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吴广被擒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2990 2020.01.09 18:36

  陈勾眼见城中百姓皆是愤慨异常,面上愧疚之色愈浓,心下暗道,范蠡寡人看汝如何破解这困局.双眼不住寻找着范蠡的踪影.

  终于在人群之中锁定了范蠡的位置,陈勾见此时范蠡身着寻常服饰,身旁站立着一美貌女子,初见女子之时,饶是陈勾身为越国君主,心头亦是一阵惊艳,随即心下,恨意更甚“好一个范蠡,值此我越国存亡之际,居然还有雅兴与女子在城中游玩.”

  从那日陈勾知晓会稽山之事败露开始,越王心中已是认定了一切皆是由范蠡文种二人引起,这些年极端的压抑,此刻之陈勾再不是那个与范蠡情如兄弟的越王。扭曲的人性让得陈勾眼中之范蠡无论做何事都是罪犯滔天之举,若不是陈勾仅存的理智,时常提醒自己当下之越国离不开范蠡文种二人.怕是陈勾早不容二人于世。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陈勾的生活便在这无尽的压抑中度过.愈是恨却愈是显的谦恭.

  人群中一脸痛惜的范蠡,此刻亦是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自己不再熟悉的越王,正一脸淡漠的看向自己.心下已知陈勾发现了自己,往日与越王相知相交之经历此刻竟是历历在目,或许唯有击溃吴国,方能使自己熟知的陈勾归来,范蠡心中不住叹息道.

  目光在这样的情景下交接,陈勾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意,随即一脸真挚向着百姓说道“寡人自知多年以来,上大夫范蠡为我越国付出良多,此刻寡人亦不忍上大夫为我越国之事再添烦恼,此事就由寡人入吴一力担待.”

  “我王,不可如此,我王如此为我越国,我等皆感同身受.”会稽城中百姓此刻见得越王一再自责,皆是跪倒在地齐声说道.

  范蠡终是不再沉默,并未跟随众人一同跪下身子。而是遥望着越王,重重一礼道“蠡今日在此与一众百姓,听得我王一番肺腑之言,蠡请我王万勿自责,行自贱之事,此事皆由蠡起,蠡必为我越国谋划,保我越国无虞.”

  一众百姓此时听闻上大夫范蠡亦在人群之中,听得范蠡此言,皆是看向范蠡,一阵嘈杂之声在人群中传出“这便是我越国上大夫范蠡”“上大夫此言却为我越国之肱骨.”“上大夫身旁之女子好生美貌.”

  而此时亦在人群之中的吴广,在一阵变故之下,此刻却是呆立于人群之中,显得那样的突兀,一旁伍嘉见状心下却道“坏了”不住拉扯着神情呆滞的吴广.

  “怎会如此”吴广眼前,众人皆是跪拜在地.初时有些措手不及.前世今生,无论处于何地,吴广除却跪拜父母之外,再不曾向何人行跪拜之事。即是有行踪暴露之险,吴广亦不愿行跪拜之事.

  吴广看向那范蠡之处,却见那魂牵梦萦之女子竟站立与范蠡身旁,一时间竟忘了身在何处。

  当看及西葵望向范蠡之色,一如上一世萧颖看向自己之神情后.吴广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此刻神情呆滞中,竟还流露出了些许不信.然而一切却又真实的发生吴广眼前.

  望着一切正如自己预料般的结果,陈勾心中忍不住一阵畅快,而此刻无论是范蠡亦或是陈勾,都未曾发觉呆滞站立着的吴广。

  西施望着身旁,终是出声要一力担待越国之事的范蠡,心下亦是黯然。正要出声说些什么,没由来的心神却好似一阵颤动,稍稍侧过身子竟是看到那日救助自己之公子,此刻竟在此地,此时正一脸呆滞的望向自己,那神情有种让自己说不出的感觉,还是一如初见那般让人心生不出言恶之感.心下生出一阵恍惚.

  佳人之异样,范蠡亦又察觉,然此刻要紧之事乃宽慰于越王,范蠡还保持着弓身望向越王之姿.

  望着眼前在会稽城中百姓面前作出承诺的范蠡,陈勾心下痛快,遂装出感动之色,言道“上大夫此言令寡人心神振奋.我会稽百姓此刻尽在于此,还望上大夫破解此事.”

  听得此言,范蠡正要抽身回言之际,却见佳人神情还在异样之中,不禁让范蠡心下好奇,望向西施看去,一看之下,竟是发现佳人目光之处,却有一俊朗青年.

  “俊朗青年身旁却有一雄状青年跟随,难道..”就在这一瞬间范蠡想起那斥候之言。心下竟有些措手不及然又真实发生的感觉.

