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夜审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叫天 2699 2020.06.22 07:00

  “干爹!”

  “干爹!”

  “老祖宗!”

  “……”

  王承恩大步流星地走着,反正步子迈得再大,也不会扯着淡。一路之上,听着各种带着恭敬的招呼声,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

  只是一天不到的时间,自己竟然就成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兼东厂提督,成为大明朝宫内的第一人,这番机遇,真是如同做梦了一般!

  宦官收干儿子,这是宫内的传统。就是在低层宦官中挑选表现不错,值得培养的收为干儿子,这样在将来,就可以靠提拔的干儿子养老。然而,如今的王承恩,他却知道自己其实压根就不需要靠这些干儿子什么的来养老了。

  想起这点,他真得想叫张明伟为干爹。正是因为张明伟的到来,让他在大明现任和将来的皇帝那里,得到了别人不可能得到的信任。只要自己不做对不起皇帝的事情,这辈子就绝对是无忧的。

  这么想着,王承恩就立刻问道:“他怎么样?”

  他的手下,自然知道他问得是谁,其中一个名叫王二彪的宦官,连忙回答道:“干爹,在里间牢房看押着,摆谱着呢,儿子看到他就来气!”

  王承恩听了,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真以为他还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又或者,等皇上气消了,就又会起用他?

  要是普通情况的话,等皇帝怒气过去之后,一般都会念旧的,就算不会官复原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也就是说,所谓的敲打一番后会继续用。

  这么想着,只是一会功夫,王承恩就到了里间牢房。

  这里戒备森严,都是他的亲信把守。

  而王德化就盘膝坐在床上,犹如老僧入定,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只是眼睛看着跨入牢房内的王承恩,并没有任何讨好的意思。

  王承恩见了,就冷眼盯着他,也没有立刻开口说话的意思。就这样,两人对视了好长一会。

  最终,还是王德化先开口了,一脸从容不迫,浑然没有在崇祯皇帝面前痛哭流涕的样子,只不过是带着疑惑问道:“那人是谁?”

  王承恩一听就知道他问得是谁,不过他没必要回答王德化,也不想回答他,便冷喝一声道:“咱家劝你还是把心思放在招供上面,免得动粗就不好了。”

  一听这话,王德化却是挥手弹了弹身上可能有的灰尘,然后冷笑一声道:“我是敢招供,你敢呈送御览么?”

  说这话的时候,看他样子,好像算定王承恩不敢呈送御览。

  没等王承恩回答,他就又换了好一点的口气说道:“这样吧,我上缴五万两白银,另外再分你五万两,皇上那边,再替我说几句好话,这份人情,我就记下了。”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一点嗓门,语重心长地劝道:“山不转水转,我们这些在宫里做奴婢的,指不定哪天都会有我这样的倒霉遭遇,凡事留一线,将来才能善终。魏忠贤是个例子,曹公公又是个例子。是不是?”

  魏忠贤极得天启皇帝信任,但做事狠毒,甚至把他干爹都干掉了,最终的下场,就是天启皇帝死后自己也落得死于非命的下场。

  而曹化淳同样很得崇祯皇帝信任,但这么多年来,和宫内的关系,还有和外廷官员之间,一直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和光同尘,于是,他就能告老还乡,养老去了。

  王德化是老人,而王承恩是崛起才不久的新人,他就用这两个例子来提醒王承恩,做事不要太过分了!

  还真别说,如果真是一般情况的话,王承恩还真有可能被他说动。但是,此时,王承恩却只是冷笑一声道:“说够了没有?”

  这话,让王德化听得一愣:什么意思?这个王承恩不是很聪明的一个人么,难道听不懂自己的话?

  想到这里,他盯着王承恩的眼睛,缓缓地问道:“你真想学魏忠贤?”

  “呵呵,还想扣咱家帽子?”王承恩听了,不由得冷笑一声道,“咱家谁也不学,只是尽心为万岁爷办事,给万岁爷分忧而已!”

