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殿前定计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4664 2020.01.15 23:18

  乾龙殿中,吴广听着众臣商议应对抵抗四国联军之策,数名大夫进言之后,吴广知晓此时殿中分成了主战和主和两派,然众臣又拿不出切实可行之法,一时间大殿之上众臣争吵不止。

  吴广见父王安坐于大殿之上,由得众臣争吵,不出一语,吴广当下亦未有所动。只是心下暗暗盘算,不再理会众臣之言。

  秦楚联兵出兵最巨,由秦国上将王翦为统帅,领五十万万精锐近日已在楚国郢都集结,欲由吴国北边进攻.齐国派遣孟尝君田文为统帅,领兵三十万欲由吴国西部进犯。越国则是派遣文种率兵十万已在吴郡边境安营,似是在等待三国一同发难。

  而吴国此时国中可以调配的兵力不过八十万,其中还包括二十万守备军,若正面四国百万联军合围,怕是吴国倾覆就在眼前。

  吴广知晓为今之计只有分化四国联盟,才有胜算。吴广正要出言询问四国出兵详情。

  却见太宰伯夷一副闭目不语模样,好似殿中争休与其无关一般。而上将军孙武亦是伫立在殿前,任由百官争议不作一语,吴广心下明白怕是这些时日,众臣俱是这般模样,心下不由一阵默然,自己尚在姑苏之时,但凡有所战事皆是由老师伍子胥在内出谋划策,在外皆由上将军孙武主战。不想此次归来殿中议事竟不见老师身影,朝中之人亦多是无能之辈。

  念及至此,吴广不禁抬头看向吴坚,却见父王亦是看向自己,吴广正踌躇是否出列进言之际。

  孙武终是不耐道“都给本帅住口,前方战事自有本帅主持,汝等这般喋喋不休,可有商议出退敌之策”说完孙武想起吴广亦是归来,见吴广此时面露坦然之色,随即转而向吴广言道“尚公,想来此刻汝亦对四国来犯之事有所了解,不知汝可有良策”

  吴广闻言,当即出列向吴王与孙武拱手一礼之后,便面对众臣道“本公方才听诸位进言,对四国联兵之事已有所了解,然本公看来诸位似是未有良策”

  吴广正欲继续出言,不想大夫来德出言道“尚公之言,可是责怪我等无能”

  可不就是如此,吴广见大夫来德生却是一个肥胖之人,此时气急模样倒是让人生不出厌恶之感,吴广闻言亦不作声,而是转身向吴坚投去疑惑目光,似是在询问吴坚方才自己所言可有不当之处。

  吴坚见吴广望向自己,见吴广模样怕是心中已有谋划,当下沉言道“来德汝且退下,听尚公道来”

  众臣见吴王已是发话,自不敢再质问吴广,此刻皆是静待吴广出言。

  吴广见状,心中暗道,父王威仪巨甚,众臣无不畏惧。

  理了理思绪,吴广遂又言道“诸位所议不过战与和之间,一味争论此事,本公以为无甚意义,我吴国不过八十万兵力如何面对四国百万联军来犯,故本公以为唯有分化四国,分而攻之,方有解我国危机之法”

  众臣见吴广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颇有吴王威仪,随即又心下恼怒,吴广之言虽是有理,但这般说来似是在指点众人。

  吴广自是将众臣此刻恼怒之色看在眼中,然此事关乎国运,吴广沉思片刻,这才又言道

  “上将军曾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公敢问诸位,何人知晓四国攻我之故”吴广自知资历尚浅众臣对自己心中不服,故而提及孙武之言。

  果然众臣见吴广言及上将军之言,心中明白此子还是知晓尊重前辈的,脸色这才放缓。

  孙武听闻吴广之言,原本冷峻的面容亦是多了几分笑意道“尚公所言,颇有本帅作战之谋,这四国伐我之故,汝等可有知之祥者”说着,孙武目露询问之色望向众臣。

  却见一名穿着铠甲的武将出列道“回禀上将军,对于齐国攻我之由,末将略知一二”

  孙武遂向吴广言道“此人名唤孙奇乃是前将军孙前副将,近年来与齐国战事亦多由孙前领兵”

  吴广见孙武向自己介绍起了此人,当下点头示意知晓。

  孙武随即又出言问责道“汝既然对此颇有所了解,为何不向我王禀告”。

  这孙奇听得孙武之言后,颇为无奈的抬头望向吴王处。

  吴坚见副将投来目光,随即轻咳几声道“此事暂且不论,汝且向尚公道来”

  吴广见状哪还不知,孙奇定是已将此事禀告于父王知晓,然父王倨傲并未理会罢了。吴广随即望向孙奇处面露询问之色

  孙奇这才言道“想来公子亦知,此时之齐国王位乃是世族田氏篡位而来,而齐国除了田氏之外更有管氏,司马氏两大世族掌握着极大的权势,二族虽已臣服于田氏,然暗地里对于田氏之令,亦是阳奉阴违。齐国朝局不稳之下,田氏在谋臣建议下,寻找外敌转移齐人注意,团结人心”

