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卫城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比武择婿(一)

卫城记 彭颂景 2851 2019.02.12 05:34

  第8章比武择婿(一)

  这个周末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一场别开生面的比武即将在功夫班校园举行。说别开生面是因为它与四个人的婚姻有关,不知道底细的人也许会问:如今是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出现比武招亲这样的荒唐事?可是,只要了解到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就能够深切地体会到当事人的纠结和进退两难的困境,他们这样做实在也是迫于无奈。

  上午八时三十分,打扫干净的球场已是人头涌动,除了本校的学生,还有鹏飞武校的师生以及附近的居民,共约四五百人。

  球场正面摆着一排课桌和几十条板凳,一边坐着程玉峰、张协昌、许武才、阳成子、成大业以及龙振、常宁等二十几位学生,后面是看热闹的群众;另一边则是丁鹏飞、张铁头、郭生波、杨小光、王昌北、石代发及梅丽莎,后面是清一色的武校学生。

  比赛尚未开始,人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与比武招亲的有关话题,从小说、戏曲到趣闻掌故和道听途说,大凡与此沾上一点边的便拿出来大加渲染,以搏得大家一笑为乐,当说到即将发生在眼前的事时,则个个充满了期待,有的甚至还希望日后有人将经过写成小说或拍成电影,流传后代。

  据说丁鹏飞对此非常重视,除了叮嘱比武参加者潘纪昆要为武校争一口气外,还叫王昌北和石代发组织了三十人的啦啦队。此时,他俩正在给队员们讲述具体的做法。

  程玉峰来到武校这边,向丁鹏飞表示想请张铁头出来一起担任裁判,两人畅快地答应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四位当事人相继降临。

  首先到场的是卢山,身穿一件崭新的条纹T恤,稀疏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笑容可掬地向人们招手。程玉峰接连叫了两声“卢老师”,不知道他是没有听见,还是有意不予理睬,径直朝着龙振走去。

  “程校长叫你到那边去坐呢。”龙振提醒他道。

  “没必要,哪里都一样。”他讪讪地笑着,一屁股坐了下去。

  话刚说完,程玉峰便来到了面前,面带笑容:“卢老师,有请。”

  他脸无表情地嘿嘿两声,跟了过去。

  他是抱着逢场作戏的心情来参加的,在比武的三位当事人中,他年龄最大。对于今天的比武,他十分的反感和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侯娟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能够名正言顺地把他甩掉,她明知他的武功在两人之下,居然还想出这样的馊主意,真是何其毒也。

  第二个到场的是王子泉,他坐在龙振和常宁中间,对于比武,他也持着无所谓的态度。几天前,当程玉峰就此事向他征求意见时,他只说了句“随便”,然后扭头就走。除了憋气,还有委屈,觉得又被人愚弄了一回,认为侯娟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是受到了潘纪昆的蛊惑

  程玉峰有心想叫他过来,又担心会引起他的不快,因此只是象征性地笑笑。

  最后到场的是潘纪昆和侯娟,两人相隔的时间不会超过十五秒,有人说两人本来是一起来的,进了校门后才分开。

  潘纪昆白衣黑裤,刮过的胡子发出青光,满面春风,心中得意,带着一种必赢的自信。

  最纠结最痛苦的莫过于侯娟,从内心和感情上来说,作为共度人生的伴侣,她觉得王子泉是最适合的人选,然而,无论在行动和语言方面,她的所有表现却又倾向于潘纪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灵肉矛盾、思想和行为严重背离的情况,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由苦闷和内疚所引发的郁郁寡欢,如影随形般地一直在心中萦绕不散。

  对于王子泉,在未来功夫班讲课之前,她虽然知道他的名字,却并不认识,后来随着接触的增多,她便对这个壮实热情的汉子渐渐产生了好感,而一次意外的发生,却让这种好感迅速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那天上午,她上完了传统文化课,离开教室准备回房间休息,走到半路,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就在昏昏欲倒之时,路过的王子泉连忙将她扶住。

  她头晕眼黑,周身疲软,整个人靠在他身上,胃内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你,你没事吧?”

