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 此事你怎么看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叫天 2204 2020.06.30 17:00

  文华殿内的大部分文官听到刘宗周的这话,大都低下了头,或者转头看向他处。

  很显然,他们应该是知情的,只是没人愿意说。张明伟看着这些,心中得到了这个结论,不由得更是好奇,便也关切地看着这个说话的人。

  就听刘宗周带着怒气奏道:“陛下,商丘县令梁以樟被贼砍伤却未死,贼去后侥幸逃得一命,说归德府之所以陷于贼手,是总督侯恂之子侯方夏率家人破城门而出时,伤了守城的人。由此引发城门处众人混乱之时,贼军才趁机攻进了城里。”

  “什么?”崇祯皇帝一听,顿时震怒,厉声喝道:“果有此事?”

  他这话,是转头盯向首辅周延儒的。真有这样的事,为什么首辅刚才不报?

  看到皇帝冲自己而来,周延儒心中叫苦,骂了刘宗周一句,然后才回奏道:“陛下,此事乃是梁知县一面之词,微臣恐另有隐情,因此不敢将不实消息上奏。”

  “还能有什么隐情?”刘宗周一听大怒,没等崇祯皇帝说话,就先怒斥道,“贪生怕死,以其父之官职压守军开门不得,就对官军动手,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

  侯恂,刚在前段时间被起复,替代丁启睿总督湖广、河南、四川及长江南北诸军,权势之大,算是大明少有的几个臣子之一了。

  更为关键的是,他有恩于手握重兵的左良玉。朝廷就是看在他这点上,觉得他才能使唤动左良玉,至少朝廷方面是这么认为的,才赋予了他这么大的权力。

  因此,刘宗周的猜测,未必没有道理。

  然而,周延儒还没说话,另外一个内阁辅臣魏照乘却站出来驳斥他道:“也有可能是商丘县令担心朝廷追究失城之罪,因此栽赃陷害侯方夏也未可知!”

  “岂有此理!”刘宗周听了更怒道,“归德府城乃是坚城,岂会那么容易失陷?再者说了,梁县令自己身中一刀负伤,其妻张氏以及儿子、女儿、仆从全都身死,你还敢污蔑他?以我看,你们是怕得罪了侯恂或者收了侯家的钱吧?”

  一听这话,顿时,文华殿内好几个人立刻出列,驳斥了起来,纷纷指责刘宗周诽谤,向崇祯皇帝告状,要求治刘宗周的罪。

  一时之间,文华殿内吵成了一团!

  崇祯皇帝被他们吵得脑壳疼,如果是原本的他,肯定会觉得周延儒等人说得有理一些,且考虑到如今正用侯恂的时候,很大可能性会压下这个事情。

  但是,有昨晚的经历,他知道此时离亡国不远,而且也知道首辅周延儒等人的品行已经有污点,因此,他算是五五开,觉得两边都有道理了。

  这么一来,他就拿不定主意了。只好转头看向张明伟又问道:“先生,这事你怎么看?”

  “……”听到这话,所有人再把目光转向这个穿蟒服的奇怪家伙,心中皆是无语。这得多受皇帝信赖,才会什么事都要问这人的看法?

  张明伟在刘宗周等人吵架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因此,崇祯皇帝一问,他便微皱着眉头问刘宗周道:“那个侯方夏是死了还是活着,如果活着又在哪里?”

  刘宗周知道他这话也等于是在替皇帝问话,因此就马上回答道:“目前不知下落,但据梁知县所言,那侯方夏趁黎明时分杀守军出城,应该是突围出去了。”

  这也就是说,那个侯方夏是死是活不知道。张明伟想着,便又再问道:“那这个梁知县如今在哪里?”

  “目前在虞城养伤。”刘宗周倒是知道这个,给了确定答案。

  听到这话之后,张明伟便转身对崇祯皇帝说道:“陛下,此事还需要查清真相才好。因此,就先等梁县令养好伤,查到侯方夏的确切下落之后,再开查此案。总之,朝廷一个原则,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恶贼!”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眨了下眼睛示意。因为他是面向崇祯皇帝说得,因此群臣都没看到。

  崇祯皇帝本来就觉得张明伟说得有道理,再看他眨眼示意,便知道应该是另有说词,便心领神会,点点头,正经地说道:“先生所言极是,这事情须得查清楚了才好下定论。朝廷决不能忠烈奸妄不分,唯有忠烈得到褒扬,奸妄得到惩治,大明才能有希望!”

  听到这话,刘宗周不由得眼睛一亮,这话,是说到他心里去了。于是,他便大声奏道:“陛下,臣有本要奏!”

  “嗯?”崇祯皇帝听了,点点头同意了。不过以为他还是纠结这个事情,心中多少有点不高兴的。

  谁知刘宗周压根没说这事,而是义正言辞地说道:“微臣听陛下刚才所言,感动莫名,如此确实为我大明之希望。因此,臣请旌表战死的卢象升,追戮误国奸臣杨嗣昌,逮治跋扈总兵左良玉,如此方能使得督师大帅都知道警醒自己。”

  这段话一直埋在他的心底,如果在原本的历史上,是要到十二月份之后才会因为朝廷不断地失城丢地才对崇祯皇帝说了出来。如今因为张明伟的蝴蝶效应,提前了好多个月,趁着归德一案说了出来。而后,眼睛盯着崇祯皇帝,带着一些期望,就盼着皇帝准他所奏。

  然而,他这话又让崇祯皇帝犯难了。

  要知道,杨嗣昌是他在之前最为倚重的大臣。就连现在他最为倚重的兵部尚书陈新甲,也是因为杨嗣昌推荐所致。因此,要让他把杨嗣昌定为误国奸臣,感情上就有点过不去。

  不过毕竟有张明伟的蝴蝶效应的影响,他已经知道了两年后大明要灭亡。又经过张明伟分析,陈新甲还很有可能和晋商有勾结。如此一来,连带着杨嗣昌也可能不干净。因此,如果只是这一点的话,他说不定会当场决断了。

  可让崇祯皇帝犯难的根本原因是,刘宗周要他逮捕治罪左良玉。

  这个左良玉,嚣张跋扈,谁人不知道?甚至是已经到了尾大不掉,崇祯皇帝也是心知肚明。可是,没办法啊,左良玉手握重兵,号称十多万兵马。如今虽然是嚣张跋扈,可至少还是在和流贼打仗的不是!

  如果动他的话,把他逼造反了怎么办?再说了,松山之败,朝廷主力全军覆没,左良玉的兵马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这个时候擒拿左良玉归案,朝廷就算有心也无力啊!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没办法,只好转头看向张明伟,求救道:“先生,此事你怎么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