  “原是如此,这田氏谋臣倒也颇有些谋略,怪不得能取齐而代之,然本公听闻齐国攻吴,却与孔圣之徒子贡有关”听完孙奇之言,吴广心中颇为释然,不住追问道。

  副将孙奇闻言望向吴广道“尚公明察,此事确与那子贡有关,这齐王原意攻伐鲁国之地,想必个中原因尚公亦是知晓,却不想子贡劝说于齐王言道,鲁国国弱,若是攻伐鲁国必可一战而胜,则与国无益,倒不如攻伐鲁国之侧吴国,吴国势大,常与楚越交战,若攻伐吴国,即能使国内齐心一致,吴国在楚越牵制下亦无力攻伐齐国。齐王闻言后便是采纳了子贡之言。”

  “这子贡确乃大才,如此即可保故国不失,又可使齐王另眼相待”吴广听罢,不禁感叹子贡之才,顿声道

  “尚公真是胸怀天下啊,竟对献策攻我之人这般推崇”一直闭目不语的太宰伯夷此时竟出声道。

  吴广闻言亦不理会,而是对着吴坚拱手一礼道“父王,如是听来,这齐国并无一家独大,伐吴亦只是为了团结国内,父王大可遣使臣前往齐地,联系两大士族,示弱于人,想来这齐国必会退兵归去”

  一众朝臣听闻吴广之言皆是深以为然,看向吴广之色亦再无轻视之意,连太宰伯夷此时亦出奇的未出言反驳,只是心下恼怒,此子竟这般怠慢。

  吴坚见吴广言之凿凿,心下欢喜,脸上亦是闪过一丝笑意,继而又沉言道“这四国联军,在寡人看来秦楚联军不破,则我国之危不减,尚公汝对于秦楚结盟可有良策”

  吴广闻言,心下亦深以为然,沉默片刻后又道“回禀父王,这秦楚联盟固然是因为秦楚姻亲之故,更是因为晋国三分之后,秦国联楚失去屏障。若是我等设法联络赵,韩,魏三族,默许晋国三分之现状,他日三族若要立国,我吴国愿与之结盟,以此游说三族出兵攻秦,犯吴之秦军必然返回秦国,如此可破秦楚结盟,而楚国近年在我吴国攻伐之下,想来凭其一国之力断无伐吴之能”吴广一字一句缓缓道来,环顾之下,众臣无不暗自叹服。

  吴坚听得吴广此言,直言道“此谋甚好”,心中对于吴广之能有了更深的认可。

  眼见一众朝臣尽皆折服在吴广一番言辞之中。太宰伯夷又是出言

  “尚公所谋无疑与痴人说梦,且不说那赵,韩,魏三族如何会攻秦就吴,我姑苏之地离那晋国之地更是有数十万里之遥,只怕是人未至,而秦楚联兵已至”太宰伯夷在吴王话音刚落后,便出声道。

  吴坚见伯夷今日数次出言扰乱,正待出言喝斥之际,然心中知晓伯夷之言颇有道理,亦不由暗自思索了起来。待伯夷言闭,众臣皆以伯夷之言为然,心中暗叹吴广之谋或可解眼下之危,终是稚嫩些。

  吴广正待再言,不想乾龙殿之门又被打开了。

  却是久未上朝的大祭司伍子胥与供奉伍子堂两人,伍嘉与白起二人此刻亦是紧跟其后进得殿中。

  只见白起进入乾龙殿之后,四处张望之下,见吴广立于殿下.正要出言询问,但见殿中众人皆是脸色凝重.便就并未出声,只是这般行为在众臣看来却是极为放肆。

  吴广随即看向白起,白起见吴广神情,这才学着伍嘉般安立在伍子堂之后。

  “哪里来的小子,竟是这般狂妄”太宰伯夷见是伍子胥来道,本就心中不渝,却不想与伍子胥同行之人举止竟这般放肆,当即宣泄道。

  “太宰不必动怒,这少年乃是由尚公外出带回,并不知晓朝中节礼,倒是老夫疏忽了”伍子胥走向殿前随即道。

  “原是如此。”吴坚闻言将目光投向吴广,见吴广颔首示意,吴坚继而望向伍子胥道”伍卿多日未见,一切可还安好,此间众臣正在商议四国来犯之事,未知伍卿可有良策”

