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文种范蠡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3137 2020.01.09 12:11

  吴广与伍嘉两人在吴郡驿站之中,租来一辆独角马车,便向车夫吩咐往越国都城会稽一行.吴广两人原本以为,若不许以重金车夫断然不肯前往,不想车夫闻得要往越国会稽城,竟是欣然应允.

  自五年前吴越交战之后,这吴郡边境越国车队是断难进入吴郡之地,然这车夫似是无所畏惧进入越国境内,吴广伍嘉两人皆是一副疑惑不已的模样.

  这车夫见到吴广两人如此模样,如何不知两人此刻疑惑,便出言道“看两位小哥模样,想必是初来我吴郡之地.自五年前越国兵败于我吴国之后,但凡这越国城池,对我吴国车队俱是不设防备的.”

  吴广两人闻得此言皆是一副释然模样.心下吴广却道,若无这会稽山之事,越国一副俯首称臣的模样.倒也很难让人生疑,眼下对于这会稽之行却是愈加的期待.吴广见这车夫亦是多次来往与吴越两地.便示意伍嘉一路上向其询问越国情况。

  吴广知晓去往会稽城需半日之路程,便安坐于车马之上修炼起了神力.自离开姑苏以来,吴广对于神力修炼一事却是松懈了不少,想起那会稽阵法。心下暗道对于这五行神力的用处,却是所知甚少,虽有五行龙诀可供修炼,但始终是停留在练体之境。此刻吴广已能运用神力于双目,四肢之上,但这五行龙诀记载之武技此刻却一无领悟,就五彩双目之能力亦没有完全发掘,更别说四肢神力之运用.吴广暗道此后断不能再荒废这神力修炼一事.

  而此时越国都城太宰府府中,却有一名年约三十余岁气质儒雅,穿着一袭蓝色便服的男子,带同一名头带面纱身材出挑的女子在前堂,静待太宰府中下人通报太宰文种前来.

  而此时太宰府后院之中,一名年约四十余岁颇具威严,身着越国上臣服饰之中年男子正与那日会稽山越兵大营中千夫长文达商议交谈着.

  闻得下人来报,文达随即向中年男子道“父亲,既然上大夫此刻来到府中,这会稽山一事,孩儿就与父亲同上大夫一起于堂间一一叙述.”

  原来这颇有威严中年正是越国太宰文种,而这越营千夫长文达却是其长子.文种听到文达此言心下一阵沉思之后道“正该如此,这会稽山之事当要与范大夫商议一番.”

  待得文种同文达进得客堂之中,见得上大夫范蠡,两人拱手对范蠡道“上大夫久候了,想来上大夫此来是为了这会稽山一事.”

  原来这儒雅男子便是越国上大夫范蠡,范蠡见得文种,亦是起身拱手道“叨扰太宰了.蠡确为了此事前来.”

  越国自五年前兵败之后,越王陈勾入吴侍吴王以车马,文种与范蠡便放下心中成见,精诚合作终是于两年前迎得越王回归越国,亦让吴国放下了对越国的戒心。多年的相辅相成让两人成为了忘年之交.说起话来亦少了诸多忌讳.

  文种坐于范蠡身旁道“会稽山之事确是我等始料未及,此刻我儿文达刚回府中,老夫正要问其此间之事,眼下老夫便与范大夫一同听文达道来.”

  文达此刻站于文达座位之后闻得文种提及此事,当下拱手对范蠡一礼道“末将愧见上大夫.此番文达有负上大夫与父亲一番筹划.”

  范蠡闻言,起身扶起文达道“文达之能蠡心下明了,我军隐匿于会稽山中,且有太宰亲布阵法.如此这般,竟亦被发现,想来对方是有备而来.此刻我等兵士能安然返回,便是文达之功,文达不必过于自责.”范蠡闻言心下却是困惑不已,据悉此刻吴王吴坚与上将军孙武正率兵攻打楚国宛城,想必这大祭司伍子胥当留于姑苏主政才是,而这吴国之中能轻易破去文种所布阵法之人还能是谁.

  文达闻得范蠡此言,心下亦是感动之极,当下详细叙述了当日之事.而当其提及越兵斥候被一镖师队伍护送之神秘青年抓获之时.原本安坐于范蠡下首那蒙面女子身形却是微微一震.

  其动作虽是甚微,然身坐女子一旁的范蠡却是感受到了女子此时的异样.

  范蠡当下亦未有所举动,而是静静听文达叙述.

  文达言及那斥候带兵捉拿镖队,未果后便下令越兵撤离.而后又派遣斥候再回越营行勘察之事,越营之地竟已是满布吴国兵士.

  闻得此言范蠡与文种皆是心神一震,互望一眼之下,皆看出对方震惊于吴国兵士反应之迅速.

