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再争大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佳人如故

再争大世 昨夜梵音 3768 2020.01.16 15:29

  吴广见父王退殿而去,正要前往凤仪殿面见母后,不想宫人传来吴王口谕,传吴广前往御龙殿。

  吴广闻言,亦不作他想,见老师伍子胥还在殿中,遂向伍子胥言道

  “老师,广未及向老师禀明便擅自归来,还请恕罪,此刻父王召唤,还请老师与供奉回府休憩,广出宫之后再与老师相谈”

  伍子胥见吴广此刻张弛有度,心中宽慰,亦不再多言。而是拱手沉言道“公子长大了,下臣这便与众人在府中等候”

  吴广听闻伍子胥之言,当下拱手回言道“老师慢走”言罢便起身向后殿走去。

  吴广进入御龙殿之中,见父王吴坚此刻正一脸威容望向自己,心下颇为怪异,只当是父王怪责自己擅自归来之事,然口中却佯装不知,道“不知父王召儿臣前来所为何事”

  吴坚见吴广此时明知故问模样,心中气结,然又想起这二子亦是离开姑苏数年,一经归来便化解了一场连自己也无法掌控的危机,心中怒意不禁消散了许多。

  只见吴坚缓缓而言道“汝可还记得汝离开姑苏之际,寡人与汝交谈之言”

  吴广闻言,即刻回声道“儿臣自不敢忘,父王所言齐、楚如虎,越如狼,虎败则狼退,时至今日父王当日之言儿臣亦深以为然”

  吴坚见吴广不曾忘却自己所言心中颇为安慰,即言道“即是如此,汝怎还妄言与齐求和之事”

  吴广闻言,心下颇为惊讶,父王竟是为此不愤,暗道父王糊涂。随即言道“父王明鉴,儿臣以为彼一时而此一时,齐国国界并不与我吴国接壤,齐国更无亡我之心,而越国亡我之心不死,何不先伐越国。”

  吴坚闻言而是沉言道“汝所言,寡人岂会不知,那齐国伐我吴国之由,孙奇早已告知寡人”

  吴广已知此事,故并未着急回言,只待吴坚继续道来。

  “寡人思来齐国伐我确有国内不稳之故,然更有久战未胜之耻,而鲁国此刻亦未重新臣服于齐国,若能战胜齐国此次来犯之兵,则齐国必将大乱,而鲁国亦必臣服于我吴国。”吴坚沉声道

  吴广闻言,知晓父王所言非虚,吴广遂道“父王所言,儿臣未及细想,此刻想来父王所言极是,然在儿臣看来,此刻越国方才是我吴国大敌,离越国战败,如今已逾八年之久,越国范蠡,文种皆有大才,想来多年安养生息之下,越国之国力已是今非昔比,此时若不能将越国一举歼灭,怕是来日越国会成为我吴国之大患”

  吴坚见吴广一再坚持,言辞亦是恳切,暗道难道这越国当真有成为了吴国劲敌的可能,只是一想起那为自己俯首驾马的陈勾,一时竟有些拿不定主意。

  吴广见吴坚模样,哪还不知父王心中并未将越国放在眼中,随即又言道“此刻越国陈兵十万于我吴郡边境,倘若可解三国联兵,上将军领兵之下必可将这十万越兵尽数歼灭,还望父王早下决断”

  闻言吴坚心中颇为踌躇,想来若能解秦楚联盟,齐国来犯之兵,吴国将士以逸待劳之下必可胜之,只是这越国之事,吴坚见吴广所言亦不无道理。

  吴广见吴坚一时未有决断,在吴坚思索之际,吴广即向吴坚告退道“父王,儿臣回朝还未向母后问安,父王若无他事,儿臣这便告退了”

  吴坚听闻吴广之言,当即应允,在吴广告退之后,即刻遣人传唤上将军前来议事。

  吴广离开御龙殿后,便径直向凤仪殿走去,沿途见吴宫一切如旧,思念母后之情不免又急切了几分。

  忽然一阵琴声从后宫之中传出,其音之中颇有凄凉之感,吴广随即招来宫人询问。。

  不想宫人答道那抚琴之人正是兰陵殿中南离夫人。

  “西施”一道魂牵梦萦的身影随即出现在吴广脑海之中,自三年前吴广离开姑苏之后,吴广便鲜少听到西施的消息,倒不是吴广不曾向伍子胥问及西施之事,只是后宫之事,就算是伍子胥亦不便探知,加之伍子胥不喜吴广打探西施之事,故而吴广不闻西施久矣。