  伍子胥谋略之深,吴坚多年来深以为然,故此刻见伍子胥到来,连带着愁容亦舒展了几分,着急向伍子胥询问道。

  “劳王上挂念,下臣一切如常,方才在殿外听得尚公之言,下臣以为甚好”伍子胥当即拱手而言道。

  言罢,伍子胥颇为赞许的望向多年未见吴广,昔日少年此刻已是仪表堂堂,言语间,对天下之事亦是颇为了解,伍子胥心中甚是安慰。

  见伍子胥望向自己,吴广不禁心头一热,老师多年来敦敦教诲不禁涌上心头,然此刻正在殿上,吴广只是向着伍子胥俯身一礼以是尊崇之意。

  “大祭司之意,是谓老夫方才所言不足为虑乎”伯夷见伍子胥一副老成谋国模样,出言讥讽道,心下暗道伍子胥久未上朝,竟是口出诳语,倒要看汝如何收场。

  闻言伍子胥向着伯夷,淡淡一笑道“太宰所虑老夫心中自有应对之策”。

  闻言伯夷不禁暗道伍子胥狂妄,竟不再出言,只是一脸笑意看向伍子胥。

  “王上,晋国素来与我吴国交好,乃是晋国要以我吴国制衡楚国之故”伍子胥向着吴王徐徐而言道。

  “伍卿所言甚是”吴坚自是知晓晋国与吴国交好,归根结底乃是防范秦楚之故,见伍子胥此时说来,吴坚当下应声,只是心下不解伍子胥之意,带着几分疑惑看向伍子胥。

  “我王明鉴,此刻晋国虽已三分,然赵,魏,韩三族皆乃晋国贵族,岂能不明其中厉害,只是晋国内乱未除,加之赵族与秦交好,不得不任由秦国联楚罢了,故下臣以为我王只需遣一使臣向魏,韩两族言明,想来二族自会迫使赵族相助于吴”伍子胥继续言道。

  “大祭司所言亦如尚公之言,只是秦军不日将在楚国郢都集结来犯我吴国,派遣使臣到达晋地需数日之功,这可如何是好”孙武听闻伍子胥之言,,见伍子胥所言与吴广如出一辙,心中颇为失望。

  一众朝臣见状,心中亦是不住暗叹

  吴坚见伍子胥闻言,未有沮丧之色,多年相交之下,知其必有破解之法,随即又向伍子胥言道“想必伍卿已有良策,速与众臣道来”。心中却是暗叹,自吴广被贬武陵之后,伍子胥不问朝政久矣,如今之朝堂却再无大能者。

  伍子胥见众臣皆是望向自己,遂言道“此事还与这少年有关”说着望向白起处。

  众人见状无不诧异,众人自是知晓伍子胥不是妄言之人。

  却见白起在伍子胥瞩目之下,从怀中拿出一物。

  “机关器,这可是血脉机关器”孙武见到此物不禁惊呼道“难道此人乃是机关器一族之后”

  原来,白起当日回到银月狼族领地之后,便想把这将其送入万兽岭的飞行器,奈何这飞行器体积庞大,不宜携带,正无奈之际脑海中竟浮现出操控这机关器的方法。随即白起按照此法,滴血与飞起器上,再按下飞行器上开关,原本庞大的飞行器竟变成了如今这般大小。

  而伍子堂前往祭祀院面见伍子胥之时,便将万兽岭之事告知了伍子胥对于公孙一族血脉机关器,伍子胥亦有所耳闻,故入宫见到白起之后,便提及此事却不想白起所言飞行器确乃血脉飞行器。对此伍子胥亦不由惊叹吴广之气运造化。

  “正是,此少年应是公孙世族之后,此刻更是已奉尚公为主,而这机关器正是飞行类机关器”伍子堂见孙武惊叹模样,随即向吴坚正色道。

  “王上,为让三族相信我吴国结盟之诚意,下臣愿为我王出使三族”

  “甚好,如此便有劳伍卿了。尚公此番归来,倒是给寡人带来了极大的惊喜”吴坚见到公孙家机关器的那一刻,哪还不知吴晋之间的距离,乘坐飞行器之下怕是只需半日便能到达,再有伍子胥出使三族,这破除秦楚联盟指日可待,而更让吴坚欢喜的是,吴广竟然结交了公孙族人,要知道机关器一道长久以来一直控制在秦,汉两国手中,对于机关器一道吴坚垂涎已久。

  吴广闻言,心下汗颜,幸有老师见识广阔,自己倒是忘了飞行器之事。

  吴坚此时心情大好,吴广见状随即又是出言道“父王,儿臣以为那越国经过多年休整,实乃我吴国大敌,其亡我吴国之心不死,其国土与我吴郡接壤,值此之际,当发兵伐越,给予雷霆一击”

  吴坚闻言即道“伐越之事,容后再议,眼下出使晋地瓦解秦楚结盟才是要紧”

  太宰伯夷随即出列道“我王所言极是,下臣愿为我王出使齐国”

  吴坚见众臣再也异议,继而言道“如此,传寡人令谕,由太宰伯夷出使齐国,由大祭司伍子胥出使晋地。至于齐国之议,寡人还要思虑一番,越国之事,待大祭司归来再议,若无它事,这便退朝吧”

  众臣闻言当即拱手道“我王圣明,臣等谨遵我王令谕”

  一连数日商议未果,此刻终是有了定论,众臣离殿之际,皆是望向尚公吴广,心下无不感叹,市井之言,却是当不得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