  待文达叙述完当日之事,范蠡沉思许久过后方才道“听得文达之言,蠡心中却是忧思愈重,此番会稽山之事文达不仅无过反是决断及时,这才免去我越国千名士兵丧命之忧.太宰此事看来此事颇为棘手.”范蠡文种尽皆以为吴国此刻已是对越国放松警惕,不想竟生出这般事端。

  言罢,范蠡稍稍望了一眼此时看不出神情的蒙面女子.

  而这蒙面女子此时心下亦是如惊涛骇浪,这堪破文种所布阵法之人,怕不是当日救助自己那俊朗青年.一时之间竟乱了心神.

  太宰文种此时闻得范蠡之言,亦是一脸凝重.沉声道“范大夫所言甚是,我等筹谋之事,此时看来却是操之过急了.不知这吴国之中何时有出现了如伍子胥一般的陈法高手.而越营之事又已暴露,本想借这次吴楚交战之机.哎”文种心下想来,只有伍子胥一般的阵法高手才能在短时间内破去自己所布阵法,勘察到越营位置,而此刻吴郡怕亦是守卫森严..心中顿时苦涩万分.想起越王陈勾自吴国归来之后,对自己等人虽是恩荣不减,自己则是每日尝蛇胆卧柴草.闻鸡鸣即起身处理政务,两年来从未有所改变.一切都是为了战败吴国一雪前耻.而今却是谋划不成,还要引来吴国猜忌,五年来一切隐忍此刻好似变得毫无用处.

  一阵重重的叹息之声此刻在文种心头响起.文种亦知此时范蠡尚在,便稍收起心神,眼及与范蠡同来之女子,向范蠡问道“却不知与上大夫同来之人是何人.”

  文种心下明白,范蠡断不会带同一个与此事无关之女子来此.

  范蠡闻言苦笑道“此女乃蠡在五年前于交趾之战中救起之越国女子,此女这五年中于吴郡城中收集情报,此时已是被吴郡知事王侩发现端疑,便回到了蠡身边.此次前来亦有将此女所获之情报告于太宰知晓之意.然此刻蠡闻得会稽山之经过后,此女获得之情报怕是无用了.”言罢,范蠡心中亦是苦涩万分.

  那蒙面女子闻得范蠡向文种介绍起了自己,一双美目却是满含情意的望向范蠡.五年前范蠡将自己救起之后,自己的心思就系于范蠡一身.只要是范蠡想做的,自己都将无怨无悔的帮助范蠡去完成.而方才因为想起吴广不安的心绪,此刻已被女子抛诸于脑后.

  蒙面女子当下起身向文种父子二人行礼道“奴家西施.见过太宰、见过千夫长.”声若黄鹂,闻得女子声音,文种父子两人心间皆是一惊,虽不见其面容但闻其音,也能知晓这女子,乃是罕见之佳人.

  文种两人随即一副“艳福不浅”的模样朝范蠡望去.正要出言。

  范蠡见得两人如此模样,急道“太宰切莫误会.蠡心中断无儿女之情.”原以为这一次当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范蠡暗叹一声,不知何时才能与眼前女子不理这世间烦恼,隐居于山林之中.

  一阵恍惚之后,范蠡心中却道只有战败吴国为数十万越国亡魂讨回公道,自己方才能无愧于越国.才是自己解脱之时.

  女子见范蠡此时望向自己之神情,却也明白范蠡心中苦楚,范蠡之心只要如自己之心,对自己来说便够了.

  文种亦无心思在此事上多作赘言.当下向范蠡道“此事还要向我王秉告.只是..”待提及越王之名,文种却有些不知如何向越王叙说,心下自是愧疚万分

  范蠡闻得文种提及向越王陈勾交代之事,心下亦是没有来的一阵痛楚,只是范蠡的痛楚与文种不同.这些年来范蠡眼见越王愈是对自己残忍,愈是害怕越王会有一天迷失自己.而作为越王从小一同长大的同伴,范蠡亦感觉与陈勾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自己有时已不能明白越王心中所想.

  当下无奈道“此事还是留待明日早朝过后,我等一同进宫向我王阐明.”

  文种闻言微微点头道“只能如此了.”

  现下范蠡见此行已无他事,今日所闻之事太宰文种亦需要时间消化.便带同西施向文种告退离去了。

  文种此时亦不做强留,吩咐文达送上大夫于车马之上.便满怀忧虑的回后院去了.

  待文达送至范蠡两人于车马之上,范蠡问及文达道“文达,却不知那斥候此刻身在何处.”

  文达闻言后,一副了然的模样回声道“此刻正在我军城外帐中,末将回营之后即刻将此人送与上大夫府中.”

  范蠡赞赏的看了一眼文达,道“如此甚好.文达留步.”随即在车夫的驱赶下回府去了.

  而此时,一辆来自吴国吴郡的独角马车亦是缓缓的进入了这会稽城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