  听到这话,王德化的脸上,明显露出一丝讽刺意味,不过马上隐去,只是盯着王承恩的眼睛看了一会,然后才缓缓地说道:“给你八万两,不能再多了!”

  很显然,他觉得王承恩贪得无厌,觉得拿钱不够,所以才有此一说。

  还真别说,边上那些王承恩的干儿子之类,听到这话时都露出了高兴的表情。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王承恩从王德化这里多敲出了银子,分给他们的也就会多一些了。

  可王承恩一听,却见他脸上反而露出讽刺表情了:“你觉得这是钱的问题?难道没听清咱家刚才所言?”

  王德化听到这话,那是真得吃了一惊,仿佛不敢相信一般重新上下打量了一会王承恩,然后才说道:“你以为我真是金山银山,还想再要?又或者,你是铁了心要学魏忠贤?”

  王承恩的干儿子们听了,也有点分不清了,就都认真地听着他们对话。因为一般来说,办一次事情中,能分得现银八万两,已经是很多了。

  “既然你耳背,咱家就再告诉你一次,听好了!”王承恩听了,当即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一心为万岁爷分忧,尽心尽力地替万岁爷办差,这才是本份。至于魏逆,他是么?”

  听到他这话,王德化不由得一声冷笑,让你装!于是,他就马上回道:“好,既然你是铁了心,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得能做到?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呈送御览!”

  “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王承恩说到这里,往皇帝所在方向一抱拳,义正言辞地说道,“咱家对万岁爷的忠心,天地可鉴!”

  他的干儿子们一听这话,感觉他真不是说说而已,一时之间,不由得面面相觑,干爹还真不要银子了?

  “呵呵,呵呵呵……”王德化听了,忍不住冷笑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收住笑声,带着一点阴阳怪气地腔调道:“在咱家住处的床头左侧一寸处,有一暗格,里面有一本账册,就记录了今年以来收到的孝敬。王公公,你确信要呈送御览?法不责众这词儿,你总听说过吧?”

  这种账册,肯定都是有的。毕竟又不是只有一笔两笔,而是非常多的。

  谁送了什么东西,有多贵重,要求他办什么事情,有没有办成,或者说谁送得次数多,送得东西好,这些事情,王德化必须要心中有数。

  事实上,就连王承恩本人,都有类似的账册。只不过他只是秉笔太监,在宫内众多太监之中,权势并不是最大,因此收到的钱物,就没法和王德化等实权太监相比。

  这时,王承恩陪王德化说这么多废话,一是为了表明自己对皇帝的忠心,让他的手下都清醒一点;第二就是为了让王德化自己说出来,要不找起来麻烦,还可能会拖延很久,做得就不漂亮了。

  此时的王承恩听到他这话,压根没理他,只是转头吩咐自己的亲信王二彪道:“去取来!”

  “儿子遵命!”王二彪一听,立刻答应一声,便匆匆出去了。

  转回头,王承恩看着王德化,冷声再问道:“还有呢?”

  “不急!”王德化听了,却是淡淡地回答道,“你先看了账册再说吧!有的事情啊,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看他这个意思,好像有足够的信心,觉得王承恩在看了他今年以来收取孝敬的账册之后会认怂。甚至在话语间,都带着一点老前辈说教后辈的意思。

  王承恩听了,一声冷笑道:“你个老东西,还真会倚老卖老,你也太小瞧了咱家!”

  他这话,让王德化听得一愣。仿佛有点不敢相信一般,上下打量了下王承恩说道:“王公公,别以为你收钱的事儿得到了皇上的谅解就没事了!我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的话,虽然你如今受皇上宠信,可一旦你成为大明公敌的话,能挡住三人成虎否?”

举报

作者感言

叫天

叫天

新得一周开始了,新书期非常重要,恳请各位多多支持,一个点击,一个比心,一张推荐票等等,都很宝贵,谢谢大家!

2020-06-22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