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知事王侩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3078 2020.01.08 21:48

  车队将至吴郡城中,车马之上伍嘉不由探问道“公子,此番进城怕是免不了生出些事端,不知公子有何打算.”

  自见到那名唤西葵的女子后,一路上吴广总是一副心神恍惚的模样.

  此刻听闻即将要到达吴郡城,吴广才稍微收起不宁的心神“既然并无他路通往会稽山,那便只能由吴郡城中经过.”吴广思索一番道

  “公子,有些话不知臣下当讲不当讲.”伍嘉一副欲言又止却有神情急切的模样.

  吴广见得伍嘉如此模样不禁哑然道“你我之间何时需要如此,有话你直言便是.”

  “这吴郡知事王侩,下臣亦听祖父时常谈及,祖父对于此人颇有赞誉,这王侩出身于吴郡大族王氏之中,但为人洁身自好,并无听闻此人乃贪色之辈..”伍嘉一边紧盯着吴广之面容,一边缓缓而言道

  吴广在伍嘉一番话语之下,顿时心神一凝,回忆起西葵主仆三人方才之言行举止,此时想来亦是发觉不少破绽.当下问道“你是在说那女子三人不定便是那越国细作.方才广询问三人之时,你为何不明言此事.”

  伍嘉心下一阵苦笑,心下挪揄道,嘉倒是想提醒你,你也不想想当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

  见伍嘉这般作态,吴广心下明白怕是因自己初见女子容貌之下慌了心神,伍嘉亦是无奈,便摆手道“是广疏忽了.”

  随即向伍嘉沉言道“往后若再遇此番情景,嘉当出言提醒与广,你我之交你且放心为之.”

  伍嘉闻言望向吴广颇有些自责道.“是下臣过虑了,多谢公子指点.只是此番进城该如何是好.”

  吴广闻言亦是一阵无言,此次怕真是自己疏忽了,当下便言道“怕是只能向王知事表明身份,这下怕是广当真做实了平庸无能之传言.”心下亦一阵苦笑.

  车队在伍嘉传令下直往吴郡知事府行去.

  吴郡城中捕快衙门处,陈明等人刚及衙门,陈明此刻正与众捕快商议此次追捕失利遭人阻拦之事。突闻下属捕快来报此时有一镖师队伍正浩浩荡荡行于吴郡之中,看样子正在向知事府前往.

  闻得此言,众捕快皆是一脸错愕的模样,在方才追捕之时放出狂言的那名捕快此刻怒不可遏道“定是方才那队镖师,这也太张狂了,视我等如无物.真是岂有此理.”

  陈明此时心下却是一片黯然,看了一眼随行追捕之人皆是衣衫褴褛或轻或重受了伤,这班兄弟之身手自己是知道的,寻常镖师哪会是自己等人之对手.

  “却不知那俊朗青年是国中哪位权贵之后.若这镖队正是方才那批人,此刻能如此这般直往知事府中去,定是有恃无恐.”心下叹息,望着一脸愤慨中的众人,陈明却是怎样也生不出雪耻之心.

  陈明虽是寻常之出身,此刻能居一府捕头之位,不仅凭借陈明之神力修为,亦是陈明颇有审时度势之明.

  陈明当下便制止众人道“此刻尚不能知晓是否就是方才那队镖师,此间事亦要向知事大人秉告,陈升此刻你便与我一同前往知事府看个究竟.”示意方才叫嚣之人.

  原来那名高瘦身材,脾气火爆的捕快名唤陈升,此刻见陈明如此安排当下亦不生事,拱手道“遵命.”随后便跟随陈明往知事府去了.

  王侩本在前堂处理吴郡公务,忽见府中下人手持一物前来通报道.“知事.此刻有一队镖师护送两位年轻之人在外等候,其中一位肥胖青年言道只要知事见到此物便会明了.”来报之人说着拿出一物交与王侩之手.却是一枚黑色腾蛇印记之令牌.

  王侩见得此物当下便起身道“速速带我前往.”这令牌便是吴国祭祀院大祭司伍子胥之手令,而这大祭司则是当下吴国权势滔天之人,更为重要的是自己能安居此位多得于大祭司看重.一见此令,王侩哪敢怠慢.

  吴广一行人此时站在知事府府衙大门之前却见一名身着蓝色三纹麒麟图案,年约5旬之长者在方才通报门人引领之下,一脸急促下匆匆来到众人面前.

  那人见到吴广伍嘉二人,随即拱手询问道“不知是否是伍少郎驾临此地.”

  伍嘉闻言,笑道“是在下,嘉常听闻祖父念及王知事,此番途径吴郡之地故特来拜访.还望王知事不见怪才是.”

  “竟是如此,劳大祭祀挂念了,伍少郎快请进府说话.”王侩此刻听闻当真是伍祭祀之长孙,尚公少郎伍嘉来到此地,当下急忙邀请伍嘉进府.

