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佳人如梦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4788 2020.01.08 21:29

  山寨众人对于这位气质高雅,身上有一份让人不可靠近之威严的青年恩公,本就心存感激.没想到数日相处之下,村民们感受到这位恩公发自内心的关爱之情,对于吴广亦是越发的尊敬了起来.

  吴广看着村民们洋溢着真挚的笑容,看着村中练武子弟每日刻苦的操练,不由得喜欢上了这里的一切.

  原本在伍嘉眼中年少老成,常人不近的公子,此刻竟能与这群村民打成一片.要不是亲眼所见,怕是打死伍嘉也不会相信眼前,毫无仪态席地而坐与村中老者相谈甚欢之人,会是自己相处了五年的公子.

  伍嘉不明白到底在吴广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似乎这样的公子更让伍嘉尊崇了.只是在这山寨已有三日之久,伍嘉想起临出姑苏城前夕,王后派宫人前去告诫自己,不可使公子离王城太久.伍嘉不禁暗自惆怅.

  只得硬着头皮,靠在吴广耳边低声道“公子,我等已在此处三日之久,此番出行还要去会稽山周边,此地前往会稽山亦需数日之路程.这...”

  原已过去数日,此间之乐真是让人忘却时间啊.吴广暗自想到,但也明白伍嘉必是受了母后命令,再在此停留,他日不免让伍嘉受母后责怪。

  吴广当即起身告别老者,回到屋中吩咐伍嘉准备出发前往会稽山之事,向村民告知众人即将离去的消息,今后亦无需担心物资之事,村中练武子弟也会有专人前来指导.

  伍嘉闻言便告退离去,召集村民告知公子即将离去之事.

  一个时辰之后,伍嘉进入吴广居处,只是大武大奎等十人跟随伍嘉一同而来.

  不等吴广询问,伍嘉挠着脑袋向吴广说道“公子,大武,大奎,大亮等十名4牛力量者闹着要跟随公子离去.”

  “是啊,公子,我等想跟随公子左右,唯公子之命令行事,还望公子不弃.”

  伍嘉身后众人当即出声道.

  吴广见状心下颇为欢喜,然并未即可应允,而是吩咐伍嘉命村中五百余名练武青年集聚于屋前.

  伍嘉闻言,即刻前往召唤众人.少时,吴广眼见众人皆聚于屋门之外,便走出屋子向着众人缓缓而言道“尔等可知,大武,大奎等人欲同广离去.”

  “我等知晓,大武等人乃是我等五百余人中修炼最出众者,我等身深公子大恩,无以为报,此番大武等人陪同公子离去亦是我等共同商议决定的,只恨我等武力低微不能如大武等人一般保卫公子.”

  似是众人之中武力最强之人在众人之前向吴广拱手行礼道.

  “尔等大可不必如此,大武等人虽同广离去,然广亦不会忘却尔等,随后会有我国祭祀院祭祀前来传授尔等修炼之法,我等离去之后,修炼一事切不可怠慢.广希望有一日能与诸君共战天下.”吴广极富真情,大声而言道.

  众人相顾之下,尽皆为吴广所言所感染,齐声道“定不负公子厚望.”随后便分出一条通道,分立于两边目送将要离去的吴广等人.

  吴广当下也不再多言,在众人注视中缓缓离去,临行之前吴广视线看向那一张张鲜活的脸,似是要将他们都记在心里.

  在去往会稽山之道路上,吴广了解到大武等人之神力属性,正好金木水火土属性各二人,年岁皆在十三岁之龄,除却大武五牛之力的力量余者皆是四牛之力的力量修为.

  当下吴广赐吴姓于众人,这样也便于回府之后大武等人在府中生活.

  吴武等人常年居住于山寨之中,可以说还是少年心性,一路上左顾右盼,对外界事物很是惊奇,吴广安座于车马之上,听得吴武等人骑着独角马一路上欢声笑语,心下甚为欣喜.

  伍嘉见公子自从去了一趟山寨之地后.越发像一个十五之龄之人了,亦是心下欢喜,当下为吴广介绍起此次去往会稽山之路线

  “公子,从武陵城前往会稽山,这路程还是需要些时日的,需经过建安,丹阳,九真三地,再到吴郡之地.这会稽山便在吴郡与越国都城会稽城相邻之处,想那越国五年之前在夫椒败于上将军孙武所率之师.其后便向我王奉上上虞,山阴二城,此刻越王在上大夫范蠡协助之下,国力剧增,怕是欲对我吴国行兵马之事.”伍嘉虽是吴广身边伴读,却听祖父伍子胥时常讲解天下之事,对吴国朝局政事颇有了解.

  “越国之事,广亦时常担忧,听闻那越王陈勾颇有隐忍之能,而那范蠡亦有大才,此时之越国当不再是5年前之越国,奈何广并无议政之能,父王这些年连败齐,楚两大上国之军,怕是这越国之患不在父王心中.”吴广虽不参朝议政,然此时越国之所以得以有五年喘息之机,吴广心中明白却是父王轻敌之故.

