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18 2019.10.14 09:03

  “傲寒。”越怀瑾推开书房门却不见练傲寒的身影。“公子。”白湘上前行了一礼,“主上今早出去了,这是小园递来的信,请您立即拆阅。”立即拆阅?何事如此紧急?越怀瑾拆信观后,拔腿就走。

  练傲寒跟着黑衣人进了郊外的树林,她早已察觉后头的赵羽唐瑶,这两个小朋友跟来做什么?树林深处,十几个青壮年将马车上的东西一麻袋一麻袋地往农院里搬。赵羽唐瑶还要向前,两枚铢钱扎在二人脚前的土里,二人吓了一跳,一旁的大树后走出一道人影,食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二人噤声,赵羽点点头,拉着唐瑶走到练傲寒身旁,悄声低语道:“练楼主,我们为何不就近查看?”练傲寒无奈,“腰牌。”那几个做普通农夫打扮的腰间赫然悬着樊禁盟的令牌。赵羽龇了龇嘴,倒吸一口凉气,他要是上前查看被他们发现又要惹出天大的风波。练傲寒从袖中扯出一条黑色面巾蒙住自己的脸,将面具取下放在怀中衣襟内,对二人道:“蒙脸。”二人茫然但闻言照办,从自己的衣袍上撕下一块当作面巾。三人悄悄注视着,黑袍人在几辆运送货物的马车间巡视着。练傲寒突然转身,持剑的手迅速举起,长剑直接从剑鞘内飞出大半,一只手轻运掌力将剑推回剑鞘内,来人虽也蒙着面,练傲寒一眼认出,收起了防备。赵羽唐瑶此时才发现身后来人。“傲寒。”越怀瑾扯下面巾示意道。“哥。”“师兄。”“噤声。”越怀瑾道。黑袍人巡视一圈进了农院。林内四人无声无息地上了农院墙。院内房门大开,隐约可见里头堆满了麻袋,空旷地上十八个黑衣人整整齐齐站成三排,皆是腰挎燕刀,训练有素,站姿标准挺拔。

  练傲寒欲翻进农院,被越怀瑾一把拉回,眼含疑问地看着她,练傲寒朝屋内指了指,越怀瑾摇头示意不可。“谁?”几把飞镖朝院头飞来,他们已经尽力不发出动静,却还是被萧斥发现。十八个黑衣人跃过院墙追杀这不明身份的四人。练傲寒朝前院门方向跑去,越怀瑾连忙跟上,黑衣人个个精锐,没两步就与四人混战在一起。练傲寒无心纠缠,径往马车处退去,在距离马车不到几步时再次被缠上,练傲寒长剑迅猛,与黑衣人缠斗间隙一剑划向马车,剑气割破麻袋,没剥壳的稻谷洒了一地。见已有结果,练傲寒不再纠缠,全心对付眼前的困局,练傲寒旋身跃起躲过刺来的长刀,如鬼魅般的速度朝最近的黑衣人腰间砍去,剑至人倒。几步远处,越怀瑾出手迅猛,也撂倒了三个。二人相视,杀向被围困的赵羽唐瑶,越怀瑾练傲寒从黑衣人间打开个缺口,“走。”四人往树林里逃去,十八精锐损失了六七个,黑袍人按耐不住带头追上。树林里,“你们快走,我殿后!”越怀瑾道。“我不走。”小羽道。“别废话,快走!”越怀瑾上前挡住追兵。

  半空跃起一道黑影,练傲寒一脚蹬上旁边的树木,借力跃向黑影,为越怀瑾挡住黑袍人长刀的袭击,一红一黑两道黑影落地,刚刚的一刀练傲寒虽已持剑挡下,却震得虎口好似裂开般生疼,握剑的手用力控制自己的抖动,虎口处一片通红,被白皙的肌肤衬得如雪地上的一抹红阳。练傲寒再次挥剑攻向黑袍人,顷刻间胜负难分,练傲寒压抑满心的怒恨与之交锋,虽只过十数招心里已有明算,她还没有能力杀了萧斥,萧斥的武功修为远在她之上,而且刀刀刚猛,再过个几十招她便无力招架,若只靠取巧也熬不了多久,今日若能全身而退就算是运气了。打斗间越怀瑾又放倒几个,甩开其他的黑衣人,直冲黑袍人杀去,替下练傲寒,练傲寒才暂得喘息之机。练傲寒杀散剩下的黑衣人,回身与越怀瑾一同应敌,二人虽是江湖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但终是脱不了年少的弱点,功力与久经风霜的前辈高人相比还是不够深厚,二人对视一眼,在撤剑的同时一同发掌,黑袍人一时不察竟大意了,只得节节败退,越怀瑾趁此拉着练傲寒的手就跑。“你先去小园等我。”越怀瑾道。“不行。”“你放心,我有办法摆脱那家伙,很快就去找你。”练傲寒犹豫不前,“帮我去看看那两有没安全回去。走啊!”黑袍人已领着剩余的六个黑衣人追来,练傲寒只得选择离去,并将那六人引走,给越怀瑾减些麻烦。练傲寒边跑边战,又有四人相继折在她的手中,她谨记越怀瑾的嘱托,忙要赶去小园,将最后的两个黑衣人甩在小路中。

  门外想起敲门声,“哥。”赵羽火速开了门,却见是练傲寒忙迎了进来,“练楼主,我哥呢?”“他让我来这等他。”练傲寒打量了一番赵羽和唐瑶,见二人无恙,便在园内暂歇等候。

  越怀瑾与黑袍人争斗二三十招,早已觉得两手发麻,算时间练傲寒也该走远了,越怀瑾不再恋战开始盘算怎么甩开这萧斥。两方长时间的鏖战,精力都在对方身上,都未发觉树林里已出现了第三方的人。越怀瑾与黑袍人厮杀时,远处茂密的树木草堆内蹲着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她偷看着这二人瞬息万变的厮杀,心道:风哥哥派童原来此探查,她本想偷跟来或许还能立上一功,让哥哥高看自己一眼,谁料她才偷随童原发现这个农院就跟丢了他,后来农院来了一批黑衣人,她哪还敢靠近只能在这林里打转转,谁料撞上这一场厮杀,她偷溜到这的事肯定会被风哥哥发现,然后就是一顿教训。那黑袍人应是那群黑衣人的头目,那位蒙面人既也与他为敌,也算是同路人,他的功夫不差,不如救下他,给风哥哥拉个帮手,也免了她那顿训。于灵儿打定主意,一手伸进腰间的小袋。越怀瑾对阵几招后,连忙要走,黑袍人怒火中烧岂会放过,正欲发难时,丛林里窜出一个女孩朝黑袍撒去一把粉末,粉尘弥漫形成一道模糊的视觉屏障,两人趁此就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