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品贵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我要杀了他

一品贵媳 颜似玉 2164 2018.12.07 11:30

  **

  林晚荣香汗淋淋的坐在草地上,无忧体贴的递了杯水送到林晚荣跟前。她头一扭,拒绝无忧的讨好。

  无忧失笑:“出了这么多汗,嘴巴不渴么?”

  当然很渴,看到无忧那张戴着面具招人嫌弃的脸,林晚荣便一阵窝火。

  以她如今的速度锻炼,配合林家独有的内功心法,三五年或许可以离开这该死的忘忧崖。

  无忧把杯子放在地上,眸光看向远处的山岚:“晚晚,朝中波云诡谲,事态瞬息万变。你若嫁给二王爷,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若随本尊笑傲江湖。”

  林晚荣侧身看着无忧,又淡淡的收回目光:“你所想的,或许不是我需要的。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自己会去争取,而不是你认为怎样做对我好,便把我囚禁于忘忧崖,剥夺我的自由。”

  无忧看着林晚荣,她绝美的脸庞如远处笼罩在云雾里的山岚,明明离他这么近,却让他摸得着看不透。

  他自以为是的站在他所认为的好,却全然没有顾及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独立的思想。

  即便是如此,他还是要努力一把,哪怕只有零点零一点的希望,他都不愿放弃。

  林晚荣眨了眨眼,一名穿着碧霞云纹裙的女子从烟雾缭绕的山对面飞掠而来,起初她以为是她眼花,待那女子走近,朝无忧福了福身,她暗暗猜测长相妖娆的女子应该是无忧宫的人。

  无忧眸光微沉,他冷喝道:“没有本尊的召见,你为何擅自来这里?”

  花妃颜瑟缩了一下,眼角的余光扫到林晚荣脸上,缓缓道:“宫里出了叛徒,花妃颜特来请示该如何处置。”

  无忧起身,花妃颜旋即跟在他身后离开。

  这是无忧宫的事,林晚荣坐着不动。她忽然看见有一包东西从花妃颜的腰间掉了出来,她挑了挑眉,等他们走远之后,走到花妃颜掉东西的地方,把东西捡了起来。

  把东西拿到眼前一看,上面写着迷魂散。

  她眸光瞬时变的雪亮,有了这包迷魂散....

  亮晶晶的目光又黯淡下来,有这包迷魂散,两山之间的距离相隔这么远,仅凭一人之力,她也无法离开这里。

  只是,花妃颜的举动实在奇怪。如她这样的杀手,放在腰间的迷魂散怎么可能轻易的掉出来?

  莫非....

  林晚荣把迷魂散放进怀里,好整以暇的躺在地上看白云悠悠的飘过,凝聚在一起又被清风吹散。

  花妃颜来去匆匆,无忧仿佛没事人般在林晚荣身边坐下。

  林晚荣斜睨无忧一眼,摸了摸扁扁的肚子,抗议道:“天天让我吃干粮,嘴里淡出了鸟。我想吃肉。”

  美人这么小小的要求,无忧岂能不满足?他飞掠到隔壁的山里,日暮西下时,拎着几只野鸡凯旋而归。

  找来柴火生火,无忧不敢劳烦林晚荣拔鸡毛,亲自把鸡毛拔干净,架在火上烤。

  林晚荣摸了摸怀里的迷魂药,把无忧赶去拿盐和酒,把迷魂散洒在左边的野鸡肉上。等他回来时,把盐撒上,把含有迷魂药的鸡肉递给无忧。

  无忧接过鸡肉,林晚荣催促:“快尝尝看我烤鸡的手艺如何。”

  无忧满头黑线,从野鸡拔毛开始到下烤架,她就洒了几个盐巴,她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看在她入了他法眼的份上,昧着良心接受野鸡是她烤的事实。

  林晚荣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无忧,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吃鸡肉,不时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还朝她竖起大拇指表示敬佩之情,她忍俊不禁的笑了。

  扬了扬酒壶,对无忧道:“喝酒。”

  酒壶碰撞在一起发出轻灵的声响,林晚荣仰起头喝了一口,喉咙顿时火辣辣的。

  无忧目光一柔,若时光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哪怕她此时不喜欢她,只要和她呆在一起,他亦满足。

  酒过三巡,无忧渐渐有些头晕。他酒量一向很好,喝的又是自酿的酒,莫非今日是因林晚荣在身边的缘故,酒不醉人人自醉?

  篝火发出噼啪的声响,把二人的脸照耀的红彤彤的。

  林晚荣眼角的余光扫到无忧的脸上,见他已露出倦意,她又走进茅草屋内拿出一壶酒,直到他把酒喝掉躺在地上,费力的把他拖进屋内。

  站在黑暗的忘忧崖,林晚荣抬眸凝望天空,明月皎洁,银色的光芒洒落在幽静的山峰。

  女人的直觉一般很准,花妃颜很不喜欢她。故意把迷魂药给她,待会会是谁来带她离开这里?

  就在她胡思乱想时,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忘忧崖对面飞掠而来。

  林晚荣淡淡一笑,向那个人走了过去。

  借着月亮的余晖,她看清来人的脸,愣住了。

  她以为来人会是花妃颜,没想到确是凤萧。

  相隔几日不见,心中的焦虑在看到林晚荣的那一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闻着她发间的清香,凤萧哑着嗓音道:“你知不知道,找你找的我快要崩溃。”

  林晚荣眸光蓦地一柔,他竟这样担心她么?是发自内心的担忧,还是因利益的瓜葛?

  她抬眸看他,他刚硬的轮廓绷得很紧,眸底却熠熠生辉。

  以往的她假扮痴傻,脸上的神情呆板木讷。这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毫无保留的露出正常的神色。虽是同一张脸,一个失去生机,一个被赋予灵魂。凤萧低低道:“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

  凤萧虽长的很帅,可林晚荣不想卷入皇位之争,她只想简单快乐的过一辈子。既然爹爹有扶持凤萧的心,即便不嫁给他,她亦会推波助澜,让爹爹不要因她的不嫁转而支持别人,权当他今日来救她之恩。

  水亮亮的眸光黯淡下来,林晚荣傻乎乎笑道:“萧哥哥快带晚晚离开这里,这几天晚晚无聊死了。”

  凤萧眸光扫到茅草屋里,那个带走林晚荣的人,想必就在屋内。为了杜绝后患,他拔出腰间的剑,举步往茅草屋走。

  “萧哥哥,我们快走吧。”林晚荣忙拉住凤萧的手臂,花妃颜故意把迷魂药丢下,必定是喜欢无忧。凤萧会知道这里,想来也是花妃颜告诉他的。

  若他要杀无忧,别说无忧并无伤害她,她不会让凤萧杀了无忧,花妃颜亦不会让凤萧动无忧。

  凤萧看向林晚荣,她的眉宇间溢满了担忧。她这是担心他会杀了屋内的那个人?越是如此,他越不能让他活着。

  他眸光沉沉,甩掉林晚荣的手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