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再回姑苏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2553 2020.01.15 03:48

  吴广率众人一路策马飞驰骋,不过一日之功,吴广一行七百余人已是进入姑苏之地,此时骑于独角马之上的吴广望着久别的姑苏城久久不语。

  “三年了,朕终是回来了”

  “吴大哥,这便是姑苏城吧,没想到人类城池竟是这般宏伟”白起安坐于银狼白山之上看着姑苏城惊叹道。

  吴广闻言转头望向白起笑言道“白起汝以银狼为骑,这模样倒是极为威风,这姑苏城乃是我吴国都城,自是不凡,此番汝便同伍嘉随广一同入宫。”

  白起听得吴广之言,心中激荡不已,对于来日跟随吴广争雄列国更是充满期待。

  倒是伍嘉此刻眉头深锁,暗道公子此番回归姑苏,虽是因四国进犯吴国之故,但并未得吴王传召,这番入宫怕是太宰等重臣少不得要以此为由,问罪公子,然此刻即已归来,亦只能迎面而上。

  伍嘉沉默片刻,遂言道,“独孤统领,汝先领两卫回归尚公府安排府中一切,劳烦二祖父告知祖父公子归来之事,还请祖父前往吴宫,想来太宰等人不会轻易揭过公子回归之事”。

  吴广原本急于入宫面见双圣,此刻听闻伍嘉之言,暗道自己大意了,不禁赞叹伍嘉顾虑周全,多年以来多亏了伍嘉在身旁陪伴提点,也唯有自己知道伍嘉粗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缜密的心。

  随后又转头望向身后众人,御龙一卫自姑苏尚公府以来便一路跟随,骁龙卫子弟此时亦是有了征战之能。众人一身荣辱皆系于己身,唯有一路高歌猛进才不负众人之情。

  “自今日起,伍嘉之言即是本公之言,凡我尚公府所属皆不可违”言罢,吴广向伍嘉投去激励之色。

  不待众人回言,只见吴广随即扬鞭向着姑苏城策马而去了。

  此时吴宫乾龙殿,一干文臣武将连日来俱会于此,殿中气氛端是沉重之极。

  不想乾龙殿门被一名宫人打开,还不待那宫人进入乾龙殿中,太宰伯夷见众人商议无果本就心中急躁,当即怒斥道“我王已是下令此间不得有人叨扰,何人如此大胆”

  孙武闻得伯夷之言,颇为不喜道“太宰何处此言,来人岂会不知我王之令,想来是有急事前来禀告,汝乃一国太宰,怎能如此行事”这些年太宰伯夷收受他国财物而自肥,孙武素有耳闻,因吴国战事频繁,孙武鲜有在朝之时,故而未有发难之机,此刻,见伯夷行事慌乱无章,故而出言斥责。

  太宰伯夷自持乃是世子之师,本在朝中还忌惮伍子胥几分,但在吴广被贬武陵之后,伍子胥已是鲜少上朝,在朝中可谓一人独大,此刻听闻孙武之言,心中不渝更甚,正要出言反驳。

  吴王本不欲多言,然见伯夷模样,竟还要出言反驳,当下不喜,上将军孙武乃吴国之柱石,这些年伯夷却是越发放肆了。随即向着殿外宫人道”汝且入殿禀告。”

  伯夷这才注意到吴王正一脸不喜的望向自己,不禁身后吓出一阵虚汗,暗道禁是忘了方才出言的乃是上将军孙武,随即一脸歉意的望向孙武赔笑道“上将军勿怪,老夫见战事吃紧,心下烦躁,一时忘了分寸”

  孙武怒哼一声别过头去,亦不再多言。这伯夷确是深谙为官之道。

  此刻,只见那宫人俯身向着吴王一礼后,道“回禀我王,此刻尚公正在殿外求见”

  吴坚闻言先是一喜,随即沉言道“竟是我儿归来了”

  宫人见吴王并无怪罪之意,这才安下心来道“正是”

  吴坚正要传唤吴广进殿,却不想太宰伯夷急言道“我王不可,尚公贬去武陵之地后,尚无建树,此刻无诏回宫实乃胆大妄为”

