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吴国之危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2920 2020.01.15 01:42

  吴国海域边境此时正有数百兵士阵列在此,一众兵士皆是望着无垠海域露出期盼神情,为首正是伍嘉与独孤成两人。原来众人撤离万兽岭之后并未回归洛阳城寨中,而是在此地等待吴广等人归来。

  看着已过去五日之久,海域上依旧未见龙舟归来,伍嘉颇为忧虑道“独孤统领,若今日还等不到公子,汝便带领两卫兵士回归洛阳城,嘉欲要再上万兽岭寻找公子”

  独孤成亦是心中焦虑,然想起吴广临行嘱咐,此刻见武嘉还欲再上万兽岭,不禁按下心中担忧,沉言道“伍郎,担忧公子之心,末将心中明了,只是少郎莫忘了公子临行嘱咐”

  武嘉听后,长叹一声“多亏独孤统领提醒,只是我等离开万兽岭已过五日之久,嘉心下甚是担忧。罢了,若今日还未等到公子归来,嘉便同统领回归洛阳城寨,待将此间之事告于祖父知晓,再做打算”

  独孤成见武嘉并未执意前往万兽岭,心中亦是宽慰,数年的时间,当日鲁莽的少年确是长大了,随即出言道“少郎能如此行事,想来不会辜负公子一番深意,公子有伍供奉与一众祭祀护卫,当是安全无虞,许是有事耽搁了”

  武嘉闻言亦不再多言,只是望向海域的神情更添了几分复杂之色,公子不在身侧,武嘉便是众人主心骨,要替吴广看护好这两卫兵士,武嘉才知为上位者,所言所行却是半点不能由着性子来,自己还是更为适合待吴广身侧行事。

  “是龙舟”骁龙卫中不知道谁发出了一声呼喊,武嘉闻声随即收住心神,果然见到海域之上白龙舟由远即近,“独孤统领,应是公子归来了”伍嘉一扫阴霾,欢愉道

  “应是公子归来了”独孤成此刻亦是面露喜色道。

  随着白龙舟的靠岸,吴广等人陆续走下了龙舟,白起自是神情兴奋的朝四周观望着,在白起身下的银月狼白山亦是颇为好奇的四处观望。

  “公子”伍嘉率领众人来到吴广等人下岸处,见伍嘉此时一脸激动模样,吴广心下亦是激动,沉默片刻才出言道“伍嘉,广知汝心中担忧,只是汝不该不听从广嘱咐。‘’吴广言语间虽有责怪之意,然神情间却颇为欣喜。

  “嘉自认受罚,嘉惟愿时常陪伴公子身侧”伍嘉顿时俯身对着吴广说道

  吴广亦知伍嘉心意,凝视一阵后,伸手拍了拍伍嘉肩膀道“罢了,伍嘉我等先回洛阳城寨”

  伍子堂不由瞪了伍嘉一眼,怒声道“还不速速起来,带领两卫跟随公子回归”

  伍嘉这才抬起头望了一眼吴广,见吴广不再言语这才起身向两卫传令。

  一如来时,众人俱是乘着独角马向着城寨而去,此时白起坐于银狼之上,显得极为突兀.独角马与银狼比起来犹如婴儿一般,只见白起不时四处张望着,随行于伍嘉身侧,询问着人类之事,伍嘉闻言倒是耐心着一一为白起讲解着。御龙,骁龙两卫兵士,相互攀谈,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吴广驾着独角马,眼见众人模样,回忆这万兽岭一行,不时又拿出山河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一路之上倒也风平浪静,众人终是到了武陵郡内,刚及武陵领地,便有一祭祀院祭祀出现在众人之前,对着众人言道“可是尚公归来了,属下有要是要即刻禀告伍供奉”

  伍子堂此行却是坐于车马之中,经万兽岭一行,两卫儿郎再不是去时模样,再无需伍子堂与众祭祀随身护卫。忽然听闻祭祀院来人,伍子堂心下知晓国中定是有事发生,随即走出车马,见到来人竟是伍子胥近身之人,询问道“伍六,汝怎么会在此,可是大兄有何吩咐”

  吴广见状,亦不驾马前去,这祭祀竟在众人刚及武陵之地便出现在此,想来已是在武陵之地久矣,怕是有要事禀告,而今吴广乃是放逐之人,朝堂之事不便多问。

  却见伍子堂在与那人一阵交谈之下,神情凝重道“此事本座已是知晓,汝速回禀大兄,本座不日便回姑苏”说着,见此时车马已是进入了武陵郡内,伍六所言之事,还是待众人到达洛阳城寨再告知于吴广知晓,只是脸上忧荣如何也掩盖不住。