  此去会稽山之行,若有机会当要进入越国都城会稽郡打探一番.

  车队途径建安,丹阳,九真三城.所过之处,吴广见各地百姓生活还算富足,多年以来各地知事对于匪患一事亦多有镇压,然收效甚微,吴越之地多有山林环绕,故而山匪当真隐匿起来也是无从下手.这便苦了居与各地城池之外之村民.见此吴广心中亦是难过非常.这几日与山寨之民相处让吴广都不曾发觉自己对待百姓之观念亦起了少许变化.

  “伍嘉,此时我尚公府中府兵有多少人数.”吴广顿生让伍嘉带领府中府兵扫灭山匪之法.

  伍嘉一路以来也多见匪患之害,见此时吴广闻及府中府兵哪还不知吴广心中想法.“公子怕是不知,府中府兵只有区区两百人而已,廖以自卫罢了.”伍嘉顿时一盆冷水泼下.

  这还不是公子往日无争之行导致,按照照吴国律法公爵之位当可私养三千府兵以自卫,而此时尚公府中两百府兵还是王后出银招募的.仅凭公爵位的俸禄也就够尚公府上下日常支出而已.

  吴广见伍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当下想起这两百府兵还是母后出银养着...顿时暗叹钱财到用时方知少...看来此次回府之后要好好谋划下这经营之道才是.

  这扫灭匪患的想法,却是自己异想天开了.

  “公子,我等连日赶路,都不曾好好休养,前面便是吴郡境内震泽湖.不知我等是否在此稍事休息.”出行之府兵统领独孤成,此时骑着独角马来到吴广车马旁向吴广请示道.

  “震泽湖,可是接连吴越两国之震泽湖,广亦听闻许久却不曾来过此地,既然此刻就在眼前,那便去那休憩片刻亦无不可.”吴广拉下车中窗帘朝独孤成指引方向望去,随即应允道.

  震泽湖,吴国国内河流尽皆汇于此处,其山水之美闻名神龙大陆,此时吴广听闻来到此地心中不免生出欲一睹其风采之雅兴.

  少时,众人下马安置独角马与山间,一众府兵自是担起守卫生火之责,而吴武等人则在吴广兴致盎然之下,随行吴广至震泽湖畔,却见这震泽湖一望之下竟是无边无垠,而湖面多有船只往来经过,虽离得很远吴广亦能感受到来往帆舟之上,渔民们欢愉之心情.

  真是一处佳绝之处,吴广望着这无边的震泽湖正心旷神怡之际.

  忽闻远处传来一阵追捕之声,当下吴广皱了皱眉唤来伍嘉问道“发生了何事.”

  伍嘉闻得吴广询问,当下吩咐府兵速去查看.

  少时,独孤成来到吴广处秉报道“公子,看情景是吴郡中捕快正在追补一名女子.”

  “即是吴郡捕快在办事,那我等便不必理会.”吴广看了看远处,恍然道.随即不再理会这嘈杂之音,却也没有了继续逗留的心情.示意伍嘉等人回府兵处,继续赶路.

  待得吴广等人回到府兵休养之地,却见不远处一名受了重伤之壮汉挡在两名女子身前与吴郡捕快对峙着.

  吴广虽未一睹那面纱女子之真容,却见其身旁一副丫鬟模样之女子生的甚是清雅素净,想来那面纱女子定是一美貌佳人。只是竟是捕快追捕之人、吴广心下不住惋惜.

  却见那面纱女子此时正四处张望,似是在寻求最后一丝希望。

  蒙面女子忽见不远处,一行镖师打扮的马队正在此处休憩,心下顾不上细想,吩咐丫鬟和受伤壮年男子往镖队方向前行.

  捕快中一名身着紫色豹服之捕快此时眼前追捕之人还欲前往,怕是要向不远处镖队寻求帮助,当下讪笑道“西葵,你等三人已是没有逃脱之可能,还不束手就擒,还是不要再累及他人了.”

  “陈明,枉汝有捕圣之称,却没想也是助纣为虐之辈,汝如何不知那知事王侩,在倚香楼中初见我家姑娘容貌,便出言调戏,我家姑娘几次不允之下,王侩便污蔑我家姑娘为越国细作.”丫鬟模样女子听闻陈明此言一边搀扶面纱女子往吴广处逃离,一边回声诉说道似是盼望捕快能放他们离去.

  那捕快听闻此言亦是一副无动于衷模样,即下令追赶女子三人.

  “公子.你看此事.”伍嘉眼见女子三人将至众人所在,向吴广询问道.

  “暂且看看再说.”吴广听闻丫鬟一番陈述,心下已有少许不忍,故并未阻止女子三人前往此地.

