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前往武陵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2316 2020.01.10 16:49

  离开御龙殿后,吴广让伍嘉先回尚公府中,自己则去往凤仪殿中与母后伽罗共用晚膳。将要离开姑苏城之事,吴广却是没有对伽罗讲起,吴广想来待明日父王下诏之际,母后自会知晓,今日便陪母后好好用膳,只是不曾想刚回姑苏没几日,便又要离开,看着母后此刻欢愉模样,吴广心中颇为不舍,如今陪伴母后却是甚少。

  晚膳之后,吴广对着伽罗言道“母后,儿臣这便回府去了,来日再来看望母后,还望母后珍重”心下暗道若有回道归之日,定当常伴母后身旁。

  伽罗见吴广言辞间颇有离别之意,心中一揪,亦不询问,只是沉言道“我儿如今已是长大,在外勿以母后为念,去吧”

  吴广闻言,不住哽咽,拜别道“如此儿臣便去了”

  待吴广回到府中,闻得老师伍子胥正在后院之中等候自己,吴广心下亦欲面见老师伍子胥商议去往武陵之事,遂向后院行去.

  后院之中。伍子胥此刻正在训斥伍嘉,吴广入得后院之际,从伍子胥只言片语中,知晓老师是在责怪伍嘉未曾劝阻自己。吴广望向伍嘉一副虚心受教模样,心下暗叹倒是殃及池鱼了,连累伍嘉无辜受到了责骂,颇为愧疚之下,行至伍嘉身旁,拱手对伍子胥言道“老师,此番尽皆是广任意妄为,还望老师不必迁怒于伍嘉.”说着拍了拍下伍嘉肩膀以表歉意。

  伍子胥见吴广已是从王宫回到了府中,闻得吴广此言,亦不再出声训斥,拱手向吴广一礼,问道“公子这番进宫面见王上,我王可有训斥.”

  吴广望着从小教导自己的老师,念及近日便要离城之事,心下亦是愧疚万分,沉言道“广正欲与老师商议,父王意欲广远离姑苏,去往武陵之地”

  伍子胥闻言,先是一怔,随后流露出一副痛心模样,心中担忧之事终是发生了,沉默片刻,遂又向吴广问道“可是因那越女之故.”

  吴广见伍子胥这般模样,心中更为惭愧,老师为自己如此操劳,自己却未能如老师之愿。然眼下木已成舟,吴广亦无可奈何。谈及西施,吴广不忍欺瞒,便未出言回答。

  伍子胥见吴广不愿提及越女之事,心下叹息一声,却也不忍再作责怪之言,只是望向吴广道“此刻老夫亦无责怪公子之意,公子且与老夫说来,此番面见王上之事”

  吴广闻言,当下将御龙殿与父王交谈之事,如实告于伍子胥知晓.

  伍子胥听完吴广话语,紧锁的眉头竟是舒展了开来。向吴广道“公子,下臣听来王上却是对公子期望颇高”

  王上今日对吴广这一番言语,在伍子胥看来,竟颇有将吴王之位传于吴广之心思,这由不得伍子胥不慎重。

  如此看来这越女亦是因王上看出吴广心思,这才将其纳入后宫,以此绝了吴广之心。然这一切王上并无让自己知晓之意,伍子胥心中一时间亦无法确定吴王之心意.神情不断变换之下,伍子胥又言道,“公子去往武陵之地,当要筹划才是.然公子远离姑苏前往姑苏之地亦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公子若不能放下对那越女之心,公子怕是再难得王上重视.”

  吴广闻言正色道“老师所言,广心下亦是明了,此番却是广有负父王厚望,有负老师教诲.广本无与兄长争嫡之心,然广此番出行之后,亦有与各国天娇争雄之心。广到那武陵之地之后自当勤于修炼.”

  伍子胥闻得吴广这番言语,心下亦是安慰,沉声道“公子若无夺嫡之心,老夫亦不强求,然公子此言确是老夫长久以来之期盼,在武陵之地但有所需之物,老夫定当为公子寻来。只是公子此番离去,却不知老夫何时能再见公子.”说着亦不由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孙伍嘉.

  吴广闻言,暗道老师终是一如既往支持自己,今后当不负老师期望,看向面露不舍之情的伍子胥,深深一礼道“广定当不再让老师担忧,伍嘉跟于广多时,广必会善待,还望老师且勿忧心.”

  伍子胥遂又向吴广与伍嘉交代了一番在外琐事。一众府兵自当跟随吴广前往武陵之地以保卫吴广以供吴广驱使.伍子胥亦知山寨之事,当下即言会派遣两名融血境祭祀跟随吴广,进入山寨教导山寨之人修炼,吴广闻言不胜欢喜,据吴广所知这祭祀院拥有的融血境修士不过数十之数,皆是吴国中流砥柱,以老师之权势,调遣两名融血境祭祀长期驻守在外,怕亦是免不了引来太宰伯夷的弹劾.对此吴广感怀于心,亦不作多言。

  吴广又问及伍子胥陈法之事,此行会稽山若不是自己拥有五行神瞳之故。怕是那越营行踪断不会被发现,故此吴广对于阵法一道已是收起了小觑之心.伍子胥闻得吴广谈及阵法之事,不住责怪吴广往年不重视阵法学习,此刻若再学布阵之事却是为时晚矣,看其一副受教模样,伍子胥言道,待过些时日自会遣人将自己所刻录阵法送至武陵之地.

  伍子胥见眼下再无他事.又吩咐伍嘉几句之后,便向吴广拱手告辞道“公子到了那武陵之地,若有不便之事,就传信于祭祀院,老夫自当竭力为公子筹谋,老夫这就回府去了”

  吴广闻言,再次重重一礼道“老师,广此去定不再负老师苦心,还望老师保重.”

  伍子胥再看了一眼吴广与伍嘉,便转身离去了,雏鹰终是要自己成长,才会有横击长空的那一日。

  翌日,吴宫之中传来吴王诏书.“尚公吴广无理政之念,出行会稽山之际,转道越国之地,虽安然回归,然其恣意妄为之举,却不得不罚.故遣其于武陵之地反思己过,若无传召不得回归都城姑苏.”

  此诏传出,吴国上下并未起波澜,在百姓心中这二公子吴广只是一平庸之辈罢了。

  凤仪殿中王后突闻此诏,想起吴广昨日之态,心中已有预感,只是还是生出了些许难言之痛,亦知王上既已下诏,此事断无更改可能。伽罗心中默念道广儿此去当一路小心,母后便在这吴宫中等待我儿归来.

  兰陵殿中,西施闻得公子吴广被吴王遣离之事,心下颇为愧疚,吴广身影越发的清晰了起来,那个总是在自己最无助之时出现的人.想来却因自己之故,如今要远离此地了。不知为何心下顿是酸涩异常.不知是否还有再见之日,西施一时间竟泪流不止.

  御龙殿中传诏之人归来,回禀吴王道“我王诏书已传于尚公”。吴坚闻言心神一怔,心下暗道广儿却不要怪父王心狠.

  而此刻吴广已是安坐于去往武陵的车马之上,吴广掀起帘子回望姑苏城,心中前头万绪,然对于前路亦是期待万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