  不多时,众人终是到达了洛阳城寨,城寨中之人闻之皆是满心欢喜,吴广此时亦是欣喜万分,然见身旁伍子堂乃时眉头紧锁的模样,不由心中一紧。

  吴广顾不上与城寨中人寒暄一番,随即吩咐伍嘉传言伍子堂与一众祭祀集聚议事厅。

  议事殿内,待吴广安坐之后,即刻望向伍子堂询问道“广见伍供奉一路之上愁容不减,是为何故”

  伍子堂,正犹豫是否要告于吴广知晓,却不想吴广此刻向自己询问,当下沉言道“据方才祭祀院来人所言,我吴国此时却是出了极大的变故”

  众人闻言,皆是面露忧色,望向伍子堂,伍子堂见众人模样,叹声道“据探子回报齐楚秦三大上国连同越国,此时正欲联兵伐我”言罢,众人相顾之下皆是震惊非常,众人遂将目光投向吴广处。

  “秦国,这秦国竟亦是牵涉其中,可是那晋国出了变故”吴广见众人凝重模样,沉思片刻望向伍子堂问道。

  这吴国与秦国之间可是相隔数十万里,其中更是隔着楚国与晋国两大上国,而吴国又素来与晋国公室交好,若不是晋国有变,这秦国是断难行兵伐吴,故吴广有此一问。

  伍子堂听闻吴广之言.不想吴广对于诸国之事竟是颇为了解,遂言“公子所料不差,正是那晋国出了变故”随即又向吴广说起了晋国之变。

  晋国自周朝势弱之后,便一直盘踞诸国之首。这有赖于晋国公室重用世家之故,其中又以智,赵,韩,魏四族权柄最甚,不想这代晋王有意削弱四族权柄,便连同与公室最为紧密的智家攻伐三族,结果反被三族击败,智家家主智伯摇被杀,晋王此时亦被困于翼都之中,三家隐隐有分晋之势,而其中赵族又与秦国公室交好。

  “这晋国竟是出了这般变故”吴广听闻后不禁唏嘘道,心中已是知晓其中缘由“那秦楚数代联姻,眼下楚国都城亦被我吴国攻破,都城以南之地已尽收我吴国囊中,哎”

  “正是”伍子堂见吴广言语间将此事分析如此透彻,一时间竟忘却了,四国此刻正欲正合围吴国之事。徐徐道“至于齐国与我吴国战事,起因说来更是荒谬,公子可知与我吴国相接有一下国鲁国”

  吴广闻言道“可是那有着圣人之称的孔丘所在之鲁国,广尝闻圣人有教无类,门下国士四十九人,皆在各国担任要职,心下亦是神往已久,不知此事与这鲁国何干”

  伍子堂闻言苦笑道“说来此事,还与那圣人之徒子贡有关。”

  齐国虽未如秦国那般远离吴国,但与吴国之间亦是隔了宋,鲁,陈,曹,郑这五个下国,加之,吴齐交战多是吴国取胜,故而吴广对于吴齐之战了解不多,此刻听闻吴齐之战,竟与儒家巨子孔丘之徒有关,吴广即刻追问伍子堂道“竟还有此内情,供奉且与本公道来”

  伍子堂稍加回忆后,缓缓而言道“这宋,鲁,陈,曹,郑五下国向来依附于齐国,而自田氏代齐之后,这五国便不再听从齐国号令,齐国本欲攻伐鲁国,不想齐王采纳了孔丘之徒子贡建议转而攻伐我吴国,实在令人费解”

  吴广闻言亦是一脸错愕道“为何不派斥候打探清楚此事”

  伍子堂无奈道“齐国所遣军队来到我吴国边境就被前将军领兵击败,两国战事已起,我王对此间缘由便未有深究之意”

  吴广闻言哪还不知伍子堂等重臣对此事颇有微言,暗道,父王却是过于自负,然威势极甚,国中竟无一人敢质疑父王决断。

  见吴广未有言语,伍子堂继而道“至于吴越之事,想必公子自是了解”

  吴广闻言不由心神一震,顿时一道绝美倩影出现在吴广心头。稍稍收起心神,吴广暗道不该,此刻回归姑苏才是要紧之事。随即沉言道“想来伍供奉即刻就要前往姑苏,广便随伍供奉同往如何,值此存亡之际,广身为公子,自当为国出力。”

  伍嘉,独孤成闻得吴广之言皆是神情振奋的看向伍子堂。

  伍子堂见众人模样,心下知晓此时之尚公已有了展翅之能,当下亦不迟疑道“如此甚好,想来我王知晓公子之心,心中亦会安慰”。

  或许,这四国之危,会是尚公扬名天下之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