”对待于风,练傲寒一向缓和。“你保重,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于风道。“知道。”

  于风拖过还没缓过神的于灵儿走了,紫色的衣袖随着步伐摇晃,显得十分潇洒恣意。走过拐角处他才暗自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一别,她就得去明允了,接下的一段时间她自由受限,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没关系等大仇得报他们就不会再分开了。于灵儿既既惊又吓的还没清醒却也敏感地发觉于风淡淡的忧愁,“风哥哥,你怎么了?”“没事,走吧。”

  练傲寒望着于风远去的路险些出神。“寒儿?”越怀瑾轻声唤道。练傲寒虽然不说可他感受得到她的不舍,想了想道:“要不,你把他带在身边吧。”练傲寒恢复往常:“你愿意?”他不喜欢这个于风总粘粘缠缠在他的寒儿身边,可他更不愿寒儿不开心。“愿意。”“可他暂时不愿待在我身边。”他居然不愿,这一点越怀瑾万万没想到。练傲寒将之前藏在腰后偷偷揉皱的袖子扯了扯,尽量拉平。“寒儿,刚才是于灵儿她……”“怀瑾,我信得过你。”院内只剩下他们二人,练傲寒放下原有的冷傲,“你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薄情郎。”越怀瑾搂过她,“寒儿,我的心很小,你一个就装满了。”练傲寒伸手环抱过他,悄悄地吸了吸他身上淡淡的味道。“寒儿,是不是累了?”越怀瑾轻声道。“没有。”她不能觉得累,她还没到休息的时候,“怀瑾,你陪我一会好吗?”他能感受到练傲寒的倦意,“好,我陪你。”我要陪你一辈子。

  一早,四人皆已开始收拾准备出发。

  屋内,练傲寒一身淡粉纱裙,坐在梳妆镜钱梳理头发,粉色的衣袖随着动作在镜中拂动,练傲寒总觉得怪异,本就是娇俏女子常穿的颜色套在自己身上就是觉得不对劲,想了想,她起身换了套淡绿色的衣裙。

  一艘船载着四人驶向渡羲镇,赵羽和唐瑶在船的一侧打闹嬉笑着,时不时将江水撩起洒在对方身上。两人立于船头,江风拂面而来,带着夏日的暖意也带着江水的清爽。“寒儿,已经查到为樊禁盟运送财物的商队了。”“他们很快就要提供下一批的金银,”练傲寒转身抬头看向越怀瑾,眼色朦胧,头轻轻一歪,尽显幽冥客的难测诡谲,“劫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