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心求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问心求心 少爷czj 2120 2019.09.01 13:36

  两个膀大腰圆的老妈子给绾儿松了绑,“带下去洗洗,打扮了瞧瞧。”那妈妈伸手捏着绾儿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小姑娘,以后就跟着妈妈,妈妈保证你天天都是山珍海味,穿金戴银,舒舒服服的过日子。”眼前的女人扭捏做作,声音腻得有些恶心,绾儿两只手都被老妈子架着,她不知这是何地,只觉得眼前几个老女人大红大紫的打扮实在有些厌恶,只能晃着身子不断挣扎,“咣。”绾儿怀里的玉璧掉了出来,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龟奴捡起交给了妈妈,“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好出身呐,这玉就当你孝敬妈妈了。”妈妈拿着玉璧往光亮处照着看成色。“还给我。”绾儿使劲一挣往妈妈身上扑过去,妈妈一手将绾儿推倒在地,“还我。”绾儿爬起想再扑过去,那妈妈圆眼一瞪,夺过龟奴手里的鞭子往绾儿身上抽去,“贱丫头,给你脸了是么?”“啊。”鞭子落在绾儿身上,已经磨破的衣服顿时染上了血。

  庭院内一位婀娜的女子带着小丫鬟慢步走着,眉眼上了浓妆不觉媚俗反而更显艳丽,一袭艳粉衣裙裁剪贴身有度,服帖地将匀称的身材展示出来,头上精致的步摇一步一晃,举手投足间顾盼生辉,房内传出女童的叫声,妈妈又,唉,美人颦了颦眉头,向屋子走去,敲了敲房门,“妈妈,女儿进来了。”推门进入,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女孩趴在地上,背上早已被鞭子抽开了花,妈妈见那美人进来,满脸堆笑,“千千怎么来这屋里了,这屋不干净,莫脏了你。”千千扶了扶身子,“妈妈,这孩子是怎么了?”绾儿趴在地上,仰着头,盯着妈妈手中的玉璧,“还我。”因为吃痛声音也弱了许多。“妈妈,前些天县令大人送了女儿一对金簪,女儿想拿来孝敬妈妈。”千千顿了顿,“这玉璧和女儿新作的流云裳很是相配,妈妈能否送给女儿。”妈妈眼珠一转,千千现在可是县令大人眼前的红人,要是把县令陪好了,一块玉璧算什么,要多少都是有的,轻轻握起女儿的手,将玉璧给了她,“女儿喜欢就拿去,不必和妈妈客气。”“这女孩不懂事惹了妈妈生气,妈妈别因为一小孩气坏了身体,不如交给千千先做个丫鬟,等千千调教好了再给妈妈送来。”千千悄悄看了女孩一眼。“好,千千想要就给千千,来人,把这贱蹄子送姑娘那去。”“那,千千就谢过妈妈了。”

  绾儿被扔到了千千的房里,几个丫鬟摁着不让挣扎,千千进了屋,“你们都下去。”见那些凶神恶煞的女人出去了,绾儿也停了挣扎,缩在角落里。千千走近她,绾儿又往角落缩了缩。“这块玉,还给你。”千千将玉璧递了过去,绾儿一把拿过,紧紧地抱在怀里。看着绾儿身上残破的衣服,实在不忍心,唤人送了洗澡水和衣物,亲自给她擦洗上药,见她没有要伤害自己,绾儿便任她摆布。绾儿趴在床上,千千小心翼翼地上着药。“看那玉璧,你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却流落到这等肮脏地。千千摇了摇头,“你叫什么名字?哪儿的人?”绾儿两只手紧紧拿着玉璧,一动不动地盯着,生怕再被人夺了去。“绾儿。”顿了顿“不知道。”千千将她身上的破衣换下,穿上一套蓝色布衣,理顺头发,梳了双髻,小脸洗净后更显得苍白。看着小丫头,当初她被卖入这百花楼时也就比她大一点,受不住那些磨人的手段只能乖乖听话,长大做了头牌看着风光也不过是男人的玩物,整日陪笑讨好,等年老色衰只会被赶出去,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要是当初能不在青楼,或许就不是这样的命数了。“绾儿,我帮你离开这里,离了这你才能活下去,这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贼窝。”

  江南的九月已有几分凉意,但依旧是艳阳高升的好天。这日百花楼的生意还是一如往常的好,楼内歌舞升平,喧闹声一片。婀娜娉婷的头牌姑娘在门口望了望,似乎在等什么人,可并没有她想看到的人,她失望地抿了抿嘴,朝看门的两个小厮招了招手,那两小厮马上笑容满面的迎了来,“千千姑娘,有何吩咐?”那女子拿着团扇半掩面容,朱唇轻启:“二位小哥,今日县令大人怎么还没来?”眼神不断向外张望,一只手别在身后悄悄地招了招,“若是来了,麻烦二位小哥早些来我房里通报,我好早做些准备。”那两小厮看着千千媚眼柔声地与他们说话,魂都飞到九霄云外去,完全没注意身后一个小小的人影窜出了百花楼的大门。绾儿拼命地在大街上跑着,漂亮姐姐说那是个吃人窝,她得跑出去。

  鸿来客栈内,“请掌柜开间上房。”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感情,声调柔和依旧透着几丝冷漠,这位公子一踏入客栈便吸引了多双眼睛驻足,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身宽袖白衣,外袍以银线绣了箬竹的暗纹,白玉冠束起一半的头发,眉眼像是精雕细琢过,眼睛深邃得透着冷,鼻梁高挺,身姿修长挺拔,脚踏白靴,腰挎长剑,肤色似雪,浑身散着冷傲的气息,谪仙般的人物,自然惹人注目,却无人敢冒犯,那掌柜的是个女子,呆了一下,“客官稍等。”转身去去房间号牌。百花楼少了一个人很快就发现了。绾儿虽年幼,但那天生的好骨相鸨妈怎可能放过,众多小厮爪牙上街抓人,一个小孩如何跑过那些汉子,很快就在鸿来客栈门口被抓住,一鞭子从空飞来,绾儿用手护着自己,瘦弱的手上立马出现一道狰狞的血痕,“臭婊子,让你跑,老子打断你的腿!”街上的人纷纷围上看热闹,妈妈得了消息也赶到了,“好啊,敢跑,给我打,除了脸,狠狠地打!”可怜一个幼童哪经得住几个小厮的围打,疼得喊出声,连客栈内的客人都出来看看发生了何事。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奈何本地县令看上了百花楼的花魁,没人敢出头生怕惹得县令不快,自个遭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