  众人异样此刻皆曝露在越王陈勾眼中,正暗自得意之中的陈勾,顺着范蠡与美貌女子之目光望去,亦是发现吴广与伍嘉身影,一望之下陈勾心神亦是震动非常,这青年之面容,一时间所有的负面之情绪都在陈勾心头浮现,是那吴王吴坚,这青年之面容像及了那吴王吴坚,一时间吴王吴坚给自己带来的耻辱陈勾心头一一浮现.

  此时站立在吴广身旁之伍嘉哪还不知情况危及.此地不能再留.眼见越王,范蠡此刻竟都望向吴广之处,顾不上再出声提醒正在呆滞中的吴广,伸手向着吴广一击,将之打晕后负于自己后背之上.双脚即可泛起阵阵黑色迅速向会稽城外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几方还未从各自震荡心神中抽离,眼见雄伟青年双足泛起黑色光芒背着俊朗青年欲逃离此地.

  西施此时心下哪还不知,怕是这俊朗青年因自己竟失了心神,惹来了祸事,一时间竟是心神紧张,看向范蠡之面容竟带着几分难言之色.

  范蠡此刻却顾不上那么许多,周身泛起淡蓝色之光芒向着伍嘉逃离方向,身形飞射而去.

  眼见范蠡竟是周身泛起淡蓝色光芒,已是步入了神力融血之境.陈勾眼中闪过一缕杀机又迅速被常色掩盖,传令左右道“关闭会稽城城门,尔等跟随上大夫擒拿方才两人.”事有缓急,陈勾不愧为一代君王.心下暗道“范蠡没想到这些年汝之神力修为竟不曾拉下,方才之人定是吴国公子无疑,看其看向那女子模样,怕是情深意重的很,不知此事汝又要如何解释.”

  当下陈勾吩咐左右将那美貌女子带入宫中,并让会稽城中百姓退去,自己则回身入宫静候范蠡佳音“范蠡,此番却不要再让寡人失望.”

  却道此时伍嘉背负吴广逃离之际。感应到身后有人追来,心下明白此番怕是危矣,不再迟疑,伍嘉神力极速运转着,向城门奔驰着.

  终至会稽城门之处,却见此刻城门已是封闭,而范蠡此刻亦是追至身后.

  伍嘉缓缓将吴广之身安置与一旁,回首望向范蠡之处,双手泛起黑色光芒.

  眼见这一切范蠡心下更是确定眼前之人乃是吴国大祭司之孙伍嘉,能在如此之龄便步入练体二部之境,这黑色神力当是那翼虎之力无疑。

  此人倒是忠诚,值此之际亦无独自逃离之意,范蠡心下一阵赞叹,看其模样却要与自己生死决斗一番。只是怕徒劳无益.

  范蠡亦不有所动作,只是淡淡道“想来汝便是乃吴国尚公少郎伍嘉,此刻蠡追赶两位并无恶意。伍少郎不必如此.”

  伍嘉见状心下亦知.此间怕是离去不得,但亦不退缩,只见伍嘉双手黑色光芒大盛,身若猛虎之状大喝一声“猛虎下山.”身形向范蠡攻去.

  见状范蠡心头暗叹一声,轻语道“蓝电护体”周身淡蓝色光芒,顿时在范蠡周围数米之地,形成一个由淡蓝色电网般模样的弧形屏障,伍嘉攻势尚未及范蠡之身,一击打在这电网之上,身形像断线风筝般朝来路飞去,也不见范蠡有何动作。

  只见范蠡身形如闪电一般一闪着伍嘉身后,右手泛起淡蓝色电流朝着伍嘉后背便是一击,伍嘉竟是昏阙了过去.

  而此时越宫侍卫亦是来到了此地,眼见上大夫一击之下竟将那雄伟青年击败,众侍卫皆是心神具震“没想到上大夫神力修为竟是这般强绝.”

  范蠡本是越国大族范氏族长,这淡蓝色神力便是传承于蓝电狮,与伍嘉传承之翼虎之力却是伯仲之间,只是此刻范蠡已是融血境之境界,伍嘉断不是对手.

  当下范蠡对众侍卫言道“将此二人抬于我府中.”

  侍卫长闻言道“不知此事,是否要请示我王。”

  范蠡闻言摆手道“此事,蠡自会向我王叙述.”

  侍卫长闻言一阵犹豫,心下亦是震惊于范蠡之神力修为,当下俯首道“遵上大夫令.”随即吩咐数名侍卫将昏迷中的吴广与伍嘉抬望上大夫府中.

  然此时范蠡心下却是有些心悸,此际暴露了神力修为.不知会否生出变故.范蠡不知为何,对于此刻之越王竟是生出了防范之心.

  暗道一声不该,范蠡随即向府中行去,望向吴广之时神情却是颇为奇怪,这吴国公子对于施儿怕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