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帝推三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灭七刀(求收藏推荐)

帝推三万界 血丞书 2287 2020.05.23 18:14

  战!

  还是不战!

  此事兹事体大,不是他们几个长老所能决定。

  也没能力决定。

  这少年太恐怖。

  轻轻一拂,就毁掉上品法器饮血嗜血刀。

  那可是上品法器。

  还是筑基巅峰全面爆发修为加持的法器呀!

  即便他们联手也不敢小觑,稍有不慎丧命于此,而白衣少年却轻轻一拂,将其毁掉?

  他真仅仅只是金丹小成?

  不是元婴大能?

  见白衣少年缓缓走来。

  几长老退到一边,做好了决战准备。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拼命保下白方正,争取等待云溪宗其余大人物到来。

  白衣少年信步走来,轻轻的扫了一眼瘫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白方正,轻声道:“小丑,你的命给他留着!”

  他的声音很轻。

  清风扶杨柳般,而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颤抖。

  不威自怒。

  就如被神魔看了一眼,在死亡边缘挣扎。

  云溪宗长老也眉头一拧,打量着白衣少年,着实这白衣少年太古怪了。

  看似只是金丹小成,却有着俯瞰众生的威严。

  惶惶天威。

  竟连他们施展修为,都不受控制低下头来,发自内心的恐惧,害怕,忌惮。仿佛面对的不是白衣少年,而是纵横天上地下的恐怖存在。

  “呼!”

  “这一觉,真舒坦!”

  这时,马车里走出一彩衣霓裳女子,女子伸展藕臂,轻喝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所有人如梦初醒,额头已然布满了冷汗。

  之前那一刻,他们似乎死了一般,此刻,才活过来。

  “小丑,你的命为他留着?”

  白方正的命为他留着,白衣少年口中的“他”是谁?

  会不会又是一个狠角色?

  在这白衣少年之上?

  云溪宗长老扫向白方正,瞳孔凝聚,心底阵阵发麻。

  “小丑,你的命为他留着?”

  “‘他’指的是谁?”

  白方正的命不是为自家少主留着吗?

  这刻。

  愚奴蒙了。

  在场的云溪宗弟子更是疑惑不解,纷纷看向苏醒过来的白方正,神色古怪,内心更是坚定道:“至此之后,绝不能跟白方正走近!”

  要知道,白方正可是他们崇拜的对象,一生的追求。

  此刻,这么大的转变,足以说明,白衣少年这一战之威,那句话的含金量。

  “耶,怎么这么多人?”

  唐婉清舒展藕臂,不经意间,美眸发现了马车前的一幕。

  紧接着,她捂着红唇,在紧接着,她擦了擦眼,咽了咽口水。

  所有人低着头,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

  关键是其中还有几个云溪宗长老级别人物?

  “发生什么了?”

  唐婉清错愕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当她发现那道飘逸的背影时,心头咯噔一声:“又是他?”

  “他不是才筑基初期吗?”

  脑海便乱了起来。

  陡然,天空猛地一震,似乎下一刻都会被踩碎。

  与此同时,一道长虹贯穿天地而来。

  轰隆隆间,伴着雷鸣咆哮:“伤我弟子者,死!”

  威严惶惶。

  雷鸣未消,长虹落在白方正面前。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云溪宗云海峰掌座顾墨尧,人称顾老魔。

  顾墨尧手指凌空一指,一略绿芒落入白方正眉心,肉眼可见之下,白方正迅猛恢复,苍白的脸色显现出红润之色。

  “好手段!”

  云溪宗长老,山门内众弟子,面露震惊,心底升起了一团火焰。

  仿佛在死亡边缘,突然有一巨人将他们救回。

  更震惊顾墨尧的手段。

  凌空一指,便让白方正恢复元气?

  这手段,逆天呀!

  关键的一点是顾老魔是出了名的专业护犊子户。

  云溪宗无人不知无人晓。

  白衣少年伤着他真传弟子,他会轻饶?

  这一刻,所有的人齐齐的看向了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上门挑衅,还击败他们心目中的天才,这般无视云溪宗。

  与有荣焉!

  他们岂能不忿。

  此刻,顾老魔来了。

  他们很想知道,如此狂妄的白衣少年,接下来是怎么个死法。

  “我败了?”

  家族倾尽力量,云溪宗重点栽培对象,然而却败了。

  败给了一个混沌灵根被他夺走,无法修炼的废物手里,还败的如此彻头彻尾。

  不仅仅败的彻头彻尾。

  连往日自信与骄傲也被碾压成了齑粉。

  白方正站起身来,瞳孔深处怒恨交加,后槽牙磨得咯咯作响,面容青黑一大片。

  心底颤抖。

  眼前的是他弟弟白向流吗?

  不是!

  是万古穿越时空而来的凶兽。

  白方正拽紧顾墨尧衣角,要是此刻不灭掉白向流,他心里将会留下阴影,这一辈子也难踏上大道。

  终究凡尘几百年度过。

  结束一生。

  “伤我弟子者,该诛,伤我云溪宗弟子者,该死!”

  顾墨尧黑袍涤荡,雄厚法力澎湃,转过身来,双瞳已染满赤金色,精光湛湛。

  宛如北极万古寒风厮杀。

  气势似能将一切碾压,斩碎成粉末。

  “金丹大圆满?”

  愚奴浑身一颤,捏紧拳头,爆发练气巅峰全部实力,也仍骨头颤抖,瘫软在地,唐婉清更如被泰岳压顶,身体都在这可怕的压力下,要爆开一样。

  马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仿佛只有臣服顾墨尧脚下,才能苟且偷生。

  而后的云溪宗众弟子也感受到了强劲到摧枯拉朽,横推一切的霸凌气势,纷纷倒退,眉心冷汗直冒。

  长老等人也往后退去。

  本能的避开那可怖的气势,不敢与之撄锋。

  “是吗?”

  面对顾墨尧斩天碎地的滔天气势,白衣少年浅浅一笑,云淡风轻,甚觉得有些可笑。

  就区区金丹大圆满?

  竟敢在他打破虚空的苏大帝面前大发厥词。

  是觉得活腻了吗?

  前世上万年间,他苏大帝哪一战不是同级无敌,哪一战不是越级而战而不败。

  灭七刀。

  号称阎罗手中生死册。

  生死予夺,还不是他苏大帝一念之间。

  一刀震山河,山河尽碎,两刀斩尸魂,魂飞魄散,三刀断长空,剖日月,四刀破空间,五刀阻时日,六刀碎虚空。

  七刀本在心魔劫之后领悟,可没有来得及。

  这一世,他必然能领悟第七刀。

  而如今的他虽只是金丹小成,但那又如何。

  以他那精纯的雄浑法力。

  已勉强能施展灭七刀的第一刀。

  一刀震山河。

  虽勉强,威力不足十万分之一,但这十万分之一的威力又岂是区区金丹大圆满所能承受。

  “恬躁!”

  白衣少年舌尖轻鸣。

  浑身法力犹如洪荒猛兽奔腾厮杀而去。

  地面狂风大起,铺天盖地杀意席卷四方,这片天地都在杀阵之中,无人无不胆战心惊。

  “住手!”

  这时,天空猛地一抖,一身着长袍荡漾,童颜鹤发的男子,急急呼喊着来到了山门前,瞬间爆发全部实力,挡下了那可怖的杀意。

  要是在迟一毫,顾墨尧恐怕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杀意?

  气势?

  拼杀意,拼气势?

  想不战而压倒让其臣服?

  试问这天底下,有谁能在苏大帝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