  “没,没。”她一张口,“哇”的一声,早上吃下的食物一股脑地从嘴里涌出,全都落到了他的衣服上。

  “回,回……”她接着又吐了一次。

  “好,我送你回房间。”

  走了一段后,程玉峰和许武才也闻讯赶过来了,

  “要不要通知急救中心?”程玉峰心中没数,问道。

  她连连摆手:“不用,老毛病了,躺一会就没事了。”

  几个人把她扶到房内。程玉峰和许武才有事先后出去了,房内就剩下她们两个。

  “我去换个衣服,马上就来。”他说完就走了,脚步轻得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只“嗯”了一下,双眼紧闭,话都懒得说。

  他的房间就在那头,中间只隔了三间房,很快就回来了,仍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声音。

  “你好点了吗?”

  她既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不是有意冷落,而是实在太难受,睁眼眩晕会加重,开口则极易产生恶心,从而引发不可收拾的呕吐。

  “来,喝点热水。”一阵响动之后,他用温柔的声音建议道。

  她尝试着张开眼睛,还好,头没晕,意外地发现他在回去换衣的同时,把热水瓶也拎过来了,另外还有一个糖罐,她这才想起,早上由于匆忙,来不及去饭厅打开水。

  “还晕吗?”他打开糖罐,从里面接连舀起两勺白糖放入开水中,用汤匙搅拌几下,“若是低血糖吧,这东西见效最快。”

  糖水果然有用,十分钟以后,所有的症状嗒然若失。

  两人从此开始了频繁的接触,起初是在校内,后来渐渐发展到校外,电影院、百货商店、肉菜市场都可以看到两人的身影。

  然而,随后连续发生的两件事,却给他们的交往投下了浓重的阴影。

  那天,他们从超市出来时碰到了一个熟人,几天后,这个人便找上门来,说她脚踏两只船,要她马上与王子泉断绝关系,否则决不会善甘罢休。

  她自然不会答应。

  这个人就是龙振的舅舅卢山。

  她是由于龙振的关系认识卢山的。有一次开家长会,龙振指着一位过早谢顶的三十来岁男子,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的舅舅,在学校当体育老师。”,此后他便经常有意无意地说起他的舅舅,她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有一天,卢山忽然上门向她表达爱意,声称非常非常的喜欢她,说了许多令人肉麻的话,出于礼貌,她当时没有明确拒绝,只是推说暂时还不打算恋爱结婚。

  他却死缠烂打,除了不断地给她写信,还经常在路上拦截,或到学校、住处等候。出于礼貌,她有时也会陪他散散步或者看场电影什么的,以至对方误认为她已经动心,从而变本加厉。

  这是第一件。

  另一件事的中心人物是鹏飞武校的副校长潘纪昆。一个多月前,两人在一次教师的联欢舞会上认识,她应邀成了他的舞伴。他舞技高超,跟他跳舞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并很快就产生了心理依赖。头回生,二回熟,三回成朋友。他人虽长得粗陋,可心思缜密,不断地向她展开攻势,一次比一次凌厉,除了挂在嘴边的甜言蜜语,还经常送一些香水、口红等女人喜欢的小礼物外,此了这些,他还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武器,至使爱情天平在短短的三四十天内便产生了倾斜,而作为当事人的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

  面对着三人的追求,她感到为难,她在心里将三人作了一番比较,论时间,王子泉最早,卢山次之,潘纪昆最后。论人品长相,卢山外貌一般,谈吐庸俗;王子泉健壮老实,但似乎缺乏一点情趣;潘纪昆外貌稍次,但感情细腻,善解人意,三人各有长短。

  他们都有自己的支持者。卢山的支持者是他的外甥龙振,他在她面前谈过舅舅,说他实诚,有爱心,除了负担他的学费,还经常给他买这买那,;程玉峰找过她,说王子泉为人正直,能吃苦,有担当;让她印象深刻的还有丁鹏飞对潘纪昆的夸奖,称他年轻有为,是自己将来的接班人等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