  当女子三人到达府兵之处,见众镖师皆是无所行动,亦无阻拦之意,蒙面女子望及一身素服却难掩高贵之色的俊朗青年,便知此人当是众人话事之人.当下也不迟疑,俯身向吴广见礼道“还望公子能出手相助,奴家确不是大恶之人.”

  其音如天籁一般让人清澈心脾,吴广顿时身形一阵.这声音竟是这般熟悉,心下一时却也回忆不起.此时亦犹豫是否出手相助.

  正在吴广犹豫之际,众捕快亦追往到此地,为首之人出言道“此刻,本捕头倒要看尔等还往哪里逃.”目光却不住向吴广等人打量着.

  见一众镖师皆是壮硕之辈,装备亦是十分精良,铺头陈明亦是见多识广之辈,心下明白这群镖师所护送之人定是来头不小.

  当下亦不想多生是非,随即向吴广抱拳道“我等皆是吴郡捕快,追捕之人亦是越国细作,还望兄台不要插手此间之事.”

  眼见吴广闻言之后并无反应,陈明下首之捕快出言道“我家头儿唤尔一声兄台是不想多生事端,此刻我等办事,尔等若胆敢阻拦,小心我等把尔等同抓进大牢去.”

  此言一出,众府兵原本悠然的神情不由露出了愤怒之色,皆是一副严整以待的模样,只等公子一声令下便出手教训这群狂妄之徒.伍嘉当即怒声道“放肆,拿下这狂徒.”

  陈明一见众镖师此等架势哪还不知眼前之人当非常人,暗道一声坏了,明白此行怕是不能顺利捕获那女子三人.

  还在不住打量着面纱女子的吴广见状,不由挥手制止伍嘉与一众府兵。亦不在意此时一脸凶煞的捕快.而是望向面纱女子沉言道“汝身旁女子所言是否属实.”

  似是想从面纱女子之举动看出些端疑,吴广深深注视着正俯首之女子.

  面纱女子闻言正要抬头回应,却不想本就疲惫的身子此时竟在抬头的一瞬间拐了一下“啊呀.”随着一声娇呼,原本遮住女子面容的轻纱随即滑落了下来.

  一张绝美的脸出现在众人眼中,真是倾国倾城此刻众人心头不住暗叹道.

  吴广却似灵魂颤动般神情呆滞定住了眼神“萧颖,朕的皇后,怎么可能.”若不是理智尚存,吴广此刻怕是已泪流不止.

  “公子,奴家奴婢所言句句属实”此时绝色女子亦看清俊朗青年之面容,心下亦一阵莫名的熟悉之感,随即诧异于此刻眼前人之神情,这神情竟是那样的清澈,却又充满爱意.

  当下情景亦不由女子多想“公子.还望公子出手相助.”绝色女子再一次向吴广俯身道.

  此时吴广在女子两次出言后,原本呆滞的面容逐渐恢复了过来,暗道是自己慌了心神

  “伍嘉,让这女子三人离去.”伍嘉亦是头一次见吴广如此慌乱的模样,吴广所言虽不甚清楚,但伍嘉亦是明白吴广之意,当即下令府兵驱赶一众捕快.

  吴郡之捕快哪是尚公府中府兵可比,不多时,一众捕快便在争斗中败下阵来,陈明心中亦是明白,若不是眼前一众镖师打扮的强者手下留情,自己等人今日怕是要丧命于此,当即亦不再作无谓斗争,下令众捕快撤回城中再做打算.

  府兵与捕快的争斗,丝毫没有引起吴广的反应,吴广目光之中好似只剩下眼前之人.吴广再此出声问道“汝是何人.”

  绝色女子心下更是不解.但眼见自己三人之危机亦是消除,当下感激道“多谢公子援手相助,奴家原是吴郡中一名清倌.”

  “在下是问姑娘,是哪里人氏,此刻又将去往哪里.”看到女子一脸不解的神情.吴广稍微稳住心神,暗道是自己失态了,眼前之女子当一如吴宫之中父王母后一般.只是模样与前世之人相若罢了.

  “原是如此,奴家本是越国会稽之人.此刻这吴郡怕是回不去了,此地不远之处有处码头可通往会稽城中.此番本有同奴家兄长与丫鬟离开此地之意,却不想遭捕快追捕.想来公子此番援手之恩,奴家怕是没有机会偿还了.然奴家定当永记于心.”女子轻轻诉说道.

  闻言吴广知道女子即将离去,心中是多么想留住眼前女子,但也知晓眼前之人不是上一世自己亏欠甚多的皇后萧颖,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眼见吴广不再言语,女子便出言道“若无他事,奴家这便去了,公子今日之后,当小心吴郡知事报复.万望公子保重.”言罢女子便吩咐丫鬟搀扶自己缓缓离去.

  “姑娘,却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吴广眼见女子此刻离去的背影当下急言道

  缓缓而行之女子闻言回头道“奴家名唤西葵.还望公子珍重.”

  吴广当下亦知再无理由强留该女子,只是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眼神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前世今生,却也恍然如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