  闻得此言,绕是身为伯夷之徒的世子吴勇.亦是一脸错愕,原本听闻幼弟归来.吴勇心中亦是欢喜,却不想老师竟出言问罪,随即转头看向伯夷露出不解之色。

  伯夷见世子投来目光,哪还不知吴勇护弟心切,这世子怎就不明其中厉害,随即用眼神示意吴勇消安勿躁。

  吴勇多年来经伯夷教导,自是对伯夷尊重有加,此刻见老师望向自己,吴勇亦不再作他想。

  吴坚坐于正殿之上,自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对吴勇甚为失望,然伯夷之言亦在法理之中,此刻一众朝臣皆在殿中,一时间竟有些不知如何决断。

  倒是孙武听闻吴广之名,不禁眼前一亮,孙武虽不曾见过此子,然膝下两子对吴广评价颇高,想来这吴广必有过人之处,遂向吴坚言道“我王即是尚公归来,何不先将其招入殿来,臣下尝闻犬子称赞尚公乃是足智多谋之人,眼下我等商议无果,何不听听尚公之言”

  吴坚正在犯难之际,此刻听闻孙武之言,心下暗喜,这小子何时结交了孙武之子,当即出言道“如此便依上将军之言,传尚公进殿问话”言语间难掩喜悦之色

  殿中众臣见吴坚模样,哪还不知吴王思子心切,这太宰往日极能揣摩圣意,怎得此时如此糊涂。

  伯夷见吴坚已是传召吴广,知道事不可为,而平日里与孙武亦未有不和,今日竟一再出言与自己作对,伯夷不禁将孙武记恨在心。

  当吴广出现在乾龙殿中,吴坚当即望向三年未见的小儿子,原本还有些稚嫩的面容,此刻亦是颇有威仪,稍用神力探知之下,心下却是一惊,此子竟是踏入了溶血之境,吴坚顿时心下狂喜,看着吴广一步步踏入殿中,气度甚是不凡,吴坚脸上再难掩欣喜之色。

  早在殿外等候的吴广,已是知晓殿中之事,这太宰伯夷确如伍嘉所言般诸多阻扰,若不是上将军孙武出言帮忖,想来父王亦不得不治自己贸然回宫之罪。故而,吴广踏至殿前先向孙武拱手一礼道“上将军当面,广尝闻上将军乃我父王肱骨,多年来更为我吴国开疆拓土,广今日终是有幸得见上将军,还望他日不吝教导”

  孙武见吴广模样,确是英武不凡,亦由得吴广行这一番后辈之礼,遂道“尚公果真不凡,下臣有礼了”

  与孙武一番见礼之下,吴广这才转身望向吴坚。

  吴坚与孙武相交多年,即是君臣,亦是好友,见孙武如此评价.哪还不知老友对吴广甚为满意,心中更是安慰,这三年吴广确实成长了不少。

  一旁吴勇见幼弟三年来变化颇大,正要出言询问,只是又想起方才之事,一时间生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吴广见吴勇模样,自是知晓吴勇心中所想,暗叹一声,继而拱手向吴勇一礼言道“兄长,吴广回来了”

  吴勇听得吴广之言,再难掩心中激动道“广弟,回来便好,为兄。。”

  吴广扫了一眼此时独自闭目的伯夷,言道“兄长,无碍”

  “好,好。。”吴勇此时见吴广并无怪罪之意,心下安慰,伸手拍了拍吴广之肩。

  见兄长不再挂怀方才之事,吴广这才向着吴坚跪拜而言道,“父王,儿臣此次归朝.确是擅自妄为,然儿臣听闻此时秦,楚,齐,越四国欲要出兵攻我,儿臣心中担忧,还望父王明察”

  吴坚见吴广如此模样,心下早已无怪责之意。但又知法不容情.吴坚看向吴广凝视一阵后,才缓缓而言道“既如此,汝便于一旁听众臣说来,然汝擅自回朝之事,不可不罚,待退敌之后,寡人再行处罚。”’

  吴广闻言,继而退至吴勇身后,作出一副洗耳恭听之状。

  吴坚见状,不禁暗笑,这小儿子还是一如往昔。心中忧愁亦是消散了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