  只是当吴广从宫人口中听到西施之名,吴广这才明白心中从未忘怀,此刻听得西施琴音之中颇有凄凉之意,吴广当下追问宫人道“这南里夫人可是过的并不如意”,当日吴广离去之际,可是向母后独孤伽罗禀明西施之事,母后亦是答应会善待西施,故而吴广有此一问。

  那宫人闻得吴广之言,低声答道“回禀公子,若说起南离夫人之苦闷,莫不是我王从未临幸”

  “父王竟从未踏足过兰陵殿”吴广闻言颇为不敢置信,然又不住暗喜。

  只是吴广忘了自西施踏入后宫那一日起,他与西施二人母子之名已定。

  随着琴音,吴广不知不觉一路来到了兰陵殿前,竟是将凤仪殿一行抛诸脑后。

  看着兰陵殿三字,吴广伫立在殿前却是未曾踏入殿中,只是静静听着,当随着殿门之后,琴音越来越急,“当啷”一声似是那琴弦断裂之声。

  吴广运起神力探知殿中情景,只听见婢女说道“姑娘,可有受伤,还是入殿内休息吧”

  继而传来一阵天籁般的声音“并无大碍,入得这吴国数年,唯有抚琴之时方能稍解我心中苦闷,却不想此刻琴弦亦是断裂”吴广闻之,女子言语之中有种说不出的悲凉之意,

  吴广当即不再犹豫.推开殿门,却见那朝思暮想之人此刻站立在庭院之中,在花草忖托下犹如仙女一般。

  见殿门骤然打开,西施与那婢女皆是一惊,只见一名面容俊秀之人站在殿外,西施见那人眉目之间似有熟悉之感,只是一时竟未忆起此人乃是尚公吴广。

  吴广见唐突了佳人,正欲告罪,却见佳人并未认出自己,心中不免多了几分落寞之意。

  西施见吴广神情颇有难言之色,一股异样之感,顿时涌上心头,不确定道“可是尚公当面”说着再望向眼前之人,心下已是确定此人正是吴广无益,只是多年未见,昔日俊朗青年此刻脸上更添了几分刚毅之分。

  吴广闻言一喜,这才入得庭院之中,待到西施跟前才言道“姑娘还记得广,姑娘在这吴宫之中可还习惯”

  多年未见,却不想吴广对自己之心从未改变,西施闻得吴广真挚之语,心中不免感动,然西施心中知晓此时与吴广已有母子之名,断不可有僭越之事,心中所念之人亦非眼前之人,故而,西施俯身往后推了一步道“有劳公子挂怀,妾身一切安好”

  却是襄王有梦凝雨露,神女无心吐真丝。。。。。

  吴广看着西施看似无意的举动,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顿时涌上心头,从未失态的吴广,此刻却是再难掩失望痛心之色。

  前世高高在上的帝王,坐拥后宫佳丽三千,却是从未体验过被女子拒绝的感受。

  西施望向吴广眼神中充满伤感之色,一时竟不知所为何故,只是看着吴广模样,心下竟亦是莫名一痛。

  正是这样无心的举动,吴广已是明白了西施之意。见西施眼中闪过的哑然之色,吴广自嘲一笑,方才言道“既然姑娘一切安好,广便不再打扰了”说着亦不待西施再作言语,便转身径直离去了。只是吴广的身影落在西施眼中,竟是那样的孤寂。

  似是幡然醒悟了吴广神伤之故,西施颇为不忍道“公子,西施自入吴宫以来,没有一日不是战战兢兢,还望公子不要介怀西施方才疏离之举”为何数面之下,眼前之人仿佛已是对自己情根深种了。

  似是没有听到西施之言,吴广并未再作停留,许是心中已是断定了佳人对自己并无情意,亦或是帝王的骄傲让吴广不得不选择离开。

  凤仪殿中,王后独孤伽罗自听闻宫人来报,知晓吴广已是归来了,心中再难抑制思念之情。

  然始终未见吴广前来问安,伽罗便不时的派遣宫人前往乾龙殿打听朝议进展。待听闻散朝之后吴广又被吴坚召到后殿商议,独孤伽罗不禁暗责吴坚不体量自己思子心切之情,心下又是担忧莫不是吴广出言顶撞了吴坚,这对父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独孤伽罗又是打发宫人再去打探之后,便又不时的望殿外望去,一副焦急不耐的模样。