  吴广见得此状哪还不明白这吴郡知事王侩怕是老师门下,但见王侩此人模样不似奸险之辈,加上对老师的信任,心中亦无他想.

  王侩在前面带路而行,却见伍嘉身傍俊朗青年行走于伍嘉之前,而伍嘉却无半分不满之色,神情中亦颇有恭敬之色,心下暗道,这青年怕便是当今二公子吴广。原本轻松的神情顿时生出了些许忧虑.

  待得众人进入府邸后院之中,王侩当即吩咐下人上茶,自己也不立即就坐,而是颇有深意的询问伍嘉道“伍少郎.却不知此来是否还有他事”

  伍嘉见吴广此时亦无指示,而是观望在着这知事府中的陈设,当下亦不做多言.暗示王侩自己亦是随行而来罢了.

  王侩见得伍嘉模样心下如何不知这俊朗青年便确如自己心中所想之人.

  吴广一路走来眼中这知事府内颇有雅洁之风,且并无奢华之色.心中亦颇是满意,待得下人上茶退去之后,方才对着王侩沉言道“想来王知事此时心中亦在猜测广是何人,广亦不想多作隐瞒.”

  王侩闻得此言,明了二公子此来怕是有事相寻.这二公子平日里风闻一般,此刻看来却是颇具威严,当下便行礼道“不知尚公到此,下臣多有怠慢.还望公子勿怪.”

  连忙请吴广居于上座,吴广亦不推辞,让王侩伍嘉二人居于自己下首之位.

  吴广当即示意伍嘉把此前之事告知与王侩知晓.

  随着伍嘉缓缓叙述着方才捕快追捕之事,王侩随即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待听到追捕之人言及自己乃好色之辈,急忙起身向吴广道“并无那女子所说之事,还望公子不要轻信.”心下却也对发生之事有了几分了解.

  王侩想来怕是这二公子见得那清倌容貌,迷了心窍,心下安道吴广此番所为,端是坏了自己一番部署,一时间亦不知此时当说些什么.神情颇有些无奈的望向吴广.

  见到王侩此番模样,吴广心下哪还不知王侩此时心中所想,但此事缘由亦不可入他人之耳.

  当下也顾不上王侩有何想法,便问道“不知王知事是如何断定那女子乃是越国细作.”

  王侩闻言暗道这二公子真是迷了心窍.但也只能一一告知与吴广知晓“想来公子亦是知晓,我吴郡乃与越国会稽接壤之地,而越国在上大夫范蠡治下此时国力亦不可小觑,近日多有滋扰我边境百姓之事.下臣便下令我城中捕快多有留意越国细作之事,而那名唤西葵之女子本是我城中出名青倌,在下臣与众同僚几番试探之下,发现该女对我城中布防之事颇为在意,几番查证之下,该女子确是有很大嫌疑.故下臣才会下令城中捕快将之捉拿.”

  吴广听闻此言心下不免信了几分,但亦不想再深究此事,随即起身向王侩拱手道“此间事倒是广坏事了.”

  王侩眼见吴广如此,只能回声道“公子亦是不知此中缘由,此番木已成舟,还望公子不必挂怀.”心下却是只能无言苦笑.

  吴广见状亦不想在此地多做停留,对王侩言及欲往会稽山一行.

  王侩想起坊间之言,此刻见到吴广如此作为.怕是这二公子比之坊间传言更是不如.心下则是无奈之极.

  当下要紧之事是要与幕僚再商议此事.王侩亦不留吴广等人.随即向吴广拱手道“即然公子还有要事,臣下亦不留公子于此,本想一尽地主之谊.然近日会稽山常有越人滋扰之事,还望公子万勿大意.”

  吴广此时却只想离开这吴郡城.亦不在意,隧言道“王知事不必如此,广自会小心.”言罢便吩咐伍嘉传令众人准备往会稽山一行.

  吴广颇有些落寞般坐上了车马,伍嘉见公子此番作法确有不当之处,但见其此刻模样亦知不可多言.

  吴广一行人方才离开知事府衙不久。知事府中王侩便闻得门人来报陈明铺头此刻正在府外等候.却有要事秉告.

  王侩心下不住挪揄道“这二公子留下的摊子又够自己忙一阵子了.”便让下人领捕头陈明来此.

  陈明眼见知事府中并未有方才一众镖师身影亦不作多想,而是在见到知事王侩之后将追捕失利一事重新向王侩叙述了一遍.

  王侩闻及陈明叙述此事,心下苦笑道“这二公子倒是磊落.”当下告知陈明此事已是知晓.不必多作深究.

  陈明闻言心下知晓那众镖师当不是寻常之人,亦不再多言,便告退离开了知事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