  “王后,切莫着急,尚公既已回宫,待我王问话之后,定会前来凤仪殿问安”一旁女官见伽罗这般模样,出声慰言道。

  孤独伽罗闻言,看向女官正欲出言,没想正有宫人来报。

  独孤伽罗见状,顿声道“如何”

  只见那宫人颇为踌躇,继而低声道“尚公已是离开御龙殿,只是。。”

  独孤伽罗见宫人模样,急声道“速与本宫道来。”

  “禀告王后,据往来宫人所说,尚公面见王上之后,便往兰陵殿去了”

  说完,这宫人怯怯的看了独孤伽罗一眼,便低头不再言语。

  闻言,独孤伽罗此刻心如刀绞般,怒声道“给本宫带路,本宫倒要去兰陵殿看看”

  却不想此时又有宫人来报尚公吴广已是在前往凤仪殿的路上。

  伽罗正要出殿的,闻得宫人来报道,遂又端坐于殿中,面露不渝之色。

  少时,吴广行至凤仪殿前,见未有宫人前来通传,便自顾的走进了殿中,见母后正安坐于殿中,吴广随即下跪拱手道“母后,儿臣归来了”

  言罢,吴广并未闻得伽罗之声,便抬头望去,只见母后一副恼怒模样,吴广心下不禁诧异。

  独孤伽罗此刻望向吴广,正要出声训斥,却见三年未见的小儿子,此时已如父兄般身具威仪,脸上再无稚嫩之色,想来这些年,不在自己身旁,吴广怕是经历了许多。一时间竟再也无法说出训斥之言,只是淡淡道“汝还知道有本宫这个母后”

  吴广听闻母后之言,哪还不知自己方才前往兰陵殿之事,母后想必已是知晓,只是想起西施举动,原已收起心中苦闷的吴广,心下又是一痛.脸上不禁流露出些许痛苦之色,竟是未作言语。

  见吴广神情闪过一丝痛苦之色,独孤伽罗心下亦是一痛,暗责自己,已是三年未见这小儿子,方才出言却是伤了吴广之心,竟是全然忘了吴广前往兰陵殿之事,随即又出言宽慰道“广儿,母后并无责怪汝之意,快到母后跟前,让母后好好看看”

  吴广见母后因自己稍显痛苦之色,便放下心中怒气,不再责怪自己。吴广当即起身走向伽罗跟前,又是一礼道“母后,儿臣方才前往了兰陵殿,面见父王之后,并未即刻前来向母后问安,此刻听闻母后此言,儿臣心下有愧”

  独孤伽罗听闻吴广之言,心下更是疼惜,当即伽罗屏退左右只留贴身女官一人在此,才向吴广问道“广儿这般模样,可是与那兰陵殿之人有关”

  吴广闻言望向母后道“劳母后忧心,儿臣此刻已不再挂怀此事,母后这些年可还安好”

  凤仪殿中吴广与独孤伽罗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着,期间吴广将三年来所发生之事无一遗漏的告诉母后知晓,当言及万兽岭之行,独孤伽罗顿是眉头紧锁,待吴广言罢,独孤伽罗望向眼前的小儿子眼神中更是多了几分骄傲之色。

  然此刻御龙殿之中,吴王吴坚与孙武商议着齐越之事。

  而吴广不知方才前往兰陵殿之事.已有宫人传于吴坚之耳。

  只见孙武向吴坚言道“王上,下臣离宫之后反复思量尚公之言,若秦楚联盟可破,齐越来犯之兵下臣必能战而胜之.只是如此一来,齐国与我之间将再无转环之机,而亦无力将越国一举拿下。”

  孙武统兵作战鲜有败绩,然其在战胜之后,从不领兵追击,故而吴国这些年虽是夺得楚国十数座城池,然楚国始终不曾灭国,越国亦是如此,这才有了吴国现今的困局。若能如吴广所言,集中兵力由越国开始,逐个吞并诸国.孙武心下不得不承认此谋确是良策。

  “看来孙卿是认可小儿之策,罢了,那此事就由尚公所言行事吧”吴坚望着眼前与自己一起征战半生的好友.颇有些